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报】武汉疫情公民记者张展被判刑4年 司法实践

没有人敢面对现实,都像鸵鸟,把头深深地埋入沙子堆。越深就越能感受岁月静好。然而捕猎者就在上方。

过去三十年,我看见这个世界属于恶者。投机者、无法无天者。而不属于善者,哪怕是对恶的怀疑都会被恶迅速吞噬。没有人能对别人说,追求真理吧!这等于让别人承受肉体的痛苦。但这不是人们应该说的吗?当然应该寻求真理,不计成本地寻求。真理一直是这个世界最昂贵的东西,它就是我们的生命。

——张展《保存自己,群体的荒谬,何处是终点》

她逆行至武汉,吃了一个月的方便面,在惊魂未定的城中行走,全然不顾个人安危。她就是鲁迅笔下的那个狂人,或者,19世纪欧洲的那种漫游者。体会着破碎的生活和灵魂的挣扎,在自由、个人和社会的冲突之间穿行,与现实规则、与各种华丽光鲜的舆论倡导格格不入;奔走,跌倒,冲撞栅栏,被骂作“泼妇”。好吧,她真是专横权力之下的泼妇——她泼,因为她刚直不阿。然而,她的泼,只是自我牺牲的执著。她的质疑、她对一个理想世界的热烈向往,无一不是以牺牲为代价,无一不是拼将性命,挥洒出一个自由奔放的主体人格。——《疫情时代的狂人日记——关于张展》

关注张展:zhangzhan.org

关于张展的六分钟短片
去YouTube上播放


https://www.nytimes.com/2020/12/25/world/asia/china-coronavirus-citizen-journalist.html

在封锁期间从武汉报道冠状病毒的张展,下周将面临审判,这是疫情中已知的第一起公民记者案件。

By Vivian Wang

Published Dec. 25, 2020Updated Dec. 27, 2020, 4:34 a.m. ET

DeepL友情翻译


2月下旬,武汉黄鹤楼附近的一条小巷里的人们。张展是记者,专业人士和业余人士的一部分,他们在疫情开始时前往武汉。 Reuters

在一个视频中,在武汉封锁期间,她拍摄了一个医院走廊,两边是滚动的病床,病人被连接到蓝色的氧气罐。在另一段视频中,她将镜头移向一个社区卫生中心,注意到一名男子说他被收取了冠状病毒检测费用,尽管居民认为检测是免费的。

当时,37岁的前律师张展变成了公民记者,她体现了中国人民对不加过滤的疫情信息的渴望。现在,她已经成为政府努力否认其在危机中的早期失误,转而宣传胜利的说法的一个象征。

张展在发了几个月的帖子后,于5月突然停止发帖。警方后来透露,她已被逮捕,被控散布谎言。周一,她将出庭受审,这是中国冠状病毒危机记录者的首次公开审判。

张展在狱中继续向当局提出质疑。据张展的律师说,她被捕后不久就开始绝食。律师们说,她已经变得憔悴和无精打采,但她拒绝进食,律师们认为,她的绝食是她对不公正拘留的抗议。

"她说她拒绝参加审判。她说这是一种侮辱。"12月中旬,律师之一任全牛在上海探望张展后说,她被关押在上海。

对张展的起诉是中共持续开展的运动的一部分,目的是将中国对疫情的处理重塑为政府一系列明智、胜利的举措。指责官员早期失误的批评者被警方逮捕、审查或威胁;在张展之前,还有三名公民记者在武汉失踪,但其余人都没有受到公开指控。

张展在她于YouTube上发布的酒店房间的视频中。她在她的视频中分享的关于流行病的未经过滤的信息违背了政府的胜利叙述。 via Youtube

检察官指控张展"寻衅滋事"——这是政府批评者经常被指控的罪名--并建议判处4至5年监禁。

"她很震惊。"任先生说。"她没想到会这么重。"

张展是1月下旬实行封锁后涌向武汉的大批记者、专业人士和业余人士之一。当局当时正忙于设法处理暴发的混乱局面,中国严格的新闻审查制度一度出现松动。记者们抓住这个窗口,分享居民对恐怖和愤怒的原始描述。

在最初的几个星期里,张展走访了一家火葬场、一条拥挤的医院走廊和这座城市荒芜的火车站。3月7日,当武汉的共产党高官说,居民应该接受"感恩教育",以感谢政府的抗疫努力时,张展走过街道,询问路人是否感到感恩。

"感恩是你能教的吗?如果可以,那一定是假感恩。"事后她对着镜头说。"我们是成年人。我们不需要被教。"

