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世纪江南的商品经济为何没能发展出成熟的资本主义? 2049

知乎上有人说,是由于“人们的思想观念固步自封”。https://zhuanlan.zhihu.com/p/64091698

一些人保守,总有另一些人开放。要是都保守,那就连商品经济都不会有,原始社会万万年。再说,保守和开放都是相对的,怎么衡量呢?这种说法相当的唯心主义。


彭慕兰 (Kenneth Pomeranz) 在《大分流》中,对18世纪印度手工业的发展的分析,颇值得借鉴。

印度和中国一样,拥有成熟发达的手工业,以及旺盛的对外出口。但印度的手工业也没有发展成近代资本主义。彭慕兰的解释是,尽管当时的社会环境存在拥有资本的精英和受雇劳动的“自由”工人这两项基本条件,但印度的种姓制度使得下层“自由”民仍然以某种依附关系与精英长久地结合并依附于精英,这种依附关系迫使劳动者更加廉价和艰苦地工作,而精英们相对轻松地坐享廉价和某种无偿劳动带来的红利,因而没有改进生产力和效率的动力和投资的欲望。此外,法制的不健全也无法保证一个聪明的工人从技术革新中获利。再次,稳定的等级制度也保证了价格会在相互磋商和互惠中保持稳定,因此对利益追求对生产力的推动作用不大。

一句话,传统的等级制度是制约资本主义发展的其中一个原因。

在中国虽然没有种姓制度,但同样存在类似于贱民的阶级。

士农工商这四大分类之中,又有若干细微的分层。在红楼梦中,袭人就是“家生子”,家里的女佣和男仆结合后生下的孩子,永世为奴,除非哪天出现了阶层颠覆,如贾府突然间崩塌,阶层下降;或蒋玉菡有了点小钱开始经商,脱离了戏子阶层;否则这种依附关系,会导致奴仆们付出大量无偿劳动。

大观园经济改革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当探春实施包干到户,让老妈子们承包花园来牟利。而莺儿(尽管她也是一个奴婢,但是是“有体面”的大丫头)还和往常一样摘了些花来玩,这就影响到了老妈子们的利益,而在以前老妈子们看护花园都是免费的,大丫头摘花天经地义。现在有了利益关系,老妈子们看起花园来格外认真。在这里,可以说资本主义冲撞了传统主仆关系。

但大观园里毕竟还是有主子在,看护花园的春燕妈,首先还是要将花儿供奉给主子们享用,剩下的才归自己。这份供奉,虽然可以说是资本的红利,但很难用金钱衡量,其实也是主仆依附关系中夹带的无偿劳动的一部分。

最后莺儿是对是错该不该罚,很大程度上还是要看主子的脸色。毕竟这碗饭还是主子赏给吃的。资本主义没有硬到能跟传统等级制度对着干的地步。

上面的例子很片面,仅用了红楼梦来说明,算不上什么考证;不过中国的世仆制度与资本主义发展之间的关系,很有可能是一个真命题。

6
12月29日 245 次浏览
17个评论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复读一下我自己的帖子:“文艺复兴,大航海,启蒙,工业革命,资本主义环环相扣,自发产生资本主义的条件极为苛刻,可能更苛刻的只能是在我们附近找一个类地行星产生生命吧。"#117522

矛盾使人自由
影人 矛盾使人深思,痛苦使人蜕变,统合自我与矛盾终使人自由。

其实欧洲在全世界都算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地方。 地方分权的封建制导致了私有财产观念雏形的出现。基督教的普世性和博爱带动人们的政治道德,古希腊,罗马的政治遗产被后人利用作为顶层政治制度设计。然后日耳曼的蛮族天性又促进资本原始积累和扩张。 话说回来欧洲的这种路径是唯一的路径吗?还是存在其他的可能但我们还没有找到(指建立一个类似于西方这样的开放自由社会的路径)?

