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t

( 由 作者 于 8月24日 编辑 )
5
2021年1月22日 121 次浏览
4 个评论
爱狗却养猫 Reader, Sleeper, Deer lover, Cat feeder, Bun eater

举手提问:福柯哲学中的“权力”是指什么?

@爱狗却养猫 #123074

我就直接引用一篇专门讨论福柯哲学中“权力” 的文章了:

福柯与权力 —— 对福柯权力观的一次系统性考察

来源链接

作者: EvilDemon

引言

福柯可能是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欧洲大陆哲学家。他关于疯狂,性,和监狱的考古学和谱系学分析为人文学科学者提供了新的视角。通常,他对权力的分析,重新定义了我们关于权力如何在我们的社会中,在宏观和微观层面上运作的思考方式。本文是对福柯权力概念的理论探讨,也是对我们文化研究课程中的生命政治主题的阐述。福柯区分了至少三种类型的权力: 主权权力、规训权力和生命权力。他的权力观也与自由、性、知识和主体性有着密切的关系。因此,对权力有一个深刻的理解是非常必要的,因为这是文化研究中的一个关键词。本文旨在重构福柯的权力观,尤其是关于规训权力和生命权力的权力观,以便更好地理解现代政治。本文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对这一权力理论进行了概述,说明了他对权力的理解与传统权力观的不同。我可以把这一部分称为权力的本体论。下一节讨论规训权力。这种权力可能是 福柯 哲学中最具影响力的权力。我清楚地审视了他在《规训与惩罚》和《性史: 第一卷》中的论点,以及德勒兹的回应,展示了现代主体通过规训权力被再生产的过程。最后一部分讨论了生命权力,一种新的权力形式,在国家层面上运作。他对生命权力的分析引发了当代关于生命政治的讨论,所以我也回顾了阿甘本对福柯的回应。

1福柯权力的基础性理解

为了理解福柯权力批判方案的宏观图景,我们有必要理解福柯在自己的理论中是如何看待权力的。根据林奇(2011) ,我们可以把福柯的研究分为两个不同的层次: 权力的实证分析和理论分析。第一层次的实证分析是对从前现代社会到现代社会时间序列中不同权力模式出现的综合历史考察。理论探索的第二个层次,是对权力及其运作的基本特征的概括,它超越了历史的特殊性。在这一部分,我将简要介绍他对两个不同层面的分析,并描述福柯哲学中权力的本质。

1.1 权力的实证分析

总的来说,我们可以把他的实证层面的研究划分为两个时间段,这两个时间段是权力涌现独特模型的前提。第一个时期是十七世纪末以前所谓的前现代社会,当时权力主要是作为主权权力,即杀人的主权权力。在《规训与惩罚》(1975)的开头,福柯描述了“主权权力”是如何表现为一种公开的折磨,也就是断头台,来表现主权者“使你死”的权力。然而,当涉及到现代社会时,这种权力会减弱,从18世纪开始,这个时期的权力不是集中在杀人的能力上,而是特别有趣的是“让你活着”。福柯把这种权力称为“规训权力”和“生命权力” “规训权力”和“生命权力”都是现代社会的权力模式,它们的性质在所关注的对象上是不同的。”规训权力”侧重于个人层面,旨在创造一个适合其所生活的社会的主体。“生命权力”将其目标集中在人口、出生率和全民医疗保健上。我们将在后面的部分(2和3)中更详细地讨论它们。

1.2 权力的理论分析

福柯关于权力的讨论主要可以在《规训与惩罚》(1975)、《性史:第一卷》(1976)以及1974年至1979年间他在法兰西学院的课程中找到。本文特别关注前两部作品,因为他对这两部作品中权力的分析不仅与其出版的时间顺序密切相关,而且在审视“规训权力”与“生命权力”时也具有逻辑上的一致性。在这一部分,我将对福柯的权力观与传统的权力理解进行比较,以便理解他为什么对这种分析感兴趣,以及他所拒绝的是什么。

