膜乎傻逼煽动恐怖主义 江湖

https://mohu.rocks/question/14021

喔喔喔,煽动武装冲击法院,杀法官,武装冲击监狱,然后私刑,这不比冲击议会还严重吗,正常国家能让你冲击法院这种地方?这是什么臭傻逼 法国大革命成功的下一步是不是要来个白色恐怖直接葬送革命结果? 这种臭傻逼的帖子都能存在,膜乎品葱乎怕是在路上

“给英国税吏涂上柏油黏上羽毛拖街游行”你怎么不看看英国方面的看法,连历史学最基本的偏见都不懂???这不是就是共产党思维的非黑即白,连不少美国历史学家都认为这个行为并不正当,真是我见过最傻逼的一个,但是看样不是五毛带节奏,纯属傻逼一个

1
1月11日 342 次浏览
18个评论
轻音部
中野梓 不想清楚分析太多真心抑意假

“反对左派人人有责”

好怕怕

爱狗却养猫 躺平美人膝

@中野梓 #121378 问题来了,“左派”到底是什么呢?

@爱狗却养猫 #121380 他们反对的人都是,这样可以成立一个自我论证的自洽逻辑

持有这种观点的人,我的理解,一般是这样的三段论:1.美国建制派/当权派/左派/whatever派不正义/不道德;2.川普代表了正义一方和美国拨乱反正的希望;3.为了维护正义可以采用暴力手段。如果说赞同1的人是1/3,那么赞同2的人就是1/3中的1/3(给川普投票的很多人不是川粉,正如给拜登投票的很多人不是拜粉),而赞同3的人只有1/3的1/3的1/3了(其中真的会这样做的人就更少了)。这里提到一个Poll,有8%的民众支持“冲击国会”,而即使是这些人,恐怕很多也并不支持使用暴力手段“起义”(其中不少人还是将冲击国会视为一种不同寻常的抗议形式的)。

总之,极端派一般是少数,只不过他们的观点比较强烈,声音也比较大。

习特厚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习特厚:习近平特别受到人民厚爱

美国如果这么脆弱就不是美国了。这几天我算看懂了:美国最强的还是特务机关,别的当权派跟他们没法比。FBI想捉谁不想捉谁,那完全是不为也非不能也。红脖想送死,挺好的,我就在家看戏。

@虫文门 #121435 如果我的理解没有错,你所说的“左派”“右派”二分法,从概念上区分在于“激进"和“传统”。至于何谓“激进”“传统”,会随着时代变化,因此谈论左右还必须有现实的锚点。你所说的左右的现实之分在于追求经济平等+大政府和追求自由市场+小政府;在美国则为民主党、共和党之分。之后你还提到了左派“过于相信理性”,以及人本主义(如lgbt问题)属于“过度的自由”;而右派更遵循上帝的旨意。我的观点:

  1. 人的政治观点很难简单地用二分法区分。例如一个在经济和政治问题上相信小政府、自由市场,但在社会议题上持进步主义道德观的人,属于左派还是右派?同理,有人支持大政府,但文化上持保守主义观点,这属于左派还是右派?用个具体的例子,自由意志主义者(libertarianism),属于左派还是右派(举例:https://petbyus.com/30769/)?

  2. 你对“理性”的理解我不是很确定。我个人认为理性是依靠事实和逻辑的一种思维方式;当然人的认知并不完美,人所知的事实有限,人的脑力也有限。这样来说,理性不过是一种工具,与传统、激进无关。工具不完美不等于我们要否认工具的价值。相信理性能够帮助我思考问题不能推导出我支持任何一种观点/立场。

  3. 你说“左派”在道德上是过度的自由,大概是根据基督教的教义来比照。这点是信仰问题,涉及人本主义vs.神本主义的价值观,我觉得没有什么好辩论的。我可以接受“进步主义某些地方不符合宗教价值观”这一说法,并且尊重你的信仰和道德律令。

  4. 你所说的“左派的支持者都是一群又懒又蠢的垃圾,自己竞争不过别人就只想要不劳而获。”我认为有问题。全球化的很多获益者(例如IT公司)按照共和党为右-民主党为左的二分法,都是所谓“左派”,我并不觉得他们是竞争不过别人、又懒又蠢。反而是自认为是“右派”的一些人,是经济中的弱势群体。(补充:我不认为经济弱势群体=又懒又蠢,无论什么政治倾向;这个要具体看人,而不宜地图炮。)

( 由 作者 1月12日 编辑 )

@虫文门 #121443 保守主义有道德保守主义和经济保守主义。我之前对帖子做了些编辑,加了一个我觉得比较有意思的链接(“自由意志主义者”的崛起),感兴趣可以看看:)

中国和美国的政治环境/氛围不同。美国来说的话,其实所谓的“independent”(既不是铁杆共和党也不是铁杆民主党)的选民超过三分之一。所以我觉得你说的现象概括了一些人的想法,以及“支持小政府和保守主义的重合度很高,支持大政府的和进步主义的重合度很高”这种说法也是对的(我认为这来自于美国的二元党派文化,因为有的人其实比较在意其中的一种,于是顺便接受了另一种)。不过除此之外确实还有复杂之处。