张展的视频往往是摇摇晃晃的,没有经过剪辑,有时只有几秒钟。这些视频经常显示出在党的严密控制下,中国独立报道所面临的挑战。许多居民不理睬张展,或者让她离开。如果他们说话,也会让她把镜头对准他们的脚。

1月25日,在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一名身穿防护服的医务人员在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工作。Hector Retamal/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虽然她将一些视频和文章发布到微信上,微信是中国流行的信息服务,但她说她经常在该平台上遇到审查。她主要依靠YouTube和Twitter,这两个平台在中国被封锁,但可以通过虚拟专用网络(VPN)访问。

从上海来到武汉之前,张展从来没有当过公民记者,她的朋友李大伟说,张展在报道时经常和她交换信息。但他说,她很固执,也很理想化,以至于有时难以理解。

张展似乎知道自己行动的风险。在她2月7日的第一段视频中,她提到另一名公民记者陈秋实刚刚失踪,另一名公民记者方斌被监视。她还说,吹哨的医生已经被噤声。

"但作为一个关心这个国家真相的人,我们不得不说,如果我们只是沉浸在悲伤中,而不去做一些事情来改变这个现实,那么我们的情绪是廉价的。"张展说。

没过多久,方先生就失踪了。另一位前往武汉的公民记者李泽华也失踪了。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最近下令官员 "加强舆论引导",数百名国家媒体记者被派往武汉。

镇压的范围还扩大到那些试图以不太直接的方式记录危机的人。4月,3名志愿者在网上建立了一个关于该流行病的经审查的新闻文章档案,但却失踪了;据其家人说,其中两人后来被指控寻衅滋事,但对他们的审判还没有开始。

2月,另一名中国公民记者陈秋实在武汉一家临时医院前的视频中。via Associated Press

尽管受到审查,张展继续在武汉活动了几个星期,部分原因可能是她没有吸引到大量的粉丝。她的一些视频在YouTube上仅被浏览了几百次。

她的朋友李先生警告说,当局最终会失去耐心,尤其是张展越来越大胆。有一次,她到派出所询问失踪的公民记者的情况。

"她相信我,但她还是不肯罢休。"李先生回忆说。"她说,'我在武汉的工作还没有结束'。"

李先生说,5月中旬,张展突然不再回应。他后来得知,她已被逮捕并被带到上海。纽约时报审阅的起诉书指控张展"编造谎言,散布虚假信息"。起诉书还指出,她曾接受自由亚洲电台和大纪元时报等"外国媒体"的采访。

据张展的律师说,张展被捕后不久就开始绝食。其微信账号上的一篇帖子显示,其中一位律师张科科在本月早些时候去监狱探望她时,看到她的双手被绑上了束缚物。张先生写道,张展解释说,看守定期插入喂食管,并将她的双手捆绑起来,使她无法拔出。(The two Zhangs are not related.)。

张先生继续说,张展说她觉得头晕、胃痛。作为基督徒,她希望自己有一本圣经,并向他引用了哥林多前书中的一句话。"上帝是忠诚的,他不会让你们受到超过你们能力的诱惑。(God is faithful, who will not suffer you to be tempted above that ye are able.)"

1月24日,警察和保安站在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外。当局正专心致志地试图管理疫情的混乱,中国严格的审查制度在短时间内有所松动。Hector Retamal/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随后分别探望的张科科和任全牛都恳求张展吃饭。但她拒绝了,任先生说。

"她比视频和照片里苍白多了--死气沉沉的。"任先生说,张展似乎已经老了几十年。"真的很难相信她和你在网上看到的是同一个人。"

中国的法院系统是出了名的不透明,敏感案件经常闭门审理。据政府统计,2019年,中国法院的定罪率为99.9%。任先生说,张展的律师最近请求对张展的审判进行直播,以确保透明度,但他们没有得到回音。

其他失踪的公民记者中,只有李泽华一人公开露面。在4月份的一段YouTube视频中,他说自己被强制隔离,但没有被起诉。另一位陈秋实据说和家人在一起,但没有公开说话;朋友说他被监视。目前还没有方斌的消息。

在她自己被捕前的第二到最后一段视频中,张展走在最近报道过案件的街区的一条街道上。当她拍摄那些关门的店铺时,一名身穿印有 "执勤 "字样的霓虹灯背心的男子与她对峙,问她住在哪里,是否是记者。当张展回绝他时,他吼道:"如果你把这个发到网上,你要承担责任。"

"我对我的一切行为负责。"张展吼着回道。"你作为执法者,也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 由 作者 12月28日 编辑 )
9
12月27日 320 次浏览
18个评论