1.2.1 传统的权力观

福柯首先指出了其权力理论的独特性,这与三种错误的、不充分的、误导性的权力概念是截然不同的。权力这个词容易引起一些误解——对它的本质、形式和统一性的误解。我所说的权力,并不是指确保某一特定国家公民服从的一组制度和机构的“权力”。我所说的权力,也不是指一种镇压的方式,与暴力相比,它具有统治的形式。最后,我并没有想到一个群体对另一个群体施加的一般支配系统,一个通过不断衍生的影响遍及整个社会身体的系统。(1990:92)

福柯认为先前的权力概念可能会导致某些误解:

1.权力是压迫公民的一组制度和机制。

2.权力是纯粹的统治形式,就像暴力一样。

3.权力是一个群体对另一个群体施加的支配系统。

根据林奇(2011)的观点,我们可以将三个可辨认的思想流派归因于对权力的三个误解: (1)自由主义,(2)精神分析学,(3)马克思主义。这样,我们就可以找到福柯反对的对象,以及他想要建立一个更为复杂的权力概念的原因。

重要的是要注意到有一个误解,福柯坚持要我们小心对待它,他称之为对权力的“法律——话语”的理解,它定义了权力有五个基本特征(同上,83-84) :

1.The negative relation.

2.The insistence of the rule.

3.The circle of prohibition.

4.The logic of censorship.

5.The uniformity of the apparatus.

福柯总结说,这种权力观是限制性的、消极的、矛盾的,“所有支配、服从、征服的模式最终都归结为服从的结果。” (同上: 85)

这种“法律——话语”的权力观的问题在于,我们在这个理论中找不到任何正面的权力,而福柯认为权力更具策略性,更加足智多谋,更加积极,更具生产力。

1.2.2 福柯的权力观

福柯(同上: 92-93)指出他对权力的定义有四个主要方面:

力量关系的多样性内在于它们运作的领域和它们组成自己的组织的领域 通过无休止的斗争和对抗,转变、加强或逆转它们的过程 这些力量关系在彼此中找到的支撑,从而形成一条链或一个系统,或相反地,使它们彼此孤立的分离和矛盾 它们发挥作用的战略,其总体设计或体制结构体现在国家机器、法律的制定和各种社会霸权中

这四个定义是我们理解福柯权力理论的最佳起点。我将在这一部分解释他的意思。

他在这里用来描述权力的术语是“力量关系”(force relation) ,我认为他想更多地强调权力的关系方面,在我看来,它可以被视为权力关系的同义词。对福柯来说,权力永远是权力关系,他说,“权力就是关系,权力不是一个东西,它是两个个体之间的关系。” (采访,《我们的现在是什么》:410)如果权力总是关系性的,那么它一定是二维的、互惠的。

为了理解权力关系是如何运作的,我们需要关注它们的运作层面: 宏观层面和微观层面。他的分析从微观层面(个人)到宏观层面(国家) ,指出权力是一种自下而上的模式,或者换句话说,“权力的微观物理学”(1979:26; 1990:16)。这种“微观的权力物理学”是构成一个人社会交往中的权力的基本单位。

在权力的第一个定义中,有三个术语需要明确阐述: “多重性”、“内在性”和“构成自己的组织”:

权力关系是一个“多重性”(1990:92) ,这意味着权力不是单一的、普遍的,而是重叠的、相互关联的,每一个权力关系都包含着自己的性质、特征和实证性。 权力关系是“内在于它们运作的领域”(1990:92) ,即这种关系的存在被限制在某个领域或领域内。因此,福柯将权力关系描述为一个“基底” : “它是权力关系的移动基底,由于它们的不平等,不断地产生权力状态,但后者总是局部的和不稳定的。” (同上: 93)换句话说,权力无处不在。 权力关系“构成自己的组织” ,是指权力关系的意向性和客观性可能随着自己的战术、战略等而发生变化。权力关系具有可以战略性地被挪用、颠覆和利用的特征。

