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时间点之前离开中国不算迟? 问答

首先我是一位大一新生,在某重要城市的重点大学读书。

最近国内形势越来越紧张,且越来越不正常。这次圣诞节,墙内的风声就非常不对劲。

这几年尤其是今年的舆论风向,让我真的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网上网民的疯狂且不说,周边的人也愈发恐怖, 反对文化多元、党同伐异、民族主义,实在不能不让我产生不好的联想。

我想起了弗洛伊德和茨威格。1933年初,纳粹德国在国内将弗洛伊德的书列为禁书,但这个时候弗洛伊德没有逃走,而是留在了奥地利。爱因斯坦身在美国,已经预感到了局势的走向,不久就宣布放弃德国国籍。5年后,弗洛伊德所在的奥地利被纳粹德国吞并,他的女儿受到了迫害。直到此时,弗洛伊德尚不情愿离开纳粹阴影所及之地。朋友告诉他,不是他离开了奥地利,而是奥地利离开了他。他终于下定决心离开,但已是困难重重。纳粹的爪牙已经遍布奥地利的各个交通枢纽。最终在国际社会的干预下,受尽屈辱与折磨的弗洛伊德终于逃离了奥地利,时间为1938年6月4日。

茨威格1934年离开奥地利,来到英国,先住在伦敦,后移居巴斯。1940年,纳粹德国计划入侵英国,并对英国的一系列人士拉清单,其中就有茨威格的名字和他的住址。同年,茨威格和他的第二任妻子移居美国。8月22日,复移至南美巴西里约热内卢附近的彼得罗波利斯。

我本人爱好中国古典文学、中国历史等领域,原本的目标是在国内当教授。但是这两年——尤其是今年——民粹主义甚嚣尘上,而且在主流媒体的推波助澜下愈演愈烈。舆论对知识分子的仇视也达到了无可复加的地步。这使我大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而且我愈来愈坚信这种预感的正确性。我今年就下定决心,以后走国外学术路线,出国当汉学教授。因为我自小就对这个领域有浓厚的兴趣,也一直以来都在钻研,也经常被周边的同好与老师目为“千里驹”之属。进入学术圈并取得成果这件事本身对我来说不是问题,现在重点就是什么时间节点之前离开中国不算太迟。

现在是2020年,我大学一年级。我最早应该是研究生的时候出国,大概是20年代的后半期。我最担心的就是那时候会不会太晚,因为我是波普尔的信徒,对未来的预测持悲观态度。我认为我很难预测后面究竟会发生什么。

其实我现在心情很低落,虽然我很被身边同学尊重,他们都认为我博学多识,常以尊称称呼我。我不禁想起茨威格晚年作品《昨日的世界》里的一句话:

纵使我们今天怀着惘然若失、一筹莫展的心情,像半个瞎子似的在恐怖的深渊中摸索,但我依然从这个深渊里不断仰望曾经照耀过我童年的昔日星辰。

我其实非常眷恋我的故土,我爱着我所攀登过的每一座山、盘桓过的每一条河。但我知道这种留恋会置我于死地。我不得不用贾谊祭吊屈原的那句话安慰自己:「历九州而相其君兮,何必怀此都也?」当我做下这一决定的那一刻,我就对自己说:「等到天亮的那一天,我一定第一时间回来。」我不知道我能不能等到那一天。

( 由 作者 12月25日 编辑 )
7
12月25日 504 次浏览
18个回答
温和改革派

现在越早越好,欧美不一定更好,但是却有很高的稳定性,法治社会不一定发展潜力比中国更好,但是确一定不会走向疯狂的民族主义道路,中国人治社会,不稳定性太多了,习近平轻描淡写的一句无关紧要的话,都可能上行下效,带来全民疯狂的民族主义,李嘉诚的一句话送给你,永远不要赚最后一块钱

我作为左派,包括自身的成长环境,其实本身对祖国中国是基本没有感情的,我认为公民和国家应该维持在一个互相尊重的前提下,那里给了我保护和尊重,哪里就可以是祖国,而不是靠着所谓的爱国主义绑定,我愿意保护一个国家,那是因为他把我当公民看,给我人权,用法律保护我的一切,如果一个国家做不到这些,我为什么要爱这个虚构的政治概念呢

一个在2000年中国正在蒸蒸日上时期就选择了出走移民的人告诉,你走了之后,必定会从原来的后悔离开到后来庆幸自己选择了成为一个真正的人而开心

( 由 作者 12月25日 编辑 )
rebecca 我不是品葱的神,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

