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伟和陈玫唯一的罪,就是有颗追求自由的心 2049

年关将近,时间嘀嗒,一个又一个不利消息传出。

原本中国的言论空间存在一定的弹性。警察人心也是肉长,真的作奸犯科,下手自然重;若是翻个墙留个言发个牢骚,请请喝茶,敲打敲打,事情不做绝,总有个余地。

而这几年,言论自由的金箍越收越紧。社会管制体系渐渐失去了弹性。其实反映了再几十年的稳定之后,社会矛盾开始激化,已经到了不能再打马虎眼的地步。要解决问题,是退一步接受民意,还是进一步封杀?三十年前的旧经验很可能起了作用。

反贪腐,打老虎,一来打击异己,而来破坏了几十年来慢慢积淀下来的官僚组织结构。这套官僚体系虽然腐败,但胜在稳定,行事都已经确立了明暗规则,如何提升,如何打点,如何酬庸,已经按部就班;而大肆反腐之后,旧体系失灵,新规则啥样人人心中没底,只好自我审查万事做尽。未必是想做酷吏,而是不做酷吏自身难保。

耶稣被钉到十字架上,受尽不公和屈辱,反而带给他无上的荣耀。

而蔡伟和陈玫唯一的罪,就是有颗追求自由的心。

6
2020年12月30日 156 次浏览
2 个评论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而蔡伟和陈玫唯一的罪,就是有颗追求自由的心。"

李文亮只是随手一传,事后连命都没有。在中国,追求自由固然有罪,但是不追求自由不代表就没事了,正所谓no money, more problem. 李文亮如果是一个自私的个人主义者兼自由主义者,早就弃职逃跑了;如果他真心相信从呼吸科医生那里听来的问题的严重性,那他也会加强防护--毕竟武汉大部分医生还是活下来了。最终害死李文亮的还是他自己,毕竟还是图样图森破。

李文亮,杯具啊!

( 由 作者 于 2020年12月30日 编辑 )
爱狗却养猫 Reader, Sleeper, Deer lover, Cat feeder, Bun eater

要解决问题,是退一步接受民意,还是进一步封杀?三十年前的旧经验很可能起了作用。

前几年高层读《旧制度与大革命》,读来读去就读出来一句话:革命不是发生在社会控制收紧之时,而是发生在改革和社会控制放松之时。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 ——鲁迅(中华民国,ROC)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