对权力的另外三个特征的理解是建立在第一个特征之上的。第二个定义指出,权力关系是动态的、过程的,而不是静态的。它总是在相互对抗中,改变它的性质、实证性和意向性。权力关系遍历方式可以看作是一个“链条或系统” ,有时会聚合或发散(第三个方面)。在第三部分中,福柯把对权力的分析从个人微观层面转移到国家宏观层面,引入了两种权力理性: 战术(地方-个人)和战略(全球-国家) ,其中全球权力战略建立在地方权力战略的基础之上。因此,当涉及到制度层面时,他提供了一个还原论者的权力观。

2

规训权力

从17世纪(1990:139)开始,权力模式已经从前现代的“主权权力”(让你死的能力)转变为两种现代权力(让你活下去的能力)“规训权力”和“生命权力” 福柯将这种权力机制的转变描述为:

“推理”已经不再是权力的主要形式,而仅仅是其中的一个元素,致力于煽动、加强、控制、监督、优化和组织其下的力量: 一种致力于产生力量、使其成长和命令它们的力量,而不是致力于阻碍它们、迫使它们屈服或摧毁它们的力量。在死亡权方面也出现了类似的转变,或者至少有一种趋势是使自己与生命管理国的紧急需要相一致,并根据自己的需要来确定自己。这种以君主权利为基础的死亡现在表现为社会主体确保、维持或发展其生命的权利的简单逆转。(1990:136)

随着权力的转变,死亡权作为权力的代表也随之改变。权力的形式已经从传统的权力形式转变为更加高效和实用的权力形式。然而,有一样东西在过去的时间里没有改变,那就是权力的客体仍然是主体 / 身体 / 个人。正如福柯所说,“我们从来没有处理过一个群体,一个团体,甚至说实话,一个多样性: 我们只处理过个体”(2006:75)。然而,这种权力不仅控制和操纵个人,而且产生或规范了一个最适合现代社会的新主体。在这一部分,我将概述这种形式的权力如何发挥作用(意味着) ,这种转变的目的是什么(结束) ,并根据德勒兹的著名短文《后记: 论控制的社会》(1992)提出批评。

2.臣服的主体(the subjected subject)

我将从福柯一生所关注的唯一中心主题——主体这一最基本的哲学概念入手,探讨福柯的“规训权力”概念。他使用了法语单词 assutionjetsement,这个词可以翻译为“主体化”、“主体化”甚至“征服” ,来捕捉现代社会中主体性的出现。不像本质主义者认为主体先于权力和社会而存在,福柯对主体持有社会建构主义的观点,认为主体是权力的产物。他写道,“规训‘造就’了个人; 这是一种权力的特殊技巧,它把个人视为对象,视为行使权力的工具”(1979:170)。因此,当我们想到一个主体时,它总是受制于某种东西。要理解规训权力与规训权力的关系,就必须认识到这种权力形式在现代社会中是如何运作的。规训权力的地点性始终在于个人的身体(2006a: 14)和”其精心、彻底和持续地控制身体活动的努力,以使身体成为效用和顺从之间高度特殊关系的承载者”(Hoffman,2011年)。正如 Heyes (2011)所说,“规训创造了一个自我监控、发展的主体,这个主体处于众多管理和强制手段的交叉点,最重要的是,它是有用的、富有成效的。” 因此,这样的身体变得“更顺从,因为它变得更有用”(1979:138) ,或者,换句话说,“温顺的身体”。

在我论文的第一部分,福柯指出权力总是伴随着抵抗。从主权权力演变而来的规训权力找到了自己解决抵抗的途径,即在时间和空间上创造新的主体。简而言之,主体创造的过程可以看作是:

1.重新定义空间与个体的关系(分配艺术)

2.对身体的彻底控制和监测(对活动的控制)

