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úsica] Eu e Bossa Nova 音乐

这个标题其实我早就想好了,但是一直没写,一来作为精神美国人,典型的美帝国主义走狗,不愿意给拉美后院的大国吹喇叭。二来本人的审美偏向melancholia,阳光明媚的Ipanema或者Copacabana显然不如阴郁的纽约冬日更符合我的审美偏好。比如Rodgers和Hart的一些作品 ("Spring is Here", "Little Girl Blue","I Didn't Know What Time It Was"),而我的世界观也较为凝重,和热情开朗的拉丁美洲文化并不相容。所以当我发现自己能和Antônio Carlos Jobim和Luis Bonfá等能有共鸣的时候觉得颇为意外。

(申明:本人不会葡萄牙语,所有对葡文材料的阅读理解完全来自英语世界的翻译)

最早听到来自南美的这套音乐,来自Frank Sinatra和Jobim的一张duet专辑 (1967年, 1980年),但是巴西音乐对美国乐坛的影响,得一直上溯到Carmen Miranda(1909-1955),由于二战中巴西站队正确(相对应的,阿根廷站错了),1942年起,作为美国在南美的重要盟友,巴西音乐也大量入侵美国。比如Ary Barroso的Aquarela do Brasil (号称巴西第二国歌,堪比美帝的"America the Beautiful",英文版的标题很简单,Brazil) Na Baixa do Sapateiro (英文版标题 Baía)出现在1944年的迪斯尼影片The Three Caballeros当中。

youtu.be/D3z8rlIIg4Y

当然这还没有说到标题,Bossa Nova作为一个音乐流派,标志性的作品是1959年的Orfeu Negro (Black Orpheus, 黑人俄尔菲斯) ,故事发生在里约城外山上的贫民窟里,这是一部音乐剧,Jobim和Bonfá的作品,如"A Felicidade", "Manha de Carnaval"等曲目都成为了Standard.

youtu.be/FbcxQRuOa4o

对于北美人来说,最具有影响力的是Stan Getz和João Gilberto在1963年的合作Girl from Ipanema (Garota de Ipanema),在不列颠入侵(Beatles正在大举进占美国音乐市场)的背景上叠加上了巴西的再次入侵。

https://www.wsj.com/articles/SB10001424052702303649504577492603567202024

"According to Performing Songwriter magazine, it[Girl from Ipanema] is the second-most-recorded pop tune ever, surpassed only by "Yesterday". " 有趣的是两首录制最多的歌曲都不是美国制造的。

小插曲: “Producer Creed Taylor needed some of the vocals on ‘Getz/Gilberto’ to appeal to the American market, and Astrud was the only Brazilian who could speak enough English.”

João Gilberto当时的妻子Astrud从来没有任何音乐教育和演出背景,仅仅是因为会说英文而意外出彩。此后她很快离婚,但是一直保持着Gilberto的姓氏,并在北美开创了她自己的音乐事业。此事一直被我拿来作为“学好英语很有必要”的宣传材料。

youtu.be/sVdaFQhS86E

1964年3月31日,巴西发生军事政变,开启了21年的军政府统治。经济的高速增长和政治上的高压专制并行不悖。比较精彩的一个故事是美国和巴西混血儿Stuart Angel,一个左翼大学生,被军政府捉去用柴油机尾气活活薰死,他老娘到美国上访,找到了Ted Kennedy和基辛格,也没用(毕竟巴西军政府是亲美的)。过了几年军政府用交通事故把他老娘也灭了。此事(用汽车尾气薰死人)被Chico Buarque写入了他的歌曲"Cálice"。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流亡。相当一批巴西音乐界人士窝在意大利和法国搞流亡音乐,比如Gilberto Gil,关于海外流亡者的东西我就不写了,直接来一段当事人的自述

(上图来自 Joyce 1980 Feminina 1981 Agua E Luz, 1993年CD版合辑liner notes)