@影人 #119182 不是唯一的路径。宇宙中也可以存在很多个类地行星。但是要产生生命还是很苛刻的。

@影人 #119182

我认为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特殊性的。

比如爱尔兰,现在也是西方民主国家。但是在几世纪前西方征服东方的时候,顺手也欺负了家门口的爱尔兰。爱尔兰在20世纪以前,不仅没有参与大航海时代的荣耀,甚至还背上了几百年的殖民地被侵略历史。

所以,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独特的原因,都要单独拿来看。

@natasha #119229 爱尔兰人和波兰人一样,都是欧洲内部殖民的受害者,但是不管是爱尔兰人还是波兰人,还是可以大量移民美国加拿大等地的

@消极 #119237

波兰并无一般意义上的被殖民史。再者,殖民也不分内部外部。不过这些都跟资本主义无关啦。

我的重点是说每个国家的情况都不一样,都很复杂,不可一概而论。

( 由 作者 12月29日 编辑 )

@natasha #119238 其实十九世纪的欧洲史还真有点“落魄的白人比有色人种强”的味道。

@消极 #119239

没有这回事滴。

如果地球历史在19世纪上半叶停止了,留下的历史就会充满非欧美国家有多牛x的记录。

@natasha #119240 爱尔兰人饿死的时候印度正在起义,中国正在闹太平天国...

刘慈欣 反共复民

是时候贴出一篇老文了:

得不偿失的盛世

1793 年,也就是乾隆五十八年夏天,英国派出的第一个访华使团到达中国。

英国人对这个神秘的国度充满好奇。他们相信,中国就像《马可·波罗游记》中所写的那样,黄金遍地,人人都身穿绫罗绸缎。

然而,一登上中国的土地,他们马上发现了触目惊心的贫困。清王朝雇用了许多老百姓来到英使团的船上,为英国人端茶倒水、扫地做饭。

英国人注意到这些人「都如此消瘦」,「在普通中国人中间,人们很难找到类似英国公民的啤酒肚或英国农夫喜气洋洋的脸」。

这些普通中国人「每次接到我们的残羹剩饭,都要千恩万谢。对我们用过的茶叶,他们总是贪婪地争抢,然后煮水泡着喝」。

使团成员约翰·巴罗在《我看乾隆盛世》中说:

「不管是在舟山还是在溯白河而上去京城的三天里,没有看到任何人民丰衣足食、农村富饶繁荣的证明……除了村庄周围,难得有树,且形状丑陋。

房屋通常都是泥墙平房,茅草盖顶。

偶尔有一幢独立的小楼,但是决无一幢像绅士的府第,或者称得上舒适的农舍……不管是房屋还是河道,都不能跟雷德里夫和瓦平(英国泰晤士河边的两个城镇)两岸的相提并论。事实上,触目所及无非是贫困落后的景象。」

毫无疑问,乾隆皇帝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皇帝之一。有的评论者甚至还去掉「之一」二字。

确实,乾隆统治下的中国,纵向比,是中国几千年历史中人口最多、国力最盛的时期。

横向比,是当时世界上最强大、最富庶的国家。何以我们五千年文化得出的这个集大成的盛世在英国人眼中如此黯淡?

原因是,乾隆时代中国人和欧洲人的生活水平差距实在太大了。

14 世纪,欧洲人并不比中国人富裕多少。他们的食物中肉食比重并不算高,一大块面包加一碗浓汤就已经让辛苦了一天的英国农夫心满意足。

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欧洲人的生活水平不断提升。

18 世纪工业革命前期,英国汉普郡农场的一个普通雇工,一日三餐的食谱如下:

早餐是牛奶、面包和前一天剩下的咸猪肉;

午饭是面包、奶酪、少量的啤酒、腌猪肉、马铃薯、白菜或萝卜;

晚饭是面包和奶酪。

星期天,可以吃上鲜猪肉。

工业革命后,英国人的生活水平更是蒸蒸日上。

1808 年,英国普通农民家庭的消费清单上还要加上 2.3 加仑脱脂牛奶、1 磅奶酪、17 品脱淡啤酒、黄油和糖各半磅,还有 1 英两茶。

而乾隆年间的中国人吃的是什么呢?

