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自由、公民权利,及社交媒体与政府权力的边界 时政

自从川普推特被加上蓝标,直至最后帐号被封锁以来,我一直在思考关于言论自由、社交媒体及政府权力边界,以及公民权力相关的一些议题。本帖整理了我最近的一些思考和总结。

我们可以认为,川普的言论代表美国行政机构最高领导人的立场,属于政府公开言论的一部分。传统媒体或者社交媒体平台,是否有拒绝刊登政府言论的权利?我认为这个答案应该是肯定的,而且也必须坚守这条底线。因为言论自由原则,在法律上只适用于政府不得在没有立法的前提下,限制民间的个人或组织发表言论的权利,但反之则不成立。

以上的讨论是基于川普政府 vs 媒体/社交平台。如果换成了普通人 vs 媒体/社交平台,那就需要进一步讨论:

如果要在言论方面立法,去限制平台和用户的某些行为,现实是必然要给执法者(这里往往指社交平台)一定的自由裁量权。而言论自由原则,只限制政府的行为,并不意味着发言者就可以以此免责,同样也不可以此为据,要求剥夺社交媒体删除言论的裁量权。

言论方面的规则,存在很大的灰色地带。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里面,可以有14天无条件退款这样的规定,因为这样的法规边际清晰而且有可执行性。但是如果在言论方面立一条法规,例如“煽动暴力言论应该删除”,问题就在于同样一句话,有的人认为是煽动暴力,有的人认为是正义的抗争,谁有这个权力来作判断?如果所有的争议都由法院裁定,而非平台自我管理的话,这样的执法成本是否过高?

同样,执法成本是很大的问题。现实是所有社交平台都有专门的团队进行审核,删除不符合本公司政策及法律的内容。如果要把这部分功能独立地剥离出来,那么实际该如何操作?谁来负责支持,监督这样的机构?这样的机构事实上会不会掌握过大的权力,从而导致集权?

中共的宣传里面有一种观点,认为资本主义社会里的大公司掌握了很大的权力,民主选举和政客用金钱就可以游说收买。有意思的是,川普同样也认为,这些科技巨头掌握了舆论并且拥有了巨大的政治权力,变成了所谓的“深层政府”(deep state)。但事实显然不是他们所宣传的那样。现实中,任何一家企业的影响力,在政府公权力面前都是不值一提的。如果科技巨头真的有这么大的能力,足以收买一个国家的政策,那么欧盟也不可能通过GDPR这样对他们明显不利的法律了(须知欧盟法律需要所有成员国批准,他们只要收买其中一个小国的政府就可以阻挡)。

社交平台虽然对自己平台上的内容有很大的裁量权,但他们的权力和政府的公权力比起来,同样是鸡蛋与高墙的区别。民主制度相当重要的元素,是分权和自我管理(self-governance)。如果试图去收回各大社交平台的自主权,实质上会造成民主体制的倒退。

2018年有一部叫The Cleaners的纪录片,就覆盖到了目前互联网企业审核的具体操作,可以去Vimeo上面看完整版

怎么解决问题?我认为在社交平台的领域,还是要尽量地推进自由竞争和市场化。政府的角色,应该是恢复网络中立法案,并通过现有的法律,例如反垄断法对科技巨头进行监督。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才能更全面地保障所有人的利益。

我对社交媒体市场,或者说IT领域还是比较乐观的。这个领域固然天然就具有马太效应,二十年前还是微软全领域霸主不可一世,最后招来了垄断调查。但和二十年前相比,今天的科技巨头其垄断程度已经大大降低,未来的趋势还是会继续去中心化的进程。

今天川普被全网封锁,与其说是这些平台相互串通,倒不如说是柏林墙那样的墙倒众人推。原来还存在侥幸心理的那些公司看到脸书推特动手了,跟着一拥而上罢了。大选之前BAN掉川普给推特流量造成的损失更大,但大选之后随着川普自己的一系列倒行逆施,加上他不可避免地退出政治舞台,他对于推特等社交媒体已经成为了一项负资产。

