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ubhouse - 4000名两岸三地的华人,在同一个房间讨论所有议题:维吾尔/西藏/监控/民主/港台的未来 时政

我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任何交流的尝试都是良好的开始。

原推

I'm in a Taiwanese-run room in Clubhouse where 4,000 Mandarin speakers — including Uyghurs and Han Chinese IN CHINA, and outside are talking about... everything. From surveillance, to friends who've left re-educations camps, to normal stuff.

One unexpected theme from speakers have been the measurable impact international news media coverage has had in terms of improving certain aspects of life in Xinjiang, i.e., less oppressive.

As @fryan noted — how long will it be before @joinClubhouse is banned in China? Because this kind of mass, cross-border conferencing of Uyghurs, Tibetans, Han Chinese, Taiwanese, Hong Kongers as they take to the stage to swap information cannot last within the borders of the PRC.

Even more sinister — how many loyal Party members or surveillance types are in this Clubhouse room now, taking notes on the Uyghurs currently in Xinjiang who are talking, and finding ways to track down their identity?

Had to step away in order to anchor a news show. #multitasking But content-wise, there was talk about life after re-education, language eradication, a queer Uyghur overseas spoke, someone said they stick to emojis — no text — to comms with family back in Xinjiang.

Now Chinese people are discussing democracy, and the future of China. Both rooms I’ve popped into appear to be moderated by Taiwanese. Paranoid Beijing will undoubtedly see this as much more pernicious than some Taiwanese acting like normal people in an open society.

I can’t explain what it feels like to be in these Clubhouse rooms. They partly feel like confessionals, and there’s a great sense of yearning from people — for sympathy, for expression, for ambivalent feelings about the Party or about democracy.

I love how this Taiwanese Clubhouse moderator has this rule that speakers take turns, guy/girl for gender parity. It says so much about Taiwan. I’ve not seen this anywhere in English-speaking Clubhouse rooms.

Now @aiww is in the Clubhouse room — he’s listening, too. Speakers still debating democracy, and what defines it most. They’ve also talked about independence and free will. I might as well be in an Enlightenment salon — but Mandarin-speaking.

I have a lot feelz listening to mainland Chinese in China and also overseas, Hong Kongers, Taiwanese, exchange ideas on Clubhouse but one of them is deep anger that the Communist Party has done this to us. That what should be a normal conversation is like tasting forbidden fruit.

Reflecting further: Clubhouse has been around since spring of 2020. Most ethnic Chinese on it were tech types who, as I sarcastically tweeted just 24 hours ago, were the kind who talked up Luckin Coffee. In the last week, new users, many from TW and HK, have come online.

I believe these new users, from places in conflict with the Chinese state and partial to free expression and rights, have contributed to acting as a counterpoint to the previous Clubhouse narrative that was mostly about doing business with or investing in China.

I feel like I'm binging free expression on Clubhouse — anyone else in the Mandarin rooms listening to mainland Chinese, Hong Kongers, Taiwanese, Uyghurs, and others speak — feel that way? In fact, the room @zuola moderates hopes for exactly that: running it continuously for days.

5
2月6日 563 次浏览
9个评论
EUR⚽S
通音宽依 “我支持初商末未,你们锦侬卫可以打我了!”

微博原作者:陈嘉韵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以下中文翻译由 DeepL 提供:


我在Clubhouse的一个台湾人开的房间里,那里有4000个讲普通话的人--包括中国的维吾尔人和汉人,还有海外的人在谈论......一切。从监视,到离开再教育营的朋友,再到普通的事情。

一个意想不到的主题是,国际新闻媒体的报道在改善新疆生活的某些方面,即减少压迫方面产生了可观的影响。

正如@fryan所指出的--离Clubhouse在中国被禁还要多久?因为这种维吾尔人、藏人、汉人、台湾人、香港人上台交换信息时的大规模、跨国界的会议,在中国境内是不能持久的。

更为险恶的是--现在这个Clubhouse房间里,有多少忠诚的党员或视奸人,在记录目前在新疆谈话的维吾尔人,并想方设法追查他们的身份?