几千年来,中国农民的主要食物一直是粗粮和青菜,肉、蛋、奶都少得可怜,通常情况下,在春荒之际,还要采摘野菜才能度日。乾隆时代,民众吃糠咽菜的记载比比皆是。

据《18 世纪的中国与世界·农民卷》介绍,普通英国农户一年消费后,可剩余 11 镑,约合 33~44 两白银。

而一个中等中国农户一年全部收入不过 32 两,而年支出为 35 两,也就是说,辛苦一年,还要负债 3 两,才能过活。

所以一旦遇到饥荒,普通人家会立刻破产,卖儿卖女的情况十分普遍。

乾隆盛世的贫困,不仅仅体现在物质上,更主要的是体现在精神上。

到达浙江沿海后,因为不熟悉中国航线,英国人请求当地总兵帮他们找一个领航员。总兵痛快地答应了。

英国人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一幕。总兵的办法是派出士兵,把所有从海路去过天津的百姓都找来。

使团成员巴罗说:

「他们派出的兵丁很快就带回了一群人。他们是我平生所见神情最悲惨的家伙了,一个个双膝跪地,接受询问……

他们徒劳地哀告道,离家远行会坏了他们的生意,给妻子儿女和家庭带来痛苦。

总兵不为所动,命令他们一小时后准备妥当。」

这一幕在欧洲是不可想象的。

英国人说:

「总兵的专断反映了该朝廷的法制或给予百姓的保护都不怎么美妙。

迫使一个诚实而勤劳的公民、事业有成的商人抛家离子,从事于己有害无益的劳役,是不公正和暴虐的行为。」

这仅仅是英国人一连串吃惊的开始,比这更让他们震惊的事还在后面。

在船只行驶于内河时,英国人注意到,官员们强征大批百姓来拉纤,拉一天「约有六便士的工资」,但是不给回家的路费。这显然是不合算的,许多人并不想要这份工资,不断有逃亡的情况发生。

「为了找到替手,官员们派手下的兵丁去附近的村庄,出其不意地把一些村民从床上拉起来加入民夫队。

兵丁鞭打试图逃跑或以年老体弱为由要求免役的民夫的事,几乎没有一夜不发生。看到他们当中一些人的悲惨状况,真令人痛苦。

他们明显地缺衣少食,瘦弱不堪……他们总是被兵丁或什么小官吏的随从监督着。

监工们手中的长鞭会毫不犹豫地抽向他们的身子,仿佛他们就是一队马匹似的。」

乾隆盛世的秩序原来是这样建立起来的。

而同时代的欧洲,人权观念已经深入人心。一个人不管地位多高,都不能任意将另一个人置于脚下。

乾隆盛世的出现,有赖于乾隆皇帝最大限度地调动了传统人治明君的所有技术资源。

如果这一盛世出现在汉朝或者唐朝,当然无愧于「伟大」二字。

然而不幸的是,在乾隆出生约二百年以前的 1522 年,麦哲伦就已经完成了环球航行。

接着,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相继来到中国南面的海域,全球化进程从此开始。任何国家想永远闭关自守,已经不可能。

而乾隆所处的 18 世纪,更是人类历史伟大的转折点。在这以前,人类进步的脚步一直是迟缓的。

而从这个世纪起,历史开始跑步前进。

戴逸先生在他的《论乾隆》文中说:「乾隆在位六十年,正好是英国经历了产业革命的全过程。」

戴逸先生又在他的著作《18 世纪的中国与世界》一书中提及:「在此之前……地球的底层蕴含着庞大的资源和能量,人们一直在探求而少收获。

18 世纪,一下子得到了打开宝库的钥匙,新的生产力像蛰伏地下的泉水,突然地喷涌迸射出来。工农业产值几百倍、成千倍的增加,物质财富滚滚而来,源源不绝。」

而这个世纪政治文明的进步并不慢于物质文明。

乾隆十三年(1748 年),孟德斯鸠发表了名著《论法的精神》。

乾隆四十一年(1776 年),美国宣布独立。

乾隆五十四年(1789 年),法国爆发资产阶级大革命,提出了「主权在民原则」。

乾隆皇帝退位后的第二年(1795 年),华盛顿宣布拒绝担任第三任总统,完善了美国的民主政体。

18 世纪,世界文明大潮的主流是通过立宪制和代议制「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化,把他们关到法律的笼子里」。

而在地球的另一端,乾隆皇帝却在做着相反的事情。

虽然乾隆的爷爷康熙皇帝已经知道地球是圆的,知道世界上有五大洲,知道有人环绕航行过整个地球。

虽然乾隆年间西方传教士已经向他介绍了日心说,虽然英国使团给他带来了天体运行仪、地球仪、赫歇耳望远镜、帕克透镜、巨型战舰「君王」号舰艇模型,甚至还有热气球和复滑车表演,但他对世界大势的变化没有丝毫敏感。