3.时间的整除性(基因的组织)

4.生产力的最大化(权力的组成)

首先,个体是生存在有序的空间,如全景监狱,分隔每个身体的细胞形式。福柯称之为“分配的艺术” ,它在一个巨大的封闭空间中产生主体,这个空间不同于其他空间,有墙、笼子或大门(1979:141-3) ,以摧毁集体活动的可能性,从而保持效用的目标。这种被分配艺术重新定义的空间包含某些功能,使其尽可能有用(同上: 143-5) ,如学校、营房、工厂、医院和监狱。在这个空间中,个体也被排列,也就是说,个体之间必须进行穷尽式的竞争,以降低权力关系中的抵抗潜力。

在这个封闭空间内,个人的活动受时间表的控制和监测,时间表通过将活动分成分钟和秒来防止闲散(同上: 150-51)。这就是规训权力如何使身体陷入一个时间序列当中的限制(结合 2和 3),如规定步行士兵在时间上和长度上的步骤(同上: 151-2)。在学校里,学生需要严格遵循身体的一般位置和姿势的制定。最后,身体将在这个时间陷阱中耗尽。

最后一点(第四点)与福特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对异化的批判非常接近,二者都认为资本主义的本质不外乎是最大化、利用、优化和开发生产力。用福柯的话来说,这就是权力的组成。个体成为可移动的要素,能够与其他机构合作,形成一个整体。为了最大限度地发挥效果,这些机构正在协调其他机构的时间,以便它们的力量能够通过非语言化的命令以最佳方式结合在一起(同上: 164-7)。

然而,我们还没有穷尽规训权力的伎俩。如果一个人的身体太难改造成一个“温顺的身体”怎么办?事实上,福柯把三种基本技术归结为“纠正训练的手段” : 分层观察、规范化判断和检查。等级观察使主体始终可见和可知,通过一个单一的凝视从一个点到许多机构。这个想法在全景监狱的建筑中得到了最好的说明,在那里,守望者不断地监视着囚犯。规范化判断是通过对行为的微观管理来实现的,在奖惩二元体系中,通过这种微观管理创造了一个正常的标准来区分不遵循的人。福柯说,“通过这种永久刑罚的微观经济,实现了一种区分,这种区分不是行为的一种,而是个人自身的区分,区分他们的本性、潜力、水平或价值”(同上: 181)。规训权力的第三种技巧是检查(examination),检查结合了等级观察和规范化判断的”规范化注视” ,为规训权力的行使提供了进一步的实质内容。正如福柯所说,这种凝视“显示了那些被感知为客体的人的主体化,以及那些被感知为客体的人的客体化”(同上: 184-5)。换句话说,这种凝视只不过是通过观察、记录和测量对象化的过程,即“对象化的仪式”(同上: 187)。这种对权力的批判与法兰克福学派对“工具理性”的批判具有同样的内在逻辑。

为了建立在福柯对权力的分析之上,我将要论证,这种规训权力已经植根于现代社会的血液或毛细血管,并且继承到当代。即使很多思想家都认为我们的社会已经变成了一个后现代社会,我们仍然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些权力的“古董”。这种惩戒权力是跨机构的,从学校到医院,从工厂到监狱。甚至在一个消费社会(鲍德里亚,1970年) ,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发现他们的影子在购物中心,顶级餐厅的排名,和时尚产业。正常化判断甚至变得正常,在正常 / 异常之间产生了二元性,即异常低于正常(例如标准的英语口音)。随着科技的进步(人工智能和大数据) ,监控无处不在,跟踪你的智能手机、购物清单和旅行地点。更重要的是,在“控制社会”的分析下,规训权力作为“温顺的身体”而产生的主体似乎不再有用,个体成为“分体”(德勒兹,1992年)。

