关于中国特色资本主义的扫盲贴--资本主义的阶段性 分享发现

有一點非常重要需要釐清,而且很多人經常錯用的

中國的各種亂象如忘恩負義的狼性文化、親情淡薄、壓榨勞工等等現象,常常被咖啡廳鍵盤文青拿來舉證說中國已經是一個資本主義社會,然後意味深長地下一個結論說中國是一個兼具社會主義跟極端資本主義的國家,這種觀察是因果顛倒的

中國實際上是一個從共產主義解除私有財產管制之後,重新衍生資本主義的社會,由於它的資本主義還只是幼苗,因此歐洲工業革命之後的資本主義初期階段所有現象全部都在中國發生,例如農村的農業經濟模式破壞之後農民為了生活大量移入到城市,城市由於人口急劇膨脹衍生犯罪污染失業遊民各種問題以及家庭倫理的崩壞等等,然而由於當時歐陸處在工業革命剛剛發生的資本主義最初期階段所以對於這些從來沒有見過的全新問題沒有應對方案束手無策,於是富人幾乎可以肆意妄為而勞工由於生活受制於人越來越落入被壓榨的處境,不同階級的人看到這些現象都覺得這樣下去到最後底層活不下去會鬧革命,因此提出來不同思考方向的解決方案,才衍生出來後來必須遵守基本遊戲規則規範的資本主義以及為了推翻資本主義經濟產生的共產主義

也就是說共產主義是因為最糟糕的資本主義初期階段亂象而誕生的,然後在他們的解決方案搞死了幾千萬人最終證明失敗,承認必須改弦更張之後,他們能夠帶給中國人還是最糟糕的資本主義初期的無序弱肉強食,那個當年造成工人們投入共產主義革命的制度,這種繞了一大圈死了幾千萬人之後又繞回去原點的圈圈我實在不曉得怎麼吐槽,但是總之中國的資本主義經濟跟西方的資本主義經濟不是同一個遊戲規則的資本主義經濟,兩邊的遊戲規則存兩百年的時差,就是因為對於這種看似都是走資本主義經濟可是存在兩百年時間差現實的不了解,西方國家才會以為中國既然已經走到同一個經濟模式應該是可以溝通的,不,不能,你跟兩百年前的人就算語言相同價值觀也是難以溝通的

而資本主義跟共產主義可不可以共存?當然可以,資本家是絕對不肯生活在共產主義國家的,因為生活在共產主義國家他的資本不就被共產變成一無所有了?可是資本家毫不介意在共產國家開工廠,利用共產主義的極權毫無良心的壓榨共產國家的勞工,這是共產國家的法律允許的他完全沒有破壞規則,而且這種壓榨在他自己的資本主義國家是不可能被允許的,所以最右派的資本家完全可以跟共產國家共存而且也願意跟共產國家合作,只要這種合作是他喝共產國家勞工的血然後自己在資本社會生活,這種合作就皆大歡喜,因為共產國家的權力者也能分享自己國民用人血產生的利潤,搞清楚這點就會明白西方資本家就算階級屬於右派可是行為完全可以是極左派,根本不存在理念矛盾

所以中國人普遍存在『西方資本主義迫害』理論從這個角度觀察完全沒有錯,西方資本家三十年來確實把中國當成沒有底線的人肉跟資源狩獵場,只是中國人普遍沒有理解那個『喝著社會主義人民的人血發財然後自身處在資本主義環境享受』的那群人,包含了他們熱愛的中國共產黨,更明確說中國共產黨才是莊家

2
2月18日 161 次浏览
7 个评论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修正一下,中国现在不存在什么共产主义,中共当局也不希望民众了解原教旨的共产主义。理论上的共产主义反对私有财产,共产主义认为阶级矛盾是不可调和的,共产主义主张最终要消灭国家,颠覆一切现有的制度和政权。所以资本主义的血汗工厂是不可能在共产主义的制度下存在。 只是今天中国的社会更像是当年共产党所批判的帝国主义买办和官僚资本主义统治的社会。而又是一个列宁式的集权政党融合专政理论领导下的怪诞国家。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丁丁兄弟 #126893

"兼具社會主義跟極端資本主義的國家"

原文就没有把“共产主义”作为当今中国的意识形态。

中共当局也不希望民众了解原教旨的共产主义。

原则上说,是的,但是中共当局并不是采取禁绝马列主义著作的方法,而是把马列庸俗化,成为市侩的显学。这样一来,民众一看到马列就想起照本宣科的官僚老爷,于是就天然冷感了。

是今天中国的社会更像是当年共产党所批判的帝国主义买办和官僚资本主义统治的社会。而又是一个列宁式的集权政党融合专政理论领导下的怪诞国家。

说官僚资本主义都太抬举他们了,就是赵家权贵资本主义,五百家的资本主义。

再补一句,蒋记民国,就是连“帝国主义买办和官僚资本主义”两项都做不好的体制。买办的典型是孔祥熙,老蒋容不得这位连襟(太贪,而且直接和老蒋争夺经济权力),官僚资本主义的典型是宋子文,老蒋也容不得这位小舅子(搞税警总团养兵)。

@消极 #126897 我不大能理解庸俗化的马列主义是什么样的。民众一看到马列就联想起照本宣科的官僚老爷,原谅我想象力贫乏,无法脑补出相关场景,可以举几个例子吗?

@丁丁兄弟 #126972

马克思主义原本是一种社会哲学思想,可以用来进行各种哲学分析。

马克思主义与社会运动相结合之后,产生了共产主义运动。

这原本是两件事。

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学者,很有可能完全不认同共产主义运动和社会主义国家。

@natasha #126973 完全赞同您的观点。只是我不太同意原文中的共产主义可以和资本主义共存的说法。苏共二十大以后,赫鲁晓夫提出了和西方资本主义阵营和平竞争的说法,这一点很是被当时的中共拿来大为批判,被认为是苏联朝修正主义转向的重要特征,毛也自居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领袖。

@丁丁兄弟 #126893 共产主义的工厂本身就是血汗工厂,集体农庄的农民就是农奴,而且生产效率还低。共产主义的工人不存在自发的提出自己对于福利待遇的要求,因为没有人身自由,一切都是党给的,但是党本身是人的集合,所以人性的贪婪也会在党身上体现,所以党也在剥削工人,即使它们泼脏水给所谓的资本家。更恶劣的是资本家不掌握军队,不完全掌握媒体,但是党可以,所以它们的恶更是肆无忌惮。左翼的那些要求绝对公平,消灭绝对的贫富差距的理念带有私心的人是无法去实现的,只有绝对公正的‘神’能去实行,所以才说他们是乌托邦。

@gyj602636760 #127036 哈哈,正解,特权阶层的出现必然导致另一种形式的剥削。列宁式一党专政的共产主义和所谓的民主社会主义天然抵触。这样农奴制复辟的剥削只会比野蛮发展的资本主义下的剥削更为悲惨。资本主义下存在竞争,那里的工人还能跳槽或者另谋出路。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no matter how much propaganda the Government puts out, it will be hard to prevent those from seeking truth from facts. ——贝聿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