他视民间社会的活力和自发精神为大清江山永固的最大敌人,积六十余年努力,完成了中国历史上最缜密、最完善、最牢固的专制统治,把民众关进了更严密的专制统治的笼子里。

大清社会各个层面都处于他的强力控制之下:

他通过胡萝卜加大棒的手段,杜绝了皇族、外戚干政的可能,使他们只能老老实实地安享俸禄,不敢乱说乱动一下。

他以高明的权术和超常的政治恐怖把大臣们牢牢控制在自己的股掌之间,以确保君主的意志在任何时候、任何领域都畅通无阻。

对敢于反抗的「刁民」,他的态度是一味镇压。在他眼中,皇帝、官员和百姓,是父亲、儿子和孙子的关系。不管父亲如何虐待儿子,儿子也不许有丝毫反抗。

因此,老百姓无论被贪官污吏如何压榨剥削,走投无路,也只能听天由命,不得「越级上访」。

对于群众聚众抗议,维护自己的权利,他总是视如大敌,一再强调要「严加处置」,甚至「不分首从,即行正法」。

对于知识分子,他更如临大敌。他以超级恐怖的手段,扫除一切可能危及统治的思想萌芽。

乾隆年间仅大的文字狱就出现了一百三十件。

三十余年的文字狱运动,如同把整个社会放入一个高压锅里进行灭菌处理,完成了从外到里的全面清洁,消灭了一切异端思想萌芽,打造了一个他自认为万代无虞的铁打江山。

因此,乾隆盛世是逆人类文明主流的产物。

乾隆盛世的功绩是创造了空前的政治稳定,养活了数量空前的人口,奠定了中国今天的版图。

然而乾隆时代给中华民族精神上造成的永久性创伤,远大于这一时的成就。

横向对比 18 世纪世界文明的发展,乾隆时代是一个只有生存权没有发展权的盛世。

纵向对比中国历史,乾隆时代也是中国历史上民众权利被剥夺得最干净、意志被压制得最靡弱的时代。

乾隆盛世是一个饥饿的盛世、恐怖的盛世、僵化的盛世,是基于少数统治者利益最大化而设计出来的盛世。

乾隆时代的中国人,是「做稳了的奴隶」,只许有胃肠,不许有头脑。只有这样,大清江山才能亿万斯年。

乾隆的「盛世监狱」精心塑造出来的国民,固然是驯服、听话、忍耐力极强,却无法挺起腰板,擦亮眼睛,迎接扑面而来的世界大潮。

英国人在世界上其他地方也接触过中国人。

在菲律宾群岛、巴达维亚(今雅加达)、槟榔屿,「和其他我们东印度公司属地」,中国移民的「诚实跟他们的温顺和勤奋一样出色……在那些地方,他们的发明创造和聪敏似乎也跟学习模仿的精确一样出色」。

然而来到中国,他们却发现生活在自己国家里的中国人远没有海外中国人那样活泼自然,也缺乏创造力。

他们比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人更胆小,也普遍缺乏自尊心,自私、冷漠、对公众事务漠不关心。

使团的船经过运河时,一伙看热闹的人压翻了河中的一艘小船,许多人掉进河中。

巴罗说:

「虽然这一带有不少船只在行驶,却没有一艘船前去救援在河里挣扎的人……劝说我们船上的人开过去援救也得不到响应。

不错,我们当时船速是 1 小时 7 英里,这居然就成了他们不肯停船的理由。我确信这些不幸的家伙中有几个一定是丧命了。」

英国人分析说,这种畸形的民族性格是中国统治者精心塑造的结果:

「就现政权(清廷)而言,有充足的证据表明,其高压手段完全驯服了这个民族,并按自己的模式塑造了这个民族的性格。

他们的道德观念和行为完全由朝廷的意识形态所左右,几乎完全处在朝廷的控制之下。」

马戛尔尼对中国政权的结论更广为人知:

