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爐邊詩社第九期徵稿】————【韭】 炉边诗社

第【韭】期,當然要做和韭菜相關的主題啦😄

韭菜的命運悲慘,值得以詩歌寄以我們的關心。

不管黨國的刀刃割的多少,抑或是連根拔起,對於韭菜而言,都是不合理的,哪怕只割掉一微米,都是非法的。

有的韭菜清醒,以自己的肉身反抗鐮刀,有的韭菜依然沉睡,對於【生長】的權利和自由毫不挂心,更要求其他的菜,也把自己變成韭菜,似乎要被鐮刀天天切割自己,才能令他快樂。

這不——韭菜們的生長更茁壯了,農場主心花怒放,韭菜也露出了久違的笑容,希望鐮刀快點來。

等我攢夠了六便士, 就去找月亮

這句話,送給每一棵韭菜。

置頂至一月二十八日

4
2021年1月14日 518 次浏览
15 个评论

游葱不值

应怜论坛遍支黑

小叩葱门久不开

满园韭菜关不住

一只鹿儿出墙来

派乐迪
愛牛奶盒的人 你們可不能混瑤哦~

@天神鳥 #121717

韭香薰人戾

捉鬼肅反銳

阿姨語錄背

鹿相呂氏昧

只好把蔥退

肆酒齊飯醉

好啦好啦,雖然品韭也是韭,但是大家還是寫寫牆國韭菜吧

雖然你寫品韭也可以的說…

爱狗却养猫 基层公务员,收入两千九,今年三十六,未婚有女友

@inferior #121742 图灵测试check.

耶渣
Wolfychan 基督徒。披著文科外皮的理科生。

閃動的刀鋒剃過了。

痛嗎?

很痛啊,

可是我還是要生長呢。

一勺勺的泥土把陽光蒙住了,

不知道幾時可以重見天日。

可是還得抽出幾根嫩芽,

說不定他們會再見到陽光。

:(
青年 一切死亡都有冗長的回聲

古诗韵律什么的我也不懂,就瞎凑了啊~~ ~~凑都凑不上,不管了直接发

独子离乡二十载,昨夜忽而抱子归。

冷雨连敲薄板窗,煤炉闪烁替幽灯。

泣语问儿来者意,望子留守山村中。

晨起儿孙都不见,梦醒上山陪孤碑。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天神鳥 #121717 鹿儿吃韭菜

<<韭飘零>>

三径荒苔, 算只有, 黄昏时见, 还记取, 双鬟小立, 玉钗斜转, 又是一番风信紧, 不知人在花深畔, 怎奈他, 瘦损柳腰肢, 眉尖浅

思量遍, 愁难绾, 肠断也, 浑无限, 这些儿, 莫教春去来晚, 剩得几枝梅子豆, 落红满地都成片, 更堪怜, 多少旧情丝, 伤心眼

@虫文门 #121770 rootless cosmopolitan

@愛牛奶盒的人 #121718 最后那句还是要把八千九百六十四溶进去吧

八九齐饭醉 六四把葱退

( 由 作者 1月25日 编辑 )

对韭当割

人生几何

线性代数

终成土灰

挽歌

死去原知万事空

但悲怜见韭州共

王师北定中原日

家祭无忘告六四

趙少康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夜雨剪春韭,新炊間黃粱。主稱會面難,一舉累十觞。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長。明日隔山嶽,世事兩茫茫。

一一一杜甫《贈衛八處士》

北大未名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3月18日 编辑 )
左逼屠宰场
虫文门 拥共屠支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爱情只有当它是自由自在时,才会叶茂花繁。认为爱情是某种义务的思想只能置爱情于死地。只消一句话:你应当爱某个人,就足以使你对这个人恨之入骨。 ——伯特兰·罗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