2.1.1 德勒兹在控制社会中的回应

我会简单地提及德勒兹(1992)在《后记: 控制的社会》中对我们社会主体性命运的反思。总之,德勒兹认为,由于福柯规训权力运行的前提条件,制度作为企业已经消失或终结,如此巨大的封闭环境也被削弱为另一种形式的“开放空间”,福柯的规训权也力可能不再存在。施加在个人身上的力量也变成了调制,”就像一个自我变形的铸模,从一个时刻到另一个时刻不断变化,或者像一个筛子,其网格将从一个点变成另一个点”(1992:4)。最重要的是,德勒兹注意到“个体已经成为‘分体’(dividuals) ,而群体、样本、数据、市场或银行”(同上: 5) ,并用蛇的比喻来捕捉控制、流动的社会的本质。在我看来,德勒兹先验地解构了规训权力,以表明规训权力存在的前提条件已经消失。如果在控制的社会中,权力不再产生个人而是“个人” ,那么主体性的存在又如何可能呢?

3

生命权力

在现代社会,随着规训权力的出现,生命权力也在十八世纪末出现。生命权力是一种更多考虑人口而不是个人的权力,而个人才是规训权力的核心。我们如何理解这两种权力之间的关系?它们是以这种方式还是以那种方式区别开来的?或者它们只是隐藏在两个不同面具下的同一个东西?

为了理解它们之间的关系,我想指出,除了它们在所关注的对象上的差异外,它们的操作层次也是不同的: 规训权力通过制度运作,而生命权力则通过国家运作。福柯在《性的历史: 导论》中阐述了这种关系:

这种对生命的权力以两种基本形式演变; 然而,这两种形式并不是对立的; 它们构成了由一整套中间关系组成的发展的两极。其中一个极点——第一个形成的极点——似乎集中在作为机器的身体上: 它的训练、它的能力的最佳化、它的力量的勒索、它的有用性和顺从性的平行增加、它融入有效和经济控制系统,所有这一切都是由权力程序确保的,这些程序是这些训练的特点: 如果人体是一个剖析政治。第二种,形成稍晚,集中在物种身体,身体充满了生命机制,并作为基础的生物过程: 繁殖,出生和死亡率,健康水平,预期寿命和寿命,所有的条件可以导致这些变化。他们的监督是通过一系列的干预和管理控制来实现的: 人口的非政治性。(同上: 139)

这就是我们如何理解上一节中的规训权力,福柯在这段引用中想要强调的是规训权力和生命权力之间的相互关系,作为“两个发展的极点,通过一整个中介关系群联系在一起” 此外,在《必须保卫社会》一书中,福柯提到,生物政治“并不排斥规训技术,但它确实与之相吻合,对其进行整合,在某种程度上对其进行修改,最重要的是,通过某种渗透使用它,将其嵌入到现有的规训技术中”(2003:242)。我认为这是权力从主权到规训权力再到生命权力的演变,即个人的管理和控制通过机构扩展到国家,通过个人身体扩展到一群人。生命权力的话语在医疗保健、人口普查和出生率的掩盖下变得不那么咄咄逼人,更加科学。

3.1 被管理的生命

我们很难找到一套生命权力的技术,就像我们为规训权力所做的那样,但我试图在这一部分描述生命权力的潜在合理性,以说明它与前两者的区别,以及它的独特之处。

正如我多次提到的,牢记权力的历史发展是很重要的: 主权权力(17世纪)、规训权力(18世纪)和生命权力(18世纪末)。权力的合理性也已经从行使君主的权力,让人们死去,以创造一个适合工业资本主义目的的温顺的身体,最后,照顾整个人口的生活,或者换句话说,控制人口的统计数字,以预测他们人民即将进行的活动,甚至决定谁有权生活。换句话说,这种从主权权力向规训权力和生命权力的转变可以看作是生命权和死亡权代表性的变化: 前者只行使杀戮权,而后者将死亡权限制为间接的方式和作为主要形式的生命权(1990:136)。

