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美国左人的woke叙事和右人的Qanon叙事 分享原创

美国左人的woke叙事和右人的Qanon叙事一样,都是希望传播政治观点的人,针对无知群众打造出来的世界观一键安装软件,其本质都是反逻辑,反思考,忽略细节和灰色地带的,但是因为绝大多数普通人没有办法用逻辑思考,对于世界观的矛盾丝毫不敏感,又因为这种一键安装的叙事与日常生活中接触到的不同,能够给人发现真相的廉价愉悦感,因此能够广泛传播,受到越来越多人追捧。

美国政客,特别是所谓建制派政客,和这种世界观的关系,是复杂的,一方面大多数议员根本不相信这种叙事,另一方面为了选票他们能做到最多的也只是一言不发。这就是为什么麦康奈尔对qanon至今保持模棱两可,这也是为什么拜登会对激进左派的质问沉默不语。得益于美国的代议制民主,这些两面派的心口不一,恰恰减少了这些另类叙事的影响,保证了美国政治的稳定和秩序。

令人担忧的,一是美国的两党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开始鼓吹这些另类叙事,二是这些另类叙事的真信徒当选并掌握权力。我要悲观地说,这两件事情正在发生。

前者早早就被民主党采用,公立学校的性教育课程和跨性别厕所,以及左媒对于暴乱的片面报道,难道不是最好的证明吗?共和党的政治精英们,不可能看不到这种世界观一键安装软件的传播学价值,但他们之所以陷入被动,我只能认为是他们的道德底线还稍微起了作用。Trump就不同了,他恰好是一个没有底线的人,又是传播学的专家,他就这样成了另类叙事的布道者,但是公道地说,他所做的,不过是民主党人们早就在做的事罢了。

至于后者,我们早就在奥巴马时代见到了,甚至奥巴马本人就深受另类叙述的影响,这些真信徒们,早就遍布蓝州的州议院,也多见于联邦议院的新左派。共和党的真信徒们,也在这次选举中粉墨登场,左媒拉的清单中,不难发现这些人的身影。

事实上,美国历史上,也出现了许多另类叙事,最著名的就是内战后南方的lost cause。但是因为互联网,这恐怕是第一次另类叙事有如此大的影响。要在美国现有框架的基础上解决这个问题,恐怕需要麦迪逊梦想中的多党制吧。

2
1月18日 241 次浏览
13个评论
食人大佐韦国清 普通刽子手

@陈士杰 曾问我,代议制民主是不是越接近民意越好呢?美国的现状似乎表示,代议制民主更接近民意,离现实和逻辑就越远,美国政治就越分裂。这个问题的答案也就明确了。

魔幻世界,,,宗教信徒登录政治殿堂,,,

陈士杰 宪政民主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和平理性非暴力是完成使命的唯一途径。

@食人大佐韦国清 #122333

如果过分精英化,那容易形成独裁啊。这个问题你怎么解决?

温和改革派

@陈士杰 #122336 所以我一向建议西敏制度,分两院,一套直选,一套简介选举和任命,然后互相对抗,最好同时也可以采取多党制组织联合政府来平衡,虽然这样可以会极度的效率低下,但是恰恰是最好的妥协

@邓矮子 #122337 西敏制最大的问题是部长必须是议员,这导致总理组阁的部长人选太窄。

@邓矮子 #122337

假如矮子兄当总理了,你想让我当外交部长,结果我没本事,没选上议员,就没法进国会了,除非去上院。

( 由 作者 1月19日 编辑 )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陈士杰 #122339 上院养老院,这个可以有。

wyf1230180 90后男工人,反贼版理中客

本质还是08年大危机后经济一直没有彻底的景气过,这大大影响了95后00后三观,使得他们变极端了,不仅美国有woke和Qanon极左极右,大陆的极端粉红,台湾的深绿乡民也是类似的成因。

@消极 #122341 加拿大的养老院老百姓都希望废掉。

@陈士杰 #122339 就是要限制啊,有规矩才能玩民主,不能老百姓希望什么就改变规矩,规矩才是民主的基石

@邓矮子 #122347 规矩应该由民主程序指定,规矩不允许的事情,不能因为多数人支持就执行,只能通过改变规矩来做。

Ambulance 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

well... 只能说美国真的是一个政治挂帅的国家,这种极端的政治观点永远不缺乏受众。

反而是被某些人说成是“极左”的那些欧洲国家,才真正在寻找中庸之道。欧洲民间在希特勒斯大林之后,对政治狂热,与个人崇拜是非常警觉和不屑的。欧洲政坛里面最极端的那一批人,放在美国可能也就是个普通政客。至少美国大选里面出现的那种狂热气氛,从欧洲的角度去看觉得可笑和可悲。

自由且迷茫
KingSager 祗园精舍钟声响,诉说世事本无常。沙罗双树花失色,盛者必衰若沧桑

“历史终结”以后的后现代社会失去了传统政治的动员纲领,传统左右派的核心议题随着冷战结束已经失去了关注,当下最有能力动员人民的反而是身份政治(我是xx群体的一份子,这个xx可以换成任何一个族裔,任何一种性别,任何一个民族,任何一个国家)这个自人类诞生以来就从不缺席的恶臭玩意儿。

所以我记得好像是秦晖说过冷战的结束不仅是共产主义的失败也是自由主义的失败。

( 由 作者 1月19日 编辑 )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行动派是稀罕的,如今就连行动的意识都是稀罕的,虚无的空气正加速浓郁,人们调侃,哀叹,习以为常。 ——《无处安放的“精神脱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