温和改革派

@虫文门 #121435 在中国的情况我并不了解

2.理性主义,我之前包括在膜乎说的其实是笛卡尔定义的理想主义,其中是恰恰相信上帝在其中的作用,人类与生俱来就有自己的推理能力,而不是别人告诉你经验是什么就是什么,因为上帝为这个世界创造了一个规则,这个规则是不会变,而且可以推到出来的

@虫文门 #121457 平时广义的理性主义不都是笛卡尔那一套吗

刘慈欣 反共复民

这些人都是嘴炮而已,真让他们上他们反而躲的远远的。比如上次魔怔川粉冲进国会大厦,华川粉都在外围看戏,口罩也戴的严严实实,生怕被认出自己是华人。你看这些被警察逮捕的人,有哪一个是华人?

https://www.fbi.gov/wanted/capitol-violence

自由且迷茫
KingSager 祗园精舍钟声响,诉说世事本无常。沙罗双树花失色,盛者必衰若沧桑

@虫文门 #121435 全球化恰恰是自由市场的结果啊,中国劳动力便宜,雇一个美国工人的钱可以雇十个中国工人,资本自然往中国跑,而不会在美国“内循环”,这个不是什么精英阴谋的结果,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水往低处流。直接比较利率都可以看出来,美国内循环的无风险利率(十年期国债利率)为1%,中国3%,在没有政府干预的情况下,任何一个理性人都会把钱投到中国去而不是留在美国“内循环”

右派如果真的支持自由市场,那么就不应该反对作为自由市场结果的全球化呀。如果要反全球化,像川普那样打贸易战建关税墙,那反而是政府干预经济,是“左派”的,是刚起步的计划经济。

看出这个矛盾了吗,这就是一种既要有要,既要政府不干预市场,又不想要资本跑到成本更低收益更高的地方去,这怎么可能呢?

(所以说到底你用工具理性来定义左右派是不可取的,工具理性人人可用,鲁登道夫和列宁都玩计划经济,不妨碍他们一个是极右一个是极左。“武装的民族”(俾斯麦语)和“人民战争”(毛泽东语)又有什么区别呢?归根结底,就像你之前挂的那个名牌说的,论心不论迹,左右区分说到最后看的是目的而不是手段。

至于双方的目的是什么,这个完全是见仁见智,双方都喜欢拔高自己的目的,抹黑对方的目的。以下只是我的个人看法:以一种历史的观点来看,鉴于整个近代化的过程实际上是“国家”这个现代偶像取代王权/教会这些传统偶像的过程。左右派,作为近代以后才诞生的概念,的实质目的也是围绕“国家”来的,支持“国家”的是右派,反对“国家”的是左派

( 由 作者 1月13日 编辑 )

@虫文门 #121616 @KingSager 把我想说的都说了。全球化是自由主义市场经济的延申,不过现实问题在于,世界上存在着各种制度性壁垒(包括但不限于国家),不同市场主体之间也有资源上的差距(包括但不限于资本、信息),因此,全球化的收益在很多国家都被利益集团所垄断,财富差距日益扩大。好一点的情况小民可以分点肉汤,不好的情况就只剩下泔水了。然而我个人认为,市场经济和市场自由化是正确的趋势,小国寡民和自给自足是开倒车,需要讨论的是在全球化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

“右派”矛盾的地方在于既要计划经济的内循环又要自由市场的低福利。所以这里“左派”的矛盾也是:既要市场经济的全球化又要计划经济的高福利。都是有矛盾的,所以两种做法都需要牺牲一定的自由市场,至于牺牲谁,就是当下左右派的分歧。

很有意思的说法。我觉得你说的“右派”和“左派”其实都没有完全否定政府的作用,也没有完全否定市场的作用;两种立场的差异,似乎是在于在经济的什么环节政府进行干预。例如产业保护和补贴是生产环节的干预,而税收和福利政策则是分配环节的干预。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政策目标和“社会福利”(social welfare)的定义。例如为了市场效率最大化,其实理论上来说应该不做任何干预,但是如果把基本人权也加入社会福利的考虑,那就不得不牺牲效率进行再分配;如果把“工作是人的基本尊严”加入考虑,那就不得不牺牲效率使政策偏向一定程度的保护主义以提高就业。选择是个两难问题,不可能什么都要。真正的非零和博弈,我认为只有地理扩展(如15世纪开始的“地理大发现”)和技术进展(如工业革命)才能达成。

左逼屠宰场
虫文门 拥共屠支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1月17日 编辑 )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1月13日 编辑 )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这样的一场世界大战中国可能会死掉四亿人口。但是中国用三分之二人口的牺牲,却换来一个大同的世界还是值得的。死掉四亿人,还剩两亿人,用不了多少年,中国就又可以恢复到六亿人口了。 ——毛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