为了主持一档新闻节目,不得不走开。#multitasking 但从内容上看,有关于再教育后的生活,语言消除,一个海外的维吾尔族同性恋者发言,有人说他们坚持用emojis--没有文字--和新疆的家人通讯。

现在中国人在讨论民主,讨论中国的未来。我进入的两个房间似乎都是由台湾人主持的。偏执的北京无疑会认为这比一些台湾人在开放的社会中像正常人一样行事要恶毒得多。

我无法解释在这些Clubhouse房间里的感觉。它们部分感觉就像忏悔室,人们有一种很大的渴望--渴望同情,渴望表达,渴望对党或对民主的矛盾情绪。

我很喜欢这个台湾会所的主持人有这样的规定,为了性别平等,轮流发言,男/女生。这说明了台湾的很多问题。我在英语会所的房间里还没有看到过这种情况。

现在@aiww(艾未未)在Clubhouse房间里--他也在听。发言者还在辩论民主,以及什么是民主的最大定义。他们还谈到了独立和自由意志。我可能就像在启蒙沙龙里一样--但说的是普通话。

我听着中国大陆的华人,还有海外的香港人、台湾人在Clubhouse上的交流,有很多感触,但其中有一点是深深的愤怒,就是共产党对我们做了这样的事情。本来应该是正常的对话,却像品尝禁果一样。

进一步反思。Clubhouse从2020年春天就开始了。上面的大部分华裔都是技术型的人,就像我24小时前在微博上讽刺的那样,他们是那种谈起Luckin Coffee的人。在上周,新用户上线,很多来自TW和HK。

我相信这些新用户来自与中国国家有冲突的地方,又偏向于自由表达和权利,他们的贡献是充当了一个反面教材,以对抗之前Clubhouse的叙述,即主要是与中国做生意或在中国投资。

我感觉自己在Clubhouse上狂吃自由言论--普通话房间里听中国大陆人、香港人、台湾人、维吾尔人等人发言,还有人有这种感觉吗?事实上,@zuola 主持的房间正是希望所在:它已经连续运行几天了。

https://t.me/s/hayami_kiraa


两岸青年大乱聊,所有人问所有人

很难想象中文互联网上还会发生这样的公共讨论 — 青年、国家、政府、公平、个体权力、两岸三地、自由民主。短暂的自由与长久的辩论,大环境的痛苦与个体的困惑。闪闪烁烁的头像像一盏盏灯,在深夜里传递着着温和真诚的力量。凌晨一点半的clubhouse,有点像由四千五百个人结成的凤凰社。

我刚进来前半小时一直是男生在发言,女主持人在有条不紊地控场。中间发生了一场直男对掐,一片混乱中有个男生说“可以让女孩来发言吗?”(太绅士了)

另外有个台北的女生非常棒。爷爷奶奶是东北人,自己是高山族,她在穿梭中发现两地对彼此的理解都很不够(“比如大陆人只了解1949国民党到台湾以后的历史,台湾人完全不知道中国的一胎政策”-来自群友笔记)。应该更多的放下成见,相互了解。最后她说,怀疑你接收到的信息。

有一点发现:男性非常喜欢开口就是国际形态政治立场(特别是大陆男,到底是谁给他们的自信这么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当那位台北女生呼吁大家可以去政治化,更多关注一些个体情感,聊聊小吃音乐什么的也不错的时候,一个台湾男生也温和地接着说,还蛮好奇大陆女生在职场和生活里对女性权益和性别平等的一些看法,有大陆女生可以聊聊吗?(到这里为止一切走向都引起极度舒适)。

一个大陆女生出来说,好的呀,我们…

然后一个大陆男打断:我来了!我来了!接下来我来讲一下我的故事!你们想有钱吗?你们想要成功吗?你们想要更幸福吗?(迷惑传销发言)然后开始动情发表他从毕业后到腾讯又到字节做产品经理的人上人获奖感言(此时room人数直线下),以及各种感谢国家感谢社会让我成为了人上人之类的(此时想砸手机)。

晚上这个ch,大陆男生普遍的发言质量和表达态度都远远落后于大陆女生和港台男女生。最可怕的是他们却丝毫没有意识到有任何问题,一遍遍沉浸在自己自我中心自我感动的叙述里(豆瓣上看到评论,那位人上人陆男在朋友圈说“刚发完言,爽死了” !?(・_・;?

我没有听到最后。看到凌晨三点半群友说,gariel(主持人)下线前的告别“我们下次不要再大乱聊,我们做线下大联谊好吗?”