領導聲威掃地﹣政府誠信喪失﹣經済陷入困境﹣糧食凸現危機﹣歐米謀劃戰爭﹣臺灣趁機獨立﹣憐國蠢蠢欲動﹣國外四面楚歌﹦不莭支減稅增加福利休養生息﹣討好人民凝聚人心一致對外﹣反坐在火山口上肆意點火﹣抓捕異見人士激起民憤﹣眞要不負加速師之稱號﹣加速亡党亡國的莭奏麼
良知無罪 釋放張展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0/dec/28/wuhan-citizen-journalist-jailed-for-four-years-in-chinas-christmas-crackdown

原文标题:Wuhan Covid citizen journalist jailed for four years in China crackdown

翻译:DeepL

Helen Davidson in Taipei

Mon 28 Dec 2020 05.07 GMT

对10名涉嫌企图逃往台湾而在中国大陆被拘留的香港人的起诉也于周一开始。

在中国公民记者张展受审的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外,警察试图阻止记者录制镜头 Leo Ramirez/AFP/Getty Images

37岁的前律师和公民记者张展5月在武汉报道时被捕,已被判处4年监禁。

张展被捕的原因是 "寻衅滋事"--这种指控通常是针对持不同政见者、活动人士和记者的--她在武汉封锁期间的视频和博客报道。上个月,她被指控传播虚假信息。

周一下午,就在审判开始几个小时后,张的律师说,她已被判处4年监禁。

对10名因涉嫌企图逃往台湾而在中国大陆被拘留的香港人的起诉也于周一开始,这场打压显然是与圣诞节期间同步进行的,以避免西方的审察。

上周公布的起诉书称,张展 "通过微信、推特、YouTube等互联网媒体,通过文字、视频等方式发送虚假信息"。

"她还接受了海外媒体自由亚洲电台和大纪元的采访,恶意炒作武汉 covid-19疫情,"它说。建议判处四至五年的刑期。

庭审结束后,张展的律师张科科表示,张展是坐着轮椅出庭的,宣判时她的母亲哭了起来。

张科科说,张展在本月初绝食后,一直被24小时约束,用管子强行喂食。张科科在圣诞节当天再次去探望,并在博客中说,他的当事人已经瘦了15到20公斤,头发也被剪短了。

"她感觉心理很疲惫,好像每天都是一种煎熬。"

当地媒体报道说,周一,上海浦东法院外警力密集,在张展到达时,将记者和观察员推离了入口。据报道,现场的支持者中有外国外交官。

张展否认了这些指控,并表示她所有关于疫情应对的报道都是基于当地人的第一手资料。她的视频报道经常对保密和审查制度提出批评。

"普通人在微信中随便说点什么,可能会被传唤和训话,"她在一篇报道中说。"因为一切都是秘密的,这就是这个国家现在面临的问题。"

在其他报道中,她指责当局侵犯了人们的基本权利,并呼吁释放其他因在武汉报道而被捕的公民记者。

在武汉至少有六七名公民记者成为目标,其中方斌于2月被捕,但他的拘留地点仍是秘密。陈玫和蔡伟因存档审查疫情信息于4月被捕,正在北京候审。陈秋实2月在武汉被拘留,在严密监视下被释放回父母家。

同样在周一,10名香港人也开始受审,他们涉嫌在8月试图乘船到达台湾后被拘留。该团伙被控组织或参与非法越境。另外两名成员是未成年人,将择日受审。

家属们说,他们周五才被告知审判的消息,来不及前往深圳,也来不及完成隔离,无法参加。他们说,这次审判没有进行广播,媒体似乎也无法进入法庭,使审判变成了事实上的秘密审判。自被捕以来,被拘留者几乎完全被阻断了与家人的联系,并被禁止见选定的律师。

他们周一在一份声明中说:"通过秘密举行对12人的审判,禁止媒体和家属参加,中国当局无视基本人权,违背了他们一直提倡的'阳光司法'原则"。

香港电台从深圳发来的报道说,法院官员说,审判是向公众开放的,但所有的座位已经被预订。一直在帮助这些家庭的前香港立法会议员朱海迪告诉电台,预计10名被告都会认罪。

在审判前,美国国务院呼吁释放这批人,一名官员说,他们唯一的 "所谓罪行 "是 "逃离暴政"。

中国臭名昭著的不透明司法系统的定罪率约为99%,而且经常看到被告得不到充分的法律援助。香港12人和张展在最后一刻的审判是在中国当局的一连串活动中进行的,中国当局有利用假日期间(当时许多西方政府和非政府组织都在圣诞节休息)进行审判和逮捕的历史。

