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割裂土地假说:为何中国趋向于一统而欧洲趋向于分裂? 读书

本文源自 @沉默的广场此评论中推荐的2020年论文。论文的名字The Fractured-land hypothesis意为“割裂土地假说”。

Fernández-Villaverde, Jesús and Koyama, Mark and Lin, Youhong and Sng, Tuan-Hwee, The Fractured-Land Hypothesis (August 27, 2020). Available at SSRN: https://ssrn.com/abstract=3682342 or http://dx.doi.org/10.2139/ssrn.3682342

研究问题

什么因素使得欧洲在政治上分裂,而中国在政治上有中央集权/大一统传统?

研究目标

建立模型、随机模拟邦国建立、竞争、吞并的动态过程,检验地理割裂假说。

理论背景

  1. 有一种假说认为欧洲的政治分裂来源于地理上的割裂(即“割裂土地假说”),如存在大量的山丘、森林等阻碍性地貌;而中国有一大块完整、不被地形割裂的土地,因此形成政治大一统。

  2. 对这种假说的主要批评有:(1)中国其实比欧洲更崎岖(见图1);(2)这种假说过于决定论,欧洲的政治分裂有偶然因素,而中国也非始终处于“一统”状态。

  3. 对批评(1)的反驳:关键不在地形的崎岖程度,而在于山地、森林的位置(如西欧的山脉和北欧集中的森林地带将欧洲分成几个比较均衡的核心区域,中国则存在华北/华东这块土地生产率特别高的核心区域,见画得很渣的图1.2)。

图1.1

图1.2

模型

  1. 范围见图2;1500年前世界约85%的人口居住在此范围内。

  2. 将图2分为20637个六边形网格,每个半径28千米(一个成年人一天的脚程),都有成为独立政体的潜质。每个网格都有如下变量:地形地貌和气候特征,包括崎岖程度(图3),是否沿海、寒带、热带、中欧森林带(图4);资源(图5),主要体现为土地产出率,根据公元元年的估计人口密度测量(之后在检验模型的稳健度时还采用了其他的测量方式)。

  3. 初始点每个网格都是一个独立的政体(图6),随着时间有些政体扩张,有些政体消失。具体来说:(1)每个时间点每个网格都有一定的概率会和一个相邻网格发生冲突,此概率与该网格的土地产出率成正比;如果两个网格属于不同政体,则发生战争。战争胜率取决于政体的总体产出率(产出率越高胜率越大,如同时打几场仗则根据对手的强度比例分割资源)和网格地理/气候特征(越崎岖、沿海、多林、气候不温和越难征服),胜利方吞并失败方的网格,也有可能不胜不败。(2)每个时间点一个政体的边界网格都有一定的概率分离/独立,其概率取决于地理/气候特征(越难征服的地区越可能独立)、政体的领土面积以及边界线长度(越大/越长越难控制)。

  4. 模拟时期约为铁器时期(公元前1200-1000年)到地理大发现时期(15世纪中期),约2500年。每5年为一个周期,共500个模拟周期。

图2:其中“中国”(红色)包括1434个网格,“西欧”(绿色)包括1307个网格,不过这是历史文化定义,不影响模拟结果。

图3:地形崎岖程度

图4:沿海(sea channel),寒带(frigid),热带(torrid),欧洲森林带(C. European forest)

图5:0 CE人口密度(根据Goldewijk et al 2017的研究估算)

图6

结果

经过49次模拟,结果与历史观察大致吻合。图7、8、9显示了50个周期(250年后)、300个周期(1500年后)、500个周期即模拟结束时(2500年后)地图的状态。总体来说,政体和领土的变化与历史大致趋势符合,不过没有出现类似蒙古帝国的现象。

这里有模拟视频:https://www.dropbox.com/s/wm4jxqntuf9jz0j/Animation_Hexagon200514.mp4?dl=0 (感谢@太陽三觀測站)

