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蒲团》里见人品 阅读

中国古代的情色小说众多,肉蒲团是其中佳作之一。该书的作者是明末清初的鉴赏家、剧作家和文学家李渔。对情色小说,淫者见淫,盗者见盗,仁者亦见仁。《肉蒲团》中对人物性格的塑造,颇见功夫,值得细品。书中有一个次要角色“赛昆仑”,就颇值得品味。

肉蒲团的主人公是一个俊美男子未央生,他在外旅行时遇到一个盗贼“赛昆仑”,两人就有了一番交谈。

这位赛昆仑有五个原则:

  1. 遇凶不偷:人家生病或有灾难,我若去偷就如火上浇油,所以不去;

  2. 遇吉不偷:人家有喜事,嫁娶或生子,正在喜庆头上,我若去偷,伤了他的彩头,所以不去;

  3. 相熟不偷: 若是终日相见见面打招呼的人,我去偷他,他虽不疑我,我终有惭愧,所以不去;

  4. 偷过不偷:有钱的人家丢点钱只是洒洒水,可如果只去骚扰他家,那就未免贪得无厌。

  5. 不提防不偷:提心吊胆夜夜防贼之人,他以不肖之心待我,我就以不肖之心待他,偷他一次让他知道我的本事和见识,你防也防不了。而宽容大度之人,知道钱财是身外之物,忘关大门或有门不关,我去偷就是欺软怕硬,故不肯去。

赛昆仑:因为我有这五大原则,认识我的人,明知我是贼,也不以贼待我,反而与我相处不以为辱。


此外,赛昆仑与自诩见惯风月的未央生的对话,显示出他在审美上颇有心得。未央生抱怨说街上看不到美貌女人。赛昆仑说,抛头露面都不是大户人家女子,小门小户的才随便上街。

赛昆仑:我且问你,天下标志的女子,是富贵人家多,还是贫贱人家多?

未央生:自然是富贵人家多。

赛昆仑:富贵人家标志女子的样貌,是擦了脂粉看得清楚,还是洗去脂粉看得清楚?

未央生:当然是洗去脂粉看得清楚。

赛昆仑:正是如此。我们做贼之人,自然不会去贫贱人家,去的都是富贵豪宅,美女见的多了。况且,我们去的时候都是半夜,美女都是洗去脂粉褪去罗衫之后,睡在帐幕之下灯影之中,我都是等她们睡沉才敢进去偷,因此她们的样貌看得清清楚楚。这方圆百里,谁家有美貌女子,我全知道。

未央生就求赛昆仑给介绍美貌女子。赛昆仑说,我有偷过不偷之原则,如果我曾经偷过她家,就不会再去。除非将来再见了美貌女子,就忍住不偷她家,回来告诉你。

未央生大喜,说如见了美貌妇人,请千万不要偷窃她的财物,我一定会回报你。

赛昆仑说:我如果想要你的回报,就会跟你漫天要价了。你就算将来做了官,让我打几次秋风,能有多少钱,还不如我偷一次拿得多,这样的报还不如不图。我既然许诺给你一个美貌妇人,就会给你一个美貌妇人,不图你的钱。你自己也别闲着,如果遇见好的,也可以去行事。

除去对女性物化这一点外(时代局限没办法),赛昆仑这个人物是不是还挺可爱呢。

图片为日本浮世绘大师葛饰北斋的女儿葛饰应为的作品,描绘了吉原妓院的夜景,其对光影的运用最为人称道。

( 由 作者 于 2021年1月28日 编辑 )
8
2021年1月28日 272 次浏览
6 个评论

小说而已,要现实坚持此原则的结果就是。

没 得 偷 了

自由主义者
史蒂芬 喜欢近代历史,有时间上传一些好的书籍,大家交流分享

其實在中共建政之前,大部分的人民是有壹定的素質的,為什麽呢?因為以前的人是不能隨意流動的(除上京趕考,生意人外),以小農經濟為主,既然只能種田(那麽周圍都是鄉裏鄉親,如果隨意瞎搞,在本地會被排斥,導致待不下去,這就形成壹種約束),然中共在土改後廢除了鄉紳族長保甲等制度,改開後又人口隨意流動(軟性又設置了戶口,男人可以打工,但不能醫療定居和享受城市服務,除非能買房創業,女性則隨意流動),這就導致了進壹步的劣化,因為我家又不在某某城市,就是幹了缺德違法的事家裏也不會有人知道。所以不要認為古代人不識字就沒有原則素質,現代人就比古代人文明。現在國人的優良傳統早已丟失殆盡,按素質排列海外華人臺灣香港澳門,大陸的素質確實是最差的了,我相信在大陸生活的人應該都清楚(沒有壹棍子打死所有人,大部分不是全部)

( 由 作者 于 2021年1月28日 编辑 )

@RD1984 #123961

嗯,也许吧。

不过这毕竟也不是教人如何偷盗的书 :)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有趣有趣。

@RD1984 #123961 小说不一定要拉扯现实,这样会失去读小说的乐趣的!我更愿意把它看成是另一个世界。伟大的小说家都是伟大的魔法师。

@libgen #123994

图书馆同学深得读书三昧 :)

@libgen #123994 我也没说要扯现实,只是说从现实的角度说。

在外人看来有趣,和贼打过交道的就觉得很违和了,或许有的贼存有善念不会偷救命钱,但大部分贼是见钱眼开,和土匪一样,并非英雄好汉。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