福柯认为生命权力的产生有三个前提条件: (1)规训权力的明确运用(同上: 141) ,(2)生命的认识转移(同上: 142) ,(3)人口学的先进科学知识(2003:244)。这三个条件中的每一个都是不可或缺的,但我想在这里详细阐述最后一个条件,以说明现代人口普查的发展如何对生命权力的出现起到重要作用。人口普查在十七世纪末被引入西方世界,并在十八世纪广泛使用。它是为那些可以被征税、放样或强迫工作的人准备的,包括人口年龄、出生率和死亡率、婚姻状况和职业,这样国家就可以预见到“人口力量的削弱、工作周的缩短、能源的浪费和金钱的消耗”(同上: 244)。

规训权力和生命权力之间的关系不仅仅是为了产生资本积累的温顺身体,而且也是为了在身体和人口相遇时的性行为(1990:146) :

随着整个政治生活技术的发展,它也处于这两个轴心的中心。一方面,它与身体的规训有关: 力量的驾驭、强化和分配,能量的调节和节约。另一方面,它通过其活动的全部广泛效应,被应用于人口的调控。它同时适用于这两个类别,产生无限的监视、永久的控制、极其精密的空间秩序、不确定的医学或心理检查,以及与身体有关的整个微型动力。

(同上: 145)

这整个与身体有关的微观力量处于性的交叉点,不仅产生一个温顺的身体,而且产生一个顺从的灵魂。以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1979-2015)为例,这是一种控制人口的方法,强制一个家庭只能生一个孩子,而我就是在这种政策下出生的。如果你认为国家不仅控制你的身体在空间和时间上的纪律力量,而且还照顾你的子宫,那么国家下的人是多么的屈辱。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他们都没有能力保护子宫,已经生育一个孩子的人必须接受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1981-2003)和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2003-2013)地方官员的强制结扎。因此,在《天长地久》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家庭的悲剧命运,他们在这样一个国家的生命政治中失去了他们的孩子。

生命权力的另一个应用是优生学和社会达尔文主义,为了简化起见,我只打算概述这种思想的内在逻辑。它根据基因原因决定谁有生存的权利,以净化总人口。用 阿甘本 的话来说,为了保护当代政治中的生命,它赋予了杀人的权利。因此,我们可以发现古典主权在现代生命权力下的复兴,这就是为什么阿甘本坚持生命权力并不内在于现代社会,而实际上它起源于西方政治的最初。

3.1.1 阿甘本在《神圣人》当中的回应

在《神圣人》(1998)中,阿甘本想要重新阐明生命权力的概念,或者用他的话说,“去纠正,或者至少完成”福柯的分析,他发现福柯忽略了生命权力下的主权权力的隐藏本质。他这样说道: “目前的调查恰恰涉及到了司法制度和生命政治权力模型之间的这个隐藏的交叉点。这项工作必须在其可能的结论中记录的正是这两种分析不能分开,而将一个光鲜的生活纳入政治领域构成了权力的原始核心(1998年,6)。他的观点可以被看作是一场捕鸟战:

主权权力被定义为主权国家有能力主张国家的例外。 在例外情况下,宪法被中止。 因此,君主权力总是在法律之外。 家祭是一种生命形式,处于特殊状态的人可以被杀死但不能被牺牲,或者换句话说,他可以被杀死而不受到任何惩罚。 在现代政治中,君主有权要求例外状态。 因此,所有的现代公民都是潜在的同性恋者。 生命政治创造了人祭(例如纳粹,911,伊拉克战争)。 因此,生物政治具有主权权力的本质。

我认为阿甘本从生命权力中揭示出的主权权力完整了福柯的分析,因为我们已经看到生命权力创造了一种“包容的排斥” ,即同性堕落,比如死于大屠杀的人,独生子女政策,以及反恐战争。事实上,同性恋者抓住了西方民主制度的弱点,而在中国,主权国家无论如何都可以改变宪法。因此,我认为,当前的政治形势比福柯的分析更为紧迫。我们需要尽快找到摆脱潜在同性恋者的方法。

