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的诺贝尔奖演讲是什么意思?他讲的三个故事有什么寓意? 2049

过去八年,我一直没搞懂。 各位有什么想法?

1
1月30日 400 次浏览
17个评论
陈士杰 中国宪法起草委员会代理主席

上世纪六十年代,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学校里组织我们去参观一个苦难展览,我们在老师的引领下放声大哭。为了能让老师看到我的表现,我舍不得擦去脸上的泪水。我看到有几位同学悄悄地将唾沫抹到脸上冒充泪水。我还看到在一片真哭假哭的同学之间,有一位同学,脸上没有一滴泪,嘴巴里没有一点声音,也没有用手掩面。他睁着大眼看着我们,眼睛里流露出惊讶或者是困惑的神情。事后,我向老师报告了这位同学的行为。为此,学校给了这位同学一个警告处分。多年之后,当我因自己的告密向老师忏悔时,老师说,那天来找他说这件事的,有十几个同学。这位同学十几年前就已去世,每当想起他,我就深感歉疚。这件事让我悟到一个道理,那就是:当众人都哭时,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当哭成为一种表演时,更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

我再讲一个故事:三十多年前,我还在部队工作。有一天晚上,我在办公室看书,有一位老长官推门进来,看了一眼我对面的位置,自言自语道:“噢,没有人?”我随即站起来,高声说:“难道我不是人吗?”那位老长官被我顶得面红耳赤,尴尬而退。为此事,我洋洋得意了许久,以为自己是个英勇的斗士,但事过多年后,我却为此深感内疚。

请允许我讲最后一个故事,这是许多年前我爷爷讲给我听过的:有八个外出打工的泥瓦匠,为避一场暴风雨,躲进了一座破庙。外边的雷声一阵紧似一阵,一个个的火球,在庙门外滚来滚去,空中似乎还有吱吱的龙叫声。众人都胆战心惊,面如土色。有一个人说:“我们八个人中,必定一个人干过伤天害理的坏事,谁干过坏事,就自己走出庙接受惩罚吧,免得让好人受到牵连。”自然没有人愿意出去。又有人提议道:“既然大家都不想出去,那我们就将自己的草帽往外抛吧,谁的草帽被刮出庙门,就说明谁干了坏事,那就请他出去接受惩罚。” 于是大家就将自己的草帽往庙门外抛,七个人的草帽被刮回了庙内,只有一个人的草帽被卷了出去。大家就催这个人出去受罚,他自然不愿出去,众人便将他抬起来扔出了庙门。故事的结局我估计大家都猜到了,那个人刚被扔出庙门,那座破庙轰然坍塌。

爱狗却养猫 躺平美人膝

很有意思的故事。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以前没有看过莫言的诺贝尔奖演讲)。

我自己的理解,这些故事与其说是政治相关,不如说是体现了人文精神。例如:

  • 故事1,要包容别人的不同;不同不是罪。

  • 故事2,有时候体谅他人比分辨对错更重要。

  • 故事3,人在评判别人时,上天也在评判ta。

总体来说,这些故事都在说:人非圣贤更非上天,因此对他人要存包容体谅之心,少做批判和意气之争。就文学来说,我认为一个好的文学家对于人性必然是理解和体谅多于评判的。

@爱狗却养猫 #124169

你解读的很有道理,但这种故事有到诺贝尔奖级别的那种深度吗?

感觉就是初中生作文的水平,高考作文写成这样都得不了多少分的。

1,我感觉明显是对当前国内的言论控制的不满,这也很正常,搞文化艺术的,言论控制对他们影响最大,他们的憋闷也最深。

2,我觉得是个有趣的关于杠精的故事,他点名了老领导是盯着“我对面的位置”说的,说明那句“没人”就是个口语化的表达“我要找的那个人不在”,完全没有任何不尊重他的意思,而他抠字眼的行为除了让别人尴尬,表现自己是个杠精,没有任何意义。