说到这里我想到了共鸣的原因了,于公,巴西军政府和中共当局相似,市场经济加政治高压统治,高速增长的新贵穷奢极欲和威权主义受害者的白骨累累形成鲜明对照。于私,如果我当年在中国读完本科后立刻可以去美国读研究生,也许我的价值观会更积极一些,但是因为我的求学之路弯路太多,使得我更倾向于欣赏阴郁的文艺产品,所以对某些对负面情绪的描述的作品更能引起我的共鸣。 虽然和巴西文化本尊我基本上是碰不上的,我不喜欢足球,也不信仰天主教。我能与Bossa Nova有交集,那也是因为bossa nova是jazz和samba的杂交品种。我毕竟是一个精神意义上的美帝国主义者, 如同英国诗人Kipling为大英帝国的仁慈统治歌颂。能在外邦人那里看到美帝的种子以另外一种形式发芽也是一种乐趣。

我会把这首歌选在我的葬礼上 (Retrato em Branco e Preto, Tom Jobim e Chico Buarque), 曲子的题目叫“白黑色的肖像”,之所以不是"黑白色",因为Branco不好押韵.

youtu.be/BwWdwo2Scxo

"Inútil Paisagem" ("Useless Landscape",无用的风景线) is a song composed by Antônio Carlos Jobim, with lyrics by Aloysio de Oliveira. An English-language version with lyrics by Ray Gilbert is titled "If You Never Come to Me". 英文版的Frank Sinatra就唱过,参考Frank Sinatra和Jobim的duets.

youtu.be/tggzkeOntCg

香蕉 (参考Joyce的liner notes)

youtu.be/i4h3blS0kMU

Gerry Mulligan向Jobim致敬,本曲出现在92年的电影The Player中

youtu.be/pcT3T-QpX8w

Baden Powell的作品Última Forma,如果我要给它取个英文名字估计是Dear John Letter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hfVmY1upr4&t=849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hfVmY1upr4&t=849s

edit: 向小瑶求赞,毕竟你是这个论坛第一个发[Música] 标签的

edit: 头像采用了Roberta Sa的头

edit: 今日回顾https://youtu.be/WLWQyU_KATE?t=601,看到Roberto Menescal回顾早年的音乐生涯,说当年(50年代)流行的https://en.wikipedia.org/wiki/Samba-canção, “你能想象一个18岁的小伙子唱忧郁的歌曲吗?”真有点辛弃疾写“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味道了。

( 由 作者 于 6月6日 编辑 )
4
2020年12月24日 91 次浏览
6 个评论
海盗湾革命🌈
libgen.eth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一个阅读诗歌的人要比不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创造是一种拯救。创造拯救了创造者本身。

赞!我对通过音乐了解其他国家的文化很有兴趣,因为文字毕竟存在翻译问题。不知消极兄有没有葡语的摇滚乐队可以推荐?(话说挺想消极兄安个头像的:)

邹韬奋 虽然韬光养晦,亦当奋起而争(拜登永不为奴:h.2047.name)

@libgen #118628

Rita Lee (1948-) 原Os Mutante(The Mutants)主唱,号称A Rainha do Rock (Queen of Rock),我随便从youtube上拉一首歌吧:

youtu.be/IaFSjaqqMbM
一致通过
一只雞兒 坚持贯彻主体思想一亿年不动摇

说实话听过的巴西音乐不多,手头上就一张Airto Moreira的fingers.这首是里面最喜欢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KxposkFaQY

我青年时代看就过致侯吾友和The Three Caballeros.老家应该还有两盒vhs,不过除了里约泳衣沙滩外的情节都忘光了嘿嘿.

另外Brazil的话电影Brazil里那首口哨版的挺对口味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ZshIb5IJQU

@一只雞兒 #118943 你这还是太专业了呀,我确实不会葡萄牙语

@消极 #118944 我也不会葡语啊,我了解这些在欧美早都家喻户晓了

Airto Moreira和他老婆Flora Purim在美国捞了十多年呢。

@一只雞兒 #119095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