结论

简而言之,对福柯的权力概念做一个概述是非常吸引人的。他对规训权力和生命权力的分析,实际上拓展了我们对权力的理解。由于权力无处不在,即使对我们的现代政治形势显得非常悲观,他在权力关系中也留下了许多位置,因为在权力关系中总是存在着抵抗。福柯的哲学启发了德勒兹和阿甘本,成为大多数当代欧洲大陆思想家的出发点。他的权力理论影响了文化研究、人类学、电影研究等领域的研究,对人文研究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规训权力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考现代主体的方式,生命权力揭示了工具理性的问题。

参考文献

Agamben, Giorgio. Homo Sacer: Sovereign Power and Bare Life. Stanford, CA: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8.

Foucault, Michel. The History of Sexuality. New York: Vintage, 1990.

Foucault, Michel. Discipline and Punish. New York: Vintage Books, 1979.

Foucault, Michel. Psychiatric Power: Lectures at the Collège De France, 1973-74.

Foucault, Michel. Society Must Be Defended: Lectures at the College De France, 1975-76. New York: Picador, 2003.Basingstoke: Palgrave Macmillan, 2006.

“Postscript on the Societies of Control.” The Anarchist Library. Accessed January 10, 2020. https://theanarchistlibrary.org/library/gilles-deleuze-postscript-on-the-societies-of-control.

Lynch, Richard A. “Foucault’s theory of Power.” In Michel Foucault: Key Concepts, edited by Dianna. Taylor, Page (13-26). Durham: Acumen, 2011.

Hoffman, Marcelo. “Disciplinary power.” In Michel Foucault: Key Concepts, edited by Dianna. Taylor, Page (27-40). Durham: Acumen, 2011.

Taylor, Chloe. “Biopower.” In Michel Foucault: Key Concepts, edited by Dianna. Taylor, Page (41-54). Durham: Acumen, 2011.

Heyes, Cressida J. “Subjectivity and power.” In Michel Foucault: Key Concepts, edited by Dianna. Taylor, Page (159-132). Durham: Acumen, 2011.

( 由 作者 于 2021年1月23日 编辑 )
食人大佐韦国清 有缘再见

@natasha #123083 看得很痛苦,too many terms without explanation。

@食人大佐韦国清 #123092

文章的确有点长。我吸收归纳一下吧。

福柯区分了至少三种类型的权力: 主权权力、规训权力和生命权力。

这三种权力有时间上的沿革和历史发展。十七世纪末以前,权力主要是作为主权权力,即杀人的权力,表现为主权者“使你死”的权力。

然而,从十八世纪开始过渡到现代社会时,这种权力会减弱,不再集中在杀人的能力上,而是“让你活着”。福柯把这种权力称为“规训权力”和“生命权力”。

“规训权力”和“生命权力”都是现代社会的权力模式,它们的性质在所关注的对象上是不同的。

”规训权力”侧重于个人层面,旨在创造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使得个人在制度中被驯服,进行自我监控,并推动制度运转。

“生命权力”将其目标集中在较大范围的人口、出生率和全民医疗保健上。十八世纪广泛引入人口普查以来,国家通过对人口年龄、出生率和死亡率、婚姻状况和职业的了解和掌握,就可以预见到人口力量的削弱、工作周的缩短、能源的浪费和金钱的消耗对国家命脉的影响,因此,通过对人口的出生、健康、婚姻、计划生育、养老等管控措施,实现掌控国民的生活的权力。

规训权力是通过制度运作,制度可大可小;而生命权力是通过国家运作。

福柯认为生命权力的产生有三个前提条件: (1)规训权力的明确运用,(2)生命的认识转移(3)人口学的先进科学知识。 因此可以说,福柯对权力的诠释是他的“权力-知识”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