“我们一起去聊音乐聊电影,去旅游。”

中文互联网本来的样子

thphd 2047站长

其实这种交流,用telegram也可以做,用2047也可以做(甚至更好,因为文字可以留档),和clubhouse功能类似的对讲软件也有很多。

品葱曾经做过,但是他们请的台湾主持人得了精神病,所以搞砸了。

clubhouse在跨海峡交流领域取得的成功,最根本的原因是在这段时间内没有被墙。如果不是因为墙,这样的对话应该早就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共产党也该早就入土了才对。

以我对党的判断,clubhouse将很快被墙,一切又将回复平静。

那些因为墙的短暂消失才得以在对岸民众面前表现自己的虚荣心的人啊,如果这都能让你欣喜若狂,说明你仍未意识到你已经无数次错过了什么。

12
2月6日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4000人大会,能和62年的7000人大会比么?

@thphd #125338 站长,2047不适合聊天式交流,贵站设定了短时间发帖太多太快会被暂时封禁一段时间,不适合作为聊天室,除非你另外开聊天特区

( 由 作者 2月6日 编辑 )
Ambulance 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

@thphd #125338 不如赶紧去ch宣传一波本钓鱼网站?

房主在这里:开了“两岸青年大乱聊” Clubhouse 房间之后的一些思考和学习


羅冠聰的Facebook

Clubhouse推出時間尚短,並且也擴展至中國大陸,對我來說,這是少數能夠真正與中國大陸民眾交流的平台。由於微訊、微博等社交媒體充斥著監控以及間諜程式,我是不可能登錄這些平台,與中國大陸的用戶交流。但在clubhouse上,根據目前的使用經驗,訊息封鎖、審查、屏閉是不在存的(或者非常隱閉?);而用戶即時發表意見的溝通模式,亦讓中共審查難上加難。因此,在過去幾個聊天室的經驗中,我都能夠聽到仍然身處中國大陸的群眾發表他們對政治議題的真實想法,是令人眼前一亮的。

一個新社交媒體的興起,卻造就了一場美麗的邂逅──難以想像能在網絡進行的兩岸三地交流,竟然在這個尚未被查封的新世界上演。不論是在政治記者討論群,還是在台灣網紅設立的時事討論群,我們都能聽到中國大陸的網民特意走入聊天室中,無論是聆聽大家的意見後反饋,或是在化名的前題下拿起咪高風表達自己的意見,都讓我覺得非常有意義。

有多次到訪新疆的漢人談及當地監控增長及被搜查的經驗;有00後談及自己在國家教育下對現實的迷茫和對真相的渴求;有記者指出演講者對中國的批評太「西方」時,也默默動搖尤如金科玉律般的黨國思想……在被小粉紅全面代言的網路戰狼時代,我的確很少機會可以接觸到一位位有血有肉的中國大陸民眾,聽他們講述與主旋律迴異的故事。那些故事可能是掙扎、醒悟,也可能是動搖、質疑,或甚是打從心底為共產黨辯護──無論是哪些臉孔,我也好像更了解這一個在鐵幕下的帝國民情,哪怕只是一丁半點。

正是這種真情交流讓各方都更了解彼此的聲音,共產黨也肯定不會容許這種審查漏洞和「暗渡陳倉」的渠道。Clubhouse在中國被封禁是指日可待(當然我希望我預計錯誤),但在這段尚未戒嚴、未衍生中國版copycat的時間,我們都能多聆聽、多思考,從而在面譜化、部落化的時代,真正捕捉到彼此的聲音。我始終相信,人民間的對立(而非政權對人民)可以透過真實的接觸來消弭及抒緩,而非任由政權豎立各種稻草人,將後安上各種污名來營造敵意。

目前來說,這個軟件的使用體驗還是頗不錯的。希望這個軟件能夠成為突破同溫層的奇葩,在目前的低氣壓為社群媒體帶來新鮮感和新動力。

#繼續做聽眾

(PS. 由於涉及資安風險,所以我一直都無參與討論,大家使用前要留意🙏)


佐拉在Clubhouse上访问张洁平和方可成,考虑到有人没有Clubhouse帐号无法旁听,用youtube直播.

去YouTube上播放

@Ambulance #125346

很需要注意的一点,为Clubhouse提升核心功能声音服务的声网,就是原来YY团队成员创业的公司。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这正是我们为李文亮之死悲愤的原因。毕竟,他先说出来了,尽管他只是提醒自己的朋友,但他还是说破了真相。只是,说出真相的李文亮,受到责罚,丢了性命,到死都没人向他道歉。这样的结果,今后是否还会有人敢说?人们喜欢用沉默是金,来表示自己的深刻。但这一次的沉默,是什么?我们是否还会面临同样的沉默? ——方方 2020年2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