当然这不代表这些平台封杀川普的理由就只是借口,因为多数人的确认同这些理由(例如不应该公开煽动暴力,指责媒体假新闻等)应当成为公众人物的道德准则,对于推特脸书而言,封杀川普不仅是出于现实利益,也是他们维护自身形象的需要。从这个意义上来看,推特对川普态度的转变,恰恰也是民意的一种体现。

当然,以上这些都建立在所有人认可法律的底线上。如果坚持不认可美国的司法制度,那么就失去了讨论的前提。

民主社会,应该尽可能地让不同的声音得到呈现。但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川普这一方攻击媒体、国会、司法制度、选举制度,使得一些本来应该是社会共同底线的常识,都在逐步地被推翻,使得人们失去了自己的信仰而不知道到底该相信什么,最终只能选择相信他,这样的行为极其危险,不应该得到容忍,也不应该站在理客中的角度,用政治斗争的观点来解释,各打五十大板。

最后补充一下前国际象棋世界冠军,现流亡美国的俄罗斯异议人士卡斯帕罗夫,对川普被封号的评论。我觉得他说得非常好,基本上概括了我所有的观点。

https://threadreaderapp.com/thread/1348350177325817858.html

If you want to use state power to control private companies because you don't like the decisions they make, you are the greater danger to a free society.

如果因为不喜欢私人公司做出的决定,而想要让国家的权力去控制私人公司,对于一个自由社会才是更大的威胁。

Regulation is a vital element of integrating new technology and corporate power with our free societies, with all the rights and freedoms we have worked so hard for. But it takes time, and is far slower than the impact new tech can have.

对于新科技和公司权力建立法规,是我们自由社会必不可少的一环,我们也一直非常努力地为了(公民的)权利和自由而奋斗。但这需要时间,而且(法规的实现)比起新科技带来的影响要慢得多。

I've been writing on this balance between government & business and rights and the public good for years, mostly on my Avast blog. Coming from a totalitarian state, I obviously have a dim view of govt power, which is often abused and never conceded voluntarily.

在过去数年中,我一直在自己的Avast博客上写关于维护政府、商业机构、公民权利与公众利益之间平衡的文章。因为来自于一个实行极权体制的国家,显然我警惕政府的权力,因为政府经常滥用它们,而且从不自愿放权。

Govt can regulate in a pro-free market, pro-innovation way, the way Teddy Roosevelt and Taft broke Standard Oil and the trusts. Such efforts must have a place when the public good is clearly at risk.

政府可以采用推崇自由市场和鼓励创新的方式进行立法,就像罗斯福和塔夫特拆分标准石油公司那样。当公众利益显然存在危险时,政府必须这么做。

But today, we mostly see partisan efforts to abuse public power to curtail rights, to threaten and control individuals and companies that have angered one political group or another. If they succeed, it's a vicious cycle.

但今天,我们经常见到的是一党滥用公共权力限制民权,试图威胁和控制那些激怒了某个政治集团的个人与企业。如果他们成功了,这将会是个残酷的循环。

There are many legitimate debates about Twitter's ban of Trump, for example, and we are lucky to be free to have them. But none of them should include whether they should have the right to do so.

例如,关于推特封禁川普帐号有很多有价值的讨论,能够自由地讨论这些议题是我们的幸运。但是推特是否有权利封禁川普的帐号的议题,并不应该放在讨论范围之内。

Lastly, if you think what Twitter and other companies did is "censorship," or "like the USSR," you don't know anything about censorship or the USSR. I do, and when the state attacks a company for offending an official is when you're getting closer, not the other way around.

最后,如果你认为推特和其它公司是在进行“言论审查”或者“和苏联一样”,那么你根本不了解什么才是真正的言论审查或者苏联体制,但我知道。当政府权力因为一家公司冒犯了官员,就对其进行攻击,那么这样的政府就离言论审查和苏联更近了。

有人认为推特的删贴是审查:

»Censorship, the changing or the suppression or prohibition of speech or writing that is deemed subversive of the common good.« Enc. Britannica. What happens here is the definition of censorship.

