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感慨,在反共和肉身翻墙这件事上,想不忘初心还真挺难的 分享原创

我有个发小,属于爱看书爱独立思考的类型,在我萌生肉翻思想前,他早就看出来中共的统治不对头了。这也不难理解,爱看书的人爱独立思考,就不容易被洗脑,所以很容易就能看出中共有问题,早年他一直想着留学移民。

只不过后来我俩走的路不一样,我通过留学老早就肉翻了,她进了家国内的外企混的很好,说老实话挣的比我在墙外多多了。

现在再聊天,她就觉得共党有问题,国外也有问题(因为她在外企嘛,或多或少接受些负面的东西),反正自己在一线城市高薪待遇,还不如留在国内呢,出了国人脉圈子地位全没了。甚至现在这种打压民企这么明显的时代,她还想着自己出来创业单干,因为觉得给别人打工永远不如自己当老板。

作为多年好友,我就劝他既然在外企,不如申请外调然后移民,反正你也不缺钱。可是他根本听不进去。

一旦人在这个体制下得到了利益,这个体制的缺陷似乎也不那么重要了。他给我现在的感觉就是这样。

其实,在国外漂泊多年,我也曾想过放弃,回国拿个人才引进当两面人岂不是爽歪歪。甚至统战部的都找过我。

但我都婉拒了,哪怕飘一辈子没有fixed position,也绝不回去。

我相信我会在墙外亲眼见证这个邪恶政权倒塌的那一天

13
2月17日 690 次浏览
17个评论

读书越多,知道也越多,和人聊天因为双方掌握的信息和知识不对称难以沟通,所以选择有选择性的交友。这也是爱读书人朋友少的原因。

爱狗却养猫 躺平美人膝

一旦人在这个体制下得到了利益,这个体制的缺陷似乎也不那么重要了。

多数人都是如此。我认为这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当然有的时候看到某垄断国企高管在那边狂黑国外骂恨国党的时候还是挺烦的。)

我个人理解的体制的最大问题,就是权力垄断带来的极大不稳定性。对上负责,领导最大,做人事安排或者做决策的时候,什么事实、民意、法律、数据,都比不上领导的一句话,而且出了问题大家就习惯性、系统性地压制消息、遮掩粉饰。于是领导的素质和判断力至关重要,一旦出错,纠正的时间很长,成本很高。由于这种特性,混得最好、掌握权力的多有不择手段或者惯于做表面文章的人;后者还好就是浪费资源,没法解决问题;前者则是喜欢折腾,往往创造出一堆新问题。当然,这种问题在很多存在等级制的机构中都存在。等级制本身也确实有提高决策效率的作用,关键还是有没有足够的竞争和监督,以防止出现太大的错误甚至人道灾难。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反正自己在一线城市高薪待遇,还不如留在国内呢,出了国人脉圈子地位全没了”

编程随想也是这个情况,人家也不打算出国移民,但是对中国社会有清醒的认识还是很重要的。

@消极 #126760 这么一想也有道理。

不过我这朋友,这个时候选择投资创业拉出来单干,我感觉他现在真的对这个体制缺乏清醒的认识

@爱狗却养猫 #126748 很同意你的说法。

其实就是独裁带来的公权力无人监督,也无法监督。因此这种权力垄断给每一个人都带来了不确定性。然后这种权力构架带来了大量不公平不平等的事情,“万官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其实这句话反过来说正合适。官本位主义盛行,只要在体制内拥有一点权力,就可以最大化这些权力压榨权力比自己少的人,从而搞来更多资产。

姚明以前说过一句话,一般来说一个国家身居高位的人都是能力出众的,才德配位,但是在中国往往不是这样(当然姚主席现在肯定不敢这么说了)。因为在共党这种逆淘汰机制里,有才能能干活的未必混的好,深谙厚黑学溜须拍马送礼等技术的人往往升的最快。这也就是你提到的“由于这种特性,混得最好、掌握权力的多有不择手段或者惯于做表面文章的人”

然后这种公权力无人监督的构架下,导致平头百姓担心被割韭菜,担心教育和医疗费用,买不起房;富商担心步沈万三,孙大午,马云的后尘,来个领导搞薄熙来那一套;当官的担心站错队,今天万人之上明天就锒铛入狱了;小商人也不好过,谁知道包子帝明天的政策是什么,贸易战疫情一来,工厂生产的东西接不到国外订单了,原材料的贷款还不上,昨天百万富翁今天就负债倒闭了

总而言之一句话,共党只要独裁持续一天,情况就只会糟糕一天。当然了,如果倒台了换上来个差不多的统治集团,那还是玩完,归根到底,这制度得变

各人权重不同。

你明显把价值观摆在了经济利益的前面,就这一点,很多人已经做不到了。

以前很多人不出去,还受到很多比如老人的问题,爱人的问题,自身能力的问题,亲朋好友等等问题的牵攀。但是国外的自然环境,收入,人均资源,居住环境,都有优势。

现在随着中国的经济发展,收入方面的差距在缩小;随着习总的政治开倒车,自由和人权方面的差距在拉大。这个时候,对于经济利益和人权自由哪个更重要,不同的人观念差距会更大。