这个政府正如它目前的存在状况,严格地说是一小撮鞑靼人对亿万汉人的专制统治。

这种专制统治有着灾难性的影响。

「自从北方或满洲鞑靼征服以来,至少在过去的一百年里没有改善,没有前进,或者更确切地说反而倒退了;当我们每天都在艺术和科学领域前进时,他们实际上正在成为半野蛮人。」

虽然登峰造极,但乾隆的统治并没有任何新意。乾隆盛世不过是文景之治、贞观之治和开元盛世的大总结和大重复。

不幸的是,这个盛世出现在不应该出现的时候,因此其成就如烛火遇到了太阳,一下子暗淡无光。

面对几千年未有之世界大变局,如果专制统治不那么密不透风,中国社会不那么铁板一块,西方涌来的文明新潮就有可能自然地浸润这片古老的土地。

可惜,中国恰逢了一个执政能力空前提高的「盛世」。

以乾隆为代表的专制精神造成的中华民族精神上的孱弱、保守、僵化,不但是鸦片战争中中国失败的原因,更是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在现代化道路上走得如此跌跌撞撞、艰难曲折的原因之一。

然而,在乾隆死去两百多年后,仍然有许多人坚定地认为,只有乾隆的风格和方法才适合这片独特的土地。

只有透彻了解了乾隆时代的另一面,对这个时代的得与失进行一个全面准确的评估,我们这个民族才算没有白白经历「乾隆盛世」。

出处:知乎专栏《饥饿的盛世》,作者:张宏杰,清华大学历史系博士后、百家讲坛知名嘉宾、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 由 作者 1月1日 编辑 )

9-C37-E7-D1-195-D-4-F44-AB97-53-EB9821-C3-CD
forum image upload

18世纪的满清,各个方面都跟现在的中共国一模一样。这样的国家,怎么可能发展出成熟的资本主义?

@刘慈欣 #119485

首先要了解18世纪的全球史,然后才能评判。

18世纪的欧洲各个方面还不如清朝呢,怎么就发展出资本主义了。避免情绪化表达,深入地学习和研究,才能找到尽可能接近的答案。

@natasha #119605 看我上一个回复里贴出的文章,那篇文章的作者是国内这方面的专家。

@刘慈欣 #119654

张宏杰这个人我听说过,尽管这段文字是面对大众读者写的,但是我怎么觉得你是在黑他呢?

这段话满满都是槽点啊!

首先,说那段有关家庭收入的吧。我对这个数据的可靠性表示怀疑。中国那么大,怎么得出一个中等农户的收入值呢?大江南北都算进去了吗?

其次,有关食品营养,已经有学者提出过质疑 (不是对针对他,而是针对这种研究方式),欧洲和亚洲的饮食结构不同,不能就某些指标进行直接对比,比如肉类摄入或维生素摄入。再者,说到欧洲就具体到某某年英国某个郡的农民,说到中国就“几千年来农民的饮食”。汉朝农民吃的东西和18世纪英国农民吃的东西能比吗?

再次,“以乾隆为代表的专制精神造成的中华民族精神上的孱弱、保守、僵化”,拜托,这种观点太老化了。历史研究的观点差不多每10年就有一次更新,这种文章太跟不上思想潮流了。我查了一下,张宏杰这本书是2012年出版的,但怎么就跟一个老气横秋的小孩一样,未老先衰。

彭慕兰的大分流,出版年代其实比张宏杰的这本书还早,但是恰恰挑战了传统的看法,到今天都是清史研究中富有争议的思路。

@natasha #119664 看了你的发言,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品韭一群人会希望日本占领中国了。

轻音部

https://zh.m.wikipedia.org/zh-cn/18世纪

社会与经济 英国推行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工业革命开始。 清朝采取限制出海,限制开矿的闭关政策。中国工商业严重倒退。 清朝康熙末年,推行摊丁入亩政策,废除人头税,导致中国人口迅速增加。

宗教与哲学 启蒙运动。 清雍正、乾隆朝大兴文字狱。

什么?十三殖民地居然独立?英属孟加拉居然出现饥荒?果然欧罗巴诸国不过如此,远不及我满洲皇帝管理殖民地水平,更不及我满皇对待两脚羊好

个性抬头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一个人绝对不可在遇到危险的威胁时,背过身去试图逃避。若是这样做,只会使危险加倍。但是如果立即面对它毫不退缩,危险便会减半。 ——温斯顿·丘吉尔(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