卡斯帕罗夫是如此回应的:

No. Bleeping out profanity is also "censoring" according to the dictionary. The relevant meaning in this conversation is by the government, because that's the only place that protected rights and the 1st Amendment come in.

不,根据字典的解释把粗话消音也可以算是“审查”。我们谈论的是“来自于政府的审查”,因为这是唯一由第一修正案保护的公民权利。

My http://Kasparov.ru news website is blocked in Russia by the state. That's censorship. Having to move your account to another service because a private company doesn't want to do business with you isn't.

我的新闻网站被俄罗斯政府封禁,这是言论审查。但一家私人公司不愿意向你提供服务不是。

Regulation and rights with relatively new tech like social media are always evolving as the tech, norms and laws change. But fear-mongering and equating it to tyranny is always a sign of bad faith and propaganda.

当社交媒体这样的新科技出现改变人们的生活时,与之相关的规章制度一直都在改进。但是贩卖恐惧,将其等同于暴政,一直以来都是居心不良和宣传洗脑的标志。

补充两张图:

古希腊先哲有一句名言:

只有少数人才更喜欢自由,多数人只是想要一个对他们不错的主人。

Only a few prefer liberty - the majority seek nothing more than fair masters. Sallust, Histories

放到这届反贼里面,大概是这样的:

只有少数人才更关心民主制度的本质,多数人只是想要让他们崇拜的候选人获胜。

( 由 作者 2021年1月11日 编辑 )
6
2021年1月11日 149 次浏览
2 个评论

上来自表政治立场:中间偏左。部分支持楼主的观点。 从法律上来讲,推特等媒体平台确实有权封禁川普以及其它他们觉得发表了不妥言论的帐号,事实上绝大多数社交网站都不时会有这样的行为发生,之所以引起这么大讨论,原因就是他封的是美国总统。 但同样我觉得所有人都有权利对这件事情进行无害的讨论。正如楼主所说,在民主国家,社交平台在审查用户言论方面的自由裁量权基本属于一个灰色地带,正因为它目前是灰色地带,所以这应当是一个任何人都可以参与讨论的地带,包括川普的几千万支持者。 我并不认为在这种可以讨论的灰色地带中预设一个政治正确的观点是一件合理的事情,但很遗憾在很多主流社交媒体上这种事情正在发生。 根据法律他们有权在自己的平台上禁言,但根据我自己不多的常识来看,这已经是近乎最坏的处理方式了,美国社会难道真的已经割裂到两个阵营的人完全丧失所有的沟通渠道和能力了吗? 几千万川粉中难道就没有理性讨论的声音吗,那为什么在主流社交媒体上基本听不到他们的声音呢?对一个人的账号实施封禁是他的权力,但对一大批人呢,对某些话题本身呢? 我觉得这件事情后续的讨论价值比它本身更重要,但如果连一部分参与讨论的人都由于种种原因被剥夺发声的权利的话,这不是tyranny那什么是tyranny呢? 即使是从左派的传统立场来看,这些科技巨头手中的自由裁量权也该管管了。这片原先彼此心照不宣的灰色地带如今被摆上了台面,无论是从法律发展的角度,还是去中心化趋势的角度,科技巨头们随意封禁账号、引导舆论趋势或者是操纵话题热度,这种事情是不应被允许的,然而这种事情每天都在发生。 套用一个常用句式作为结尾:起初,他们封禁共产党大外宣,我拍手叫好,因为我也不喜欢这些bullshit;然后,他们封禁川普,我没说什么,因为川普的某些言行确实有点疯疯癫癫的;后来,他们封禁右翼极端分子,我还是没有站出来,因为我也不是右翼极端分子。 但是他们如果继续下去,我觉得总有一天我会不得不站出来的。

洛天依言和江泽民 某些崇尚分裂中国的人和不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人不必回复我,道不同不相为谋。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2021年1月11日 编辑 )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公民社会,因为不依赖皇权或神权来坚固它的底座,因此,文化便是公民社会最重要的黏合剂。 ——龙应台(中国,R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