3,这是一个老套的因果报应,善恶判别的故事,我倒觉得这个故事最陈腐无聊。

@天下无贼 #124212

你这么解读没问题,但我总觉得这种故事,这种内涵的层级,实在是上不了“诺贝尔奖”等级啊。

感觉就是初中生作文的水平,实在不到诺贝尔级别。

@陈士杰 #124213

第一个是吐槽中国的言论控制,够上诺贝尔级别了

第二个其实我觉得只有在中国的文化里有这种东西,也算一种文化特色吧

第三个确实怎么看也上不得台面………………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个人理解:

  • 故事1:集体中要允许个人自由的存在,特别是要允许异见的存在。

  • 故事2:学会理解他人,不要成为杠精。

  • 故事3:要求法治,评判好人坏人要通过程序正义来实现。同时也是警告:你们这些立法者(发言的人)和执法者(扔人的人),弄一些莫须有的罪名来惩罚别人,最终你们将自食恶果。

我倒觉得第三个故事隐喻最深,长度上看第三个也是最长的。

莫言的诺奖获奖作品是《蛙》,成名作是《透明的红萝卜》,了解莫言不应该去看他的作品么?演讲是对普通人讲的,肯定需要通俗一点(当然,其中也有隐喻)。

@libgen #124259

我看过《丰乳肥臀》,完全没看下去,看得快睡着了。

@libgen #124259

第三个故事太隐晦了,以至于听不懂他到底想表达什么?

@陈士杰 #124264 是的,看文学作品是会这样,可能需要一些契机,我也经常是回头看某部作品然后才看懂。我一般是先看短篇再看长篇,我读莫言很少,莫言的长篇当年有人推荐我看的是《生死疲劳》。

@陈士杰 #124264 丰乳肥臀看着像黄色小说的名字x

@名残雪 #124272 莫言这本书,没必要用这么一个黄色的名字,叫《母亲》就挺好的。

@libgen #124269 我之所以看《丰乳肥臀》,是因为葛浩文说,莫言告诉他,《丰乳肥臀》是莫言自认为最好的书。

@陈士杰 #124160 真看不出来莫言?是混过营盘的。

这有点假啊,在哪里不说遇到高级军官,就三年兵遇到五年兵可能都得先敬个礼,我感觉真的是编的。

@陈士杰 #124160 我自己的理解

1.嘲讽中共不让人说话。

2.告诉你看到长官要先敬礼,没让你俯卧撑跑圈已经很给面子了。

3.给人开审判庭射赵弹的人终将被赵弹轰击。

看到大家的各种解读(包括我自己的),有件我觉得很有意思的事,就是解读与其说体现莫言想表达的寓意,不如说体现了解读者本身的经验和想法。

如果说真的要知道“莫言是怎么想的”,最直接的方法是问他;其次就是通过各种方式(如阅读他的作品)了解他是怎么样的人,有什么价值观和思维方式。不过除非是专门研究中国当代文学的人或者是莫言的朋友、超级粉丝,其他人恐怕没有这个条件做深入了解。

@陈士杰 #124213 我没有研究过诺贝尔文学奖获奖标准,所以很难说某个作家是否达到诺贝尔奖的水平。莫言的书我完整地只读过一本《檀香刑》,感觉很不错;听一个阅读口味比较相近的朋友说过《丰乳肥臀》,言其写得如何好。然而对于文学作品的体验个人化程度很高,肯定有人读了觉得很没意思。

就我个人对于莫言非常有限的理解来说,莫言是个很会讲故事的人。这是小说家的必要条件之一,也是中国小说家的传统,即用世俗的、充满烟火气的、带有乡野传说意味的故事来表现对于人性和社会的观察和感悟。莫言的故事中有很多欲望、病态、苦难、挣扎,也有牺牲、坚韧、善良,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概括,我想到的是@libgen 的抬头,“人间明暗”。这种明暗还是混合在一起难以区分的,而且或许,也无需区分。

@爱狗却养猫 #124339

我一个朋友看过《蛙》,说《蛙》这本书不错,但我没有看过。

诺贝尔的遗嘱上对文学奖的定义是很含糊的。但文学奖大体的评审标准也不精确,就华人作家而言,由于评审们除马悦然之外都不会中文,所以看得都是翻译本。

所以诺贝尔文学奖被神格化了。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信任别人很好,但是,不信任更好 ——本尼托·墨索里尼(意大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