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政治圈现状:总是喜欢把简单的事情想复杂,复杂的事情想简单 政治

在中国共产党的治理下,直至现在上到中央下到走卒都一如既往的认为没有什么不能“集中力量办大事”来解决的。古有一言不合就赶英超美,今有防疫彻底封城封房封门。在独裁者习近平的自认为英明神武的领导下,没有什么不能靠团结14亿人民不能解决的,如果不能那是因为人民不够团结,就越要集中权力来独裁狠抓狠干。

他们经常会把简单的事搞得非常复杂,然后什么黑天鹅灰犀牛接踵而来。中国共产党的破事不多提了,我想在座各位都明白。今天我主要想讲讲反对中国共产党这一派系(俗称反贼)的思潮。

古有大清改良派.洋务派.托派.共产派.民国派.....我并不是熟读历史的所谓学者,只略读了他们其中的内核,总结出一个大致的结论,他们大致有“国民性论”的所谓情结,即是不愿意相信人民,认为这些人民中总是愚昧无知者占大多数。就以清朝为例,改良派认为洋务派极端,洋务派认为改良派天真虚伪,这种思潮的争论这里不说过程,而他们最后导向出的结果会是——拥护改良派的民众会把洋务派的民众视为死敌,拥护洋务派的民众会把改良派的民众视为死敌,没有第二种可能。而他们的论据的共同点都是——国民性论。

拥护改良派的民众认为拥护洋务派的民众素质低,拥护洋务派的民众认为拥护改良派的民众素质低。

是不是有很熟悉的味道?今天,爱国主义的民众,与反对中国共产党的民众何尝又不是如此。反正在这片土地上,“人民”就是个筐,什么罪名都可以往里面装,只要有逆于双方分歧的事,国民性论就排上用场了。这就是中文政治圈中的“人民”所谓含义。

爱国主义的民众的所想其实和习近平所想的差不多,因为人民不够团结,反共的人素质这么低,恨抓狠干的整治是非常有必要的。反共的人认为,爱国主义的民众素质这么低,建立民主是没什么希望的,该干嘛的干嘛。

爱国主义民众他们的想法还容易理解,为了爱国自然就容易滑向于拥护集体。而反对中国共产党的,还号称自由派的人,他们却越来越不相信自由。

这个自由可不止信奉权利上的自由,还有倾向于相信个人会是一个矛盾结合体的自由。很遗憾,他们其中的许多人也和爱国的民众一样,滑向于集体化标签的思维——总是喜欢用一个国民性论来解释许多事情。

这些人还号称自由派,思想未老先衰,简直是一种悲哀。每当他们孳孳不倦的讲着国民性论的那些陈词烂调,能讲到纵横历史三千年去,讲到所谓的中华文化去,证明了什么?他们提出这样的证明认为自己是非常对的,在我看来,他们就是一群总是喜欢把简单的事情想复杂的人,仅此而已。

你说文化无优劣,制度有高低。他和你讲大一统,反大政府,反对无希望的改良,然后又来个人民愚昧无知,能辨到银河宇宙去。这里说明了什么?他们又把复杂的事情想简单了。每当一次又一次的遇上中文政治圈中的这些奇调怪谈,我只能哑口无言。

国民性论是什么?中华文化是什么?反正他们看不顺眼的观念,都可以装进国民性论,中华文化论里。这就是——总是喜欢把简单的事情想复杂。也怪不得小粉红抬出——“你看美国也有”的说辞。

你讲改良,他们又会如此这般才对,把复杂的事情想简单。不会去想循序渐进的逻辑。没有让爱国民众认清问题的改良派呼声与施压,怎么积聚力量?不,他们从没想过先做出第一步,就会去想结果,恍惚个个都患上了完美主义者的拖延症,结果什么都没做成,因为认为这错那错,都是行不通的。

然后,又孳孳不倦的去发明他们的大师理论,然后再装进国民性论,中华文化里,乐此不倦——有人再提出改良,他们会说:经过我们对国民性论,中华文化的深入研究,这不行的哦那也不行,再去对国民性论,中华文化论添砖加瓦,一直循环下去。

( 由 作者 于 2021年1月31日 编辑 )
8
2021年1月31日 398 次浏览
7 个评论

自由不止信奉权利上的自由,还有倾向于相信个人会是一个矛盾结合体的自由。这点不清楚有多少人会明白。中文政治圈中盛行主义这一词,本来就是愚昧,我不懂当初的翻译是怎么把理论翻译成主义一词的。