仅在12月,当局就以未指明的国家安全指控逮捕了彭博社记者范若伊;人权活动人士欧彪峰,因为他公开了一名活动人士被送进精神病院的案例;以及纪录片记者杜斌。欧和杜都因 "寻衅滋事 "被捕。

据报道,当局还推迟了对澳大利亚作家杨恒均的审判,杨恒均被控犯有间谍罪,据称在被拘留的两年时间里遭受了酷刑。周日,一家法院拒绝审理对人权律师余文生四年刑期的上诉,余文生公开呼吁进行包括多候选人选举在内的宪法改革。

"一连串拘留那些敢于发声的人,只会进一步阻碍有关中国局势的信息流通,"人权观察研究员王亚秋说。"世界各国政府应向北京施压,要求其立即释放被错误拘留的记者和活动人士。"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能判刑就算成功了,最怕就是不判刑扔黑牢

无论疫情最后结果如何,都极大削弱了中共在人们心中的公信力。

愿张展,不要受到无端迫害

喊有甚麼用﹣誰也救不了他﹣不如停止絕食﹣好好活着

( 由 作者 12月30日 编辑 )

@來者 #119079 不喊的话,直接乱棍打死,扔到垃圾堆里

有名的人中共不太敢杀。

@我的随想 #119070 只要中共守住枪杆子和钱袋子,笔杆子不在话下,广大中国人民也会继续沉睡。

爱狗却养猫 葛粉芥蓝萝卜糕,莲子豆腐拌甘草。美人赠我蒙汗药,何以报之?喵喵喵!

@消极 #119124 监狱肯定比看守所好,喊出来比默默无闻好。

P.S. 消极兄说的很多道理,虽然消极,但都是对的。不过,如果世界只有行为主义的可预测直线,没有离群值和意外,则历史大概永远只能是循环,循环到死也不会有任何真正的进步。

随便感叹几句,望勿介意。

@爱狗却养猫 #119129 这没有办法,我不是王炳章,我也不会建议或者支持网友去当王炳章。有人愿意鸡蛋碰石头,那我也只能表示爱莫能助。顶多说能减少一点痛苦咯。

別以爲强權不可撼動﹣權力是獨裁者的毒藥﹣越集權越難容忍批評無法糾錯﹣越獨断越昏招頻出加速崩潰﹣越任親越弱智低能胡作非爲﹣越自負越脫離主流內外交困﹦霸權欺陵到処樹敵﹣黨內反對﹣人民反對﹣外國反對﹣人人喊打四面楚歌﹦霸氣打壓清洗異己﹣官員不敢作爲﹣文人不敢發聲﹣百姓不敢妄議﹣商人不敢投資﹣經濟外交全面窒息﹦天無絕民之路﹣强大就是弱小﹣物極必反﹣自取滅亡

@消极 #119132 没法减少什么痛苦。从当事人角度来讲,只能说是求仁得仁;从旁观者来说,“爱莫能助”而非落井下石即是仁至义尽。我之前的意思主要是说,有些看似“没用”的事情其实不一定“没用”。

董瑤瓊潑墨﹣屠夫吳举牌﹣都如飛蛾撲火﹣敬佩他們的勇氣﹣但是不會這麼做﹣獻身引爆民衆怒火﹣他們都是民間英雄

@爱狗却养猫 #119135 肯定是有用的,可是我不想被用啊。

@消极 #119137 :)

@消极 #119137 兄台与我看法着实相似。和土共硬耗不值得。时局不到 和社会,经济,人性规律硬耗更无所获。理想至天真,得到的就只有所谓高贵的墓志铭,扫墓人都不会有几个。对重视的人说你在做的不值得,却反感马后炮的旁观者说这不值得。

@來者 #119133 没错,强权不可能永远屹立不倒,但不值得与之硬耗。最重要的还是普及各类思想,要让人们相信民主体制可以让人们过上比现在更好的日子。

普及翻墙手段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成天呆在墙内听各种“党的喉舌”无孔不入的灌输,人也难以相信突然到来的新思想。翻墙后在网络上见解各种不同的思想,然后再让他们在墙内感受网络审查的威力。此时宣传民主,人们也就容易接受得多。

@消极 #119124 现在我对墙内的朋友,都尽量介绍翻墙的手段,虽然还有人在用老王之类的钓鱼vpn,但至少也打开了获得不同信息的窗口。能介绍一人是一人,总比什么都不做好。

反共要求民主是另一個極端

( 由 作者 12月30日 编辑 )

陈秋实凶多吉少了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Nothing happens until something moves. ——Albert Einste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