圣诞节这事不是第一次了,阿姨跟你这么大的时候,中国也闹过这事。南北战争多少年了,现在美国很多白人包括警察仍然歧视黑人,这丝毫不影响美国作为灯塔国的地位。

至于民粹对知识分子混饭姿势的影响,本来阿姨忍不住要劝你转计算机,但是仔细想想如果各位都跑去学计算机了,谁留下来陪阿姨聊天呢,干脆作罢。

图书馆革命
libgen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在中国,对于一个热爱故土又追求自由的人来说,精神上的苦闷是不可避免的。但对于知识分子来说,总还有自己的精神家园。这种不时的孤独是会带来深深的失落感,希望2047能成为你的精神角落,毕竟我们都在对抗相同的命运。

推荐这篇文章:纳博科夫、米沃什、布罗茨基:流亡中的疏离幻象

就像米沃什在布罗茨基逝世后,他对布罗茨基处世态度的评价那样:“他对世界的态度是一种疏离状态。”这种疏离的态度,在布罗茨基看来,正是他孜孜以求的“个人主义的精神”:“对于一个有个性的人,对于一个终生视这种个性高于任何社会角色的人来说,对于一个在这种偏好中走得过远的人来说――其中包括远离祖国,因为做一个民主制度中的最后的失败者,也胜似做专制制度中的殉道者或者大文豪。”他一直注重对个人价值的捍卫,对个人独特的尊崇,桑塔格曾对此说道:“你找到它,你便再也不能听任自己跟从你的个人圈子的偏见,或接受流行的陈腔滥调。”

耶渣
Wolfychan 基督徒。披著文科外皮的理科生。

雖然我本身拒絕認同自己是中國人,可是我都願意這樣說:

如果你現在有能力走,在外國又能為解放你心愛卻受盡蹂躪的故國做比留在這裡更多的事的話,就走吧。如果你感到那裡有自由,那裡才是你的祖國,那也走吧,因為扭轉中國中央集權的傳統很困難,很困難,而你自己也會痛苦不堪。

如果你留在中國能為中國的自由做更多事,而你又願意付出代價,那就留下吧。只是你的日子會真的很坎坷,而結果說不定會令你大跌眼鏡。

利申:樂於見到中國為了脫離暴政而分崩離柝,但不樂見中國繼續被中共統治下去。

陈士杰 和平理性非暴力

我不知道你上的是什么学校以及什么专业,不过我建议你到加拿大读研究生吧

打台湾之前。

所以有点军队的朋友挺好,听到风吹草动先去国外“旅游”一段时间。

只要还有墙外匿名论坛能允许移民中介自由发声,那么无论什么时候都不算迟。

@愛牛奶盒的人 #118709 收益很直接,出国容易(读得起cs硕士的话),找工作容易,工资高,留下来也容易(当然这几年是越来越难的,但和其他路子相比不要求多“杰出”一样能留下来)去学个基础科学,phd能不能坚持读完先不说,读完了大概率找不到教职,想留下来不比cs硕士容易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愛牛奶盒的人 #118709 全世界计算机都长一个样,学计算机变世界公民

@rebecca #118702 人的问题和制度的问题是不同的两件事,白人其实黑人是人的问题不是制度问题,就好像胖子基本都被歧视,总不见得还要制定法律歧视胖子就要坐牢

跟你一样,我一直是持悲观态度的。

2020年大一,最快能在2023年大四的时候申请到外国的研究生项目

当然是越早越好,,,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宇宙大爆炸了,,,

我觉得吧,与其感怀伤逝,不如客观地研究下,你同专业的师兄师姐们出国深造的可能性是多少,判断下你能否出国读博士。

一致通过
一只雞兒 坚持贯彻主体思想一亿年不动摇

模飞圈啥时候也变得也这么红了...

人文科学类除非毕业后任教不然挺难找到对口的工作,祝好运吧.

自由且迷茫
KingSager 祗园精舍钟声响,诉说世事本无常。沙罗双树花失色,盛者必衰若沧桑

Stay, I Pray You

分享一首我很喜欢的歌,音乐剧Anastasia里女主角一行人离开祖国(革命后的俄国)之际错综复杂的心情,很适合每一个因为各种原因不得不离开故土的人。

派乐迪
愛牛奶盒的人 你們可不能混瑤哦~

@rebecca #118702

瑤瑤不解,爲什麽總喜歡勸人學計算機?

( 由 作者 12月25日 编辑 )
左逼屠宰场
虫文门 拥共屠支
标记为删除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这难道不可怕么?在这里,两个德国总参谋部的工作人员,在谈论怎么谋杀我们的最高指挥官。 ——冯·特里斯科夫(德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