如今,今天正方什么爱国主义,反方什么反共主义两扛大旗鼎立,依此无限细分下去。我是方法论者,他们在我眼里都是花里胡俏的东西。

正方讲这些爱国主义可以民族复兴伟大。反方讲一言不合就应该武力革命。没有一个切合实际的。

我国几十年来的所谓启蒙和反思,从批孙中山往上一直批到孔子,从骂农民骂汉字再到骂黄河,骂了那么多的人,开了那么多药方,病还越来越重,想来当年赵紫阳头次看《河殇》之后的第一反应是:“为什么要怪老祖宗呢?”是啊,把头埋进沙子里,诿过于前人最简单了,但除了满足一些知识分子病态的cosplay国师和审判者的情结以外又于现实何补呢

我们大多数“反对派人士”,其实和红朝《太子党宣言》里的红二代们完全是一种类型的人,从骨子里都是最瞧不起中国人的,当然贝勒们是因为有切身利益的需要,换言之他们有自视高贵的“资本”,但大师们恐怕更多是仅仅因为不肯跳出个人精神层面的舒适圈而选择漠视现实里民间和底层的诉求,贩卖国民素质论文化决定论甚至种族优劣论,既为自己维持最后一点无能的遮羞布,也为现实困境找到了遥远又安全的仇恨对象卸掉责任,不过一个人真能只靠那种自以为发现历史奥秘的智识优越感做到24小时迫真入戏用以填补现实中的无力和空虚吗?

写的很好,大家都是搞着搞着,搞成宗教性质的东西了,从为人民服务,到共产大法好,从不要压迫我,到看我干死你,但是如何解决这一现状呢?造成这一现状的原因是什么?

大概楼主看到的“大师”都是马保国。

我国几十年来的所谓启蒙和反思,从批孙中山往上一直批到孔子,从骂农民骂汉字再到骂黄河,骂了那么多的人,开了那么多药方,病还越来越重,

批判不是启蒙,启蒙是教人本事,核心是与人斗、与人合作的本事。可见恁并没有被启蒙过。

自由是一种需要系统训练才能掌握的本事,不是简单打开枷锁。即便在你们嘴里的西方自由世界,自由这个本事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掌握,即便掌握了也有新手、女司机和老司机的区别。

掌握自由这个本事首先你要了解人性,其次你要掌握识别谎言的能力,再次你要懂得如何拨开无知的迷雾,最后你要懂得如何选择,而作选择这个本事的核心能力并不是判断哪个选项更好,而是了解你到底有哪些选项。这个本事为什么这么难?因为世界辣么大,搞清楚自己有哪些选项这个问题,很多时候是NP-complete的。

不掌握自由这个本事的人需要外界告诉ta生命的意义,需要人指导他如何选择,需要人告诉他下一步该做什么。这个外界是父母的言传身教、是政府的教育宣传、是流行文化的潮流模仿。基督教里说人类都是迷途的羔羊,需要牧羊人引导保护,没有人百分之百的自由。去跟踪一下那些被解放的奴隶,看看他们曾经经历过的无助和迷茫,无数人在自由世界数不清的选择面前崩溃。这种无能为力,从南北战争之后解放奴隶开始,到今天还是美国黑人社区,经历了多少代人都还有很多人无法挣脱。

@RD1984 #124437 你这个问题很到位,启蒙的真正任务是授人判断真伪的能力,授人探索未知的能力,而不是告诉他人什么对什么错这样的现成答案。

中文政治圈现状,这么大的题目也敢用,呵呵,看了几个键政论坛就自以为了解中文政治圈了,门外玩泥巴呢。

( 由 作者 于 2021年2月1日 编辑 )

@1克赛挺 #124445

中文政治圈现状,这么大的题目也敢用,呵呵,看了几个键政论坛就自以为了解中文政治圈了,门外玩泥巴呢。

但是简中键政现状确实对抗居多,这是不争的事实。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严格说来是简中键政圈而不是中文政治圈。简单地说,举港台新马为例,人家的政治圈可不仅仅是键政。即使是大陆政治圈,还有官方媒体,官方大V,财新系之类的人马呢。

@1克赛挺 #124445 😅😅😅😅厉害国什么时候主动开启民智啦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