实话说,我如果是你的朋友,我会做和他一样的选择,没办法,我就是个俗人,就这么爱钱。

另外还有一点你可能不愿意承认,那就是你长期待在国外,其实你对中国的了解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透彻和全面,你想象中国崩溃的速度,说出来很可能会让你的发小觉得可笑。

@天下无贼 #126799

最后一段你其实对我有点误解了。我一点都不觉得中共会快速崩溃,我在品葱上也说过,短时间我觉得共党不会倒。但是就像你说的,包子一直在开倒车,我是觉得国内形势会越来越差,这也是我坚持不回国的原因。

当然了,人各有志嘛,其实如果能在国内过得很舒心,如果出国了面临巨大的人脉经济和地位的丧失,那么权衡一下愿意留在国内也是可以理解的。

@天下无贼 #126799 另外还有一点你可能不愿意承认,那就是你长期待在国外,其实你对中国的了解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透彻和全面,你想象中国崩溃的速度,说出来很可能会让你的发小觉得可笑。

移民的理由根本不是中国崩溃(那是个plus,如果移民之后中国真的崩溃了,选择了移民的人会长出一口气,虽然中国崩溃本身对于移民出去的人没有任何好处),而是微观层面上的。如同 #126794 “然后这种公权力无人监督的构架下,导致平头百姓担心被割韭菜,担心教育和医疗费用,买不起房;富商担心步沈万三,孙大午,马云的后尘,来个领导搞薄熙来那一套;当官的担心站错队,今天万人之上明天就锒铛入狱了;小商人也不好过,谁知道包子帝明天的政策是什么,贸易战疫情一来,工厂生产的东西接不到国外订单了,原材料的贷款还不上,昨天百万富翁今天就负债倒闭了”

“实话说,我如果是你的朋友,我会做和他一样的选择,没办法,我就是个俗人,就这么爱钱。”

编程随想也是留在中国,但是留在中国不等于认可中国主流叙事的价值观。

我认为完全不必拿价值观拷问经济利益。几个墙外论坛都有类似的看法,认为反共要和移民划等号。不认可中国的政治就一定要移民离开中国;反过来住在中国,有自己的生活和成功的事业就一定是“既得利益者”,说不定还“支持共产党”。事实上在国内有一百种,甚至一千种安全的反抗方式,可以像编程随想那样写博客科普技术,也可以像中国文字狱实录那样记录新闻,至少不说话也是一种选择。

具体到您的朋友,不知她是不是“狂黑国外痛斥恨国党”那种类型,不过这样的思维确实很有代表性。事实上共产党的统治越来越稳固,网络民意越来越撕裂,相当一部分要归咎到这样的中产阶级或精英阶级的“堕落”(一个例子就是“高等华人”)。退一步说,如果做不到反抗,至少可以凭良心说话做事。但现在的事实是这一批人越来越犬儒,不仅放弃了和自己能力匹配的责任,还转头为恶政唱赞歌,做共产党向社会灌输仇恨的马前卒。即使这么做对他们自己并没有什么好处。

@消极 #126801

移民的理由根本不是中国崩溃

移民的理由很多很多,我没有说只有相信中国崩溃才要移民,我相信原文也不是这个意思。

我的意思是反过来,有时候相信中国会崩溃,可能是因为你移民了,因为移民之后对中国的了解就没那么透彻和全面了。

刘慈欣 反共复民

@热爱大撒币 #126800 他又在试图把话题带歪,还好你反应过来了。

你还是把他拉黑吧,他无论在品韭还是在这边,都大量使用诡辩的手段,而且经常把话题给带歪。

( 由 作者 2月18日 编辑 )

@热爱大撒币 #126800

最后一段你其实对我有点误解了。我一点都不觉得中共会快速崩溃,我在品葱上也说过,短时间我觉得共党不会倒。但是就像你说的,包子一直在开倒车,我是觉得国内形势会越来越差,这也是我坚持不回国的原因。

你认为国内形势会越来越差,是哪一方面呢?

温和改革派

我的初心也一直都是希望中国共产党改革,而不是最终走向暴力革命,我反倒不希望共产党突然暴毙,自然的下台是肯定没可能,而且短期觉对不可能倒台,所以逐步改革是最舒服的,逐步走向保守是这些年的情况

@天下无贼 #126816 真的那么外宾相信中国即将崩溃的恐怕也就章家敦一个吧。

@消极 #126866

这里少,品葱为代表的很多地方,遍地都是………………

另外“相信中国即将崩溃”,也是分程度的,譬如我回复的这位朋友,坚信自己有生之年一定能看到,基本上就是认为50年内必然会崩溃吧,你认同这个时间吗?

@天下无贼 #126869 50年太长了,我不做这样的预测,正所谓“长期来看我们都是死人”--凯恩斯。

另外如果你们过于纠结什么是真相,那我就给一句话吧"The report is half truth, but the important thing is which half you are at"

( 由 作者 2月21日 编辑 )

这个不一定,子女教育,法制,个人尊严,雷洋怎么死的忘记了? 有的人还是太幼稚,对中共的邪恶想得太浅,以为过上中产阶级岁月静好的生活就完满了。一旦中共对外挑起世界大战,我们一代人的财富终将灰飞烟灭。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民主的四要素:1.作为公民积极参与政治生活与公民生活;2.透过自主和公正的选举产生政府;3.保护所有公民的人权;4.法律和程序适用于所有公民。 ——拉里·戴蒙德(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