  1. 中国所在地区形成大型的统一政体的时间较早;欧洲持续地分为几块(见图10)。

  2. 研究者对模型参数设定进行了不同的调整,结果见图11。包括:(a)原始模型;(b)移除气候和森林区的影响,只留下崎岖度和沿海状态——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依然更早形成一统政权,不过欧洲最后一统度更高;(c)所有的地理、气候因素都不构成障碍——这种情况下欧洲也会统一,但中国统一依然比欧洲早;(d)欧洲初始土地生产率加倍——欧洲统一度增加,但中国依然更早统一且统一度更高;(e)所有土地生产率相同——和原始结果差不多,中国统一更晚;(f)没有地理气候障碍+所有土地生产率相同——中国和欧洲的统一速率/程度一致;(g)用土地可耕种程度代替人口密度作为土地生产率;(h)用卡路里产出代替人口密度衡量土地生产率;(i)用公元前1000年人口密度衡量土地生产率;(j)用公元后500年人口密度衡量土地生产率——最后四种情况中国统一速度依然比欧洲快,程度比欧洲高。

  3. 研究者还调整了战争赢率参数和独立参数。(1)战争越难打赢(也即无结果、不导致吞并的概率越高),统一程度越低。中国依然比欧洲更倾向于一统。(2)原模型中的独立速度参数使得欧洲与中国在地理设定环境下分裂的速度约为4:1。但即使当独立参数调整为0时,欧洲依然在政治上分裂,不过分裂度较低。

  4. 总结:地貌崎岖程度影响了欧洲与中国的政治形态,但政治形态差异并不归结于此。“割裂土地假说”中提到的山脉等地理屏障的具体分布导致的完整区域的不同,可以部分解释欧亚大陆政治体制的两极化(中国的一统和欧洲的分裂);但土地生产率也是重要因素。只有在无地理屏障、土地生产率均等时(以上的假设f中的情况),中国和欧洲的一统进程才趋同。形成大一统政权的重要条件,是有一大片集中的、不被地理屏障阻隔的、且土地生产率高的“核心区域”,如中国的华北地区或长江中下游地区。在此条件下政体之间的竞争趋向于强者越强、弱者越弱,而非像欧洲那样多个力量通过结盟对抗达到平衡。

图7:周期50,约为公元前950-750年,此时中国地区开始出现类似商周的一统雏形,欧洲地区依然是碎片状态

图8:周期300,约为公元300-500年,此时中国地区(蓝绿色)形成,类似历史区域;欧洲形成西班牙、波兰、英国等核心区域

图9:周期500,约为公元1300-1500年,中国地区已经扩展至南边;欧洲伊比利亚半岛统一,类似于英国、苏格兰、爱尔兰、土耳其、法国、俄罗斯部分区域的政体形成

图10:“统一”指数(赫芬达尔指数)的比较

图11:改变模型参数设置的结果(纵轴为统一程度的变化)


短评:

  • 非常有意思的研究,相当优雅的模型。有很多引申的空间。

  • 研究的一个重要假设,是地形气候、土地生产率不随时间变化,其实这些变量对于历史进程的影响(如不同力量之间的对比)很重要。之所以模型显示中国/欧洲的统一度只上升而不下降(因此没有很准确地模拟出统一/分裂的变化),我认为与将大量参数设置为常数有关。当然,本文模型强调的是总体趋势,而非具体过程。有意思的是,作者的附录B.3里讨论了气候周期存在的情况,不过是假设隔一段时间会出现气候变化,使政体强制解体,于是出现了如图12所示的过程,也即每次强制解体后重新粘合。这个模型的弱点是将“分裂”完全视为外部因素的影响,而仍然没有解释为何历史时期中统一度有升有降的现象。

图12:存在气候周期时的统一度变化

  • 作者提到没有考虑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科技发展、军事等等变量;这我认为这相对次要,可以视其为内生变量。

  • 此论文主要研究一统/分裂形成的过程,而不是讨论其对社会经济发展的利弊。

16
12月22日 457 次浏览
8个评论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欧洲的统一要走罗马模式,环地中海帝国。道理和中国类似,地中海便于帝国的宪兵队四处奔走镇压地区叛乱。中国黄河和长江的平原地形也方便帝国的中央军四处平叛。

但是当地中海帝国毁灭之后,大量拥有海军的中小型国家可以阻止第二个地中海统一者;而中国的平原地形加上骑兵优势可以使得拥有优质骑兵的军队可以再次统一中国长江和黄河地区。

thphd 2047站长

于是,大一统还是诸夏,中国人适不适合民主,台湾是不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些争论变得毫无意义。

作者是偶然温和派,鉴定完毕。

Neko #ΦωΦ

看起来有点地理决定论?这个理论是有相当的解释力和预测力的。它的核心可以简单的说明为地理环境导致了帝国是某种情况下的生产力局限于农业的时代的博弈局部最优。这种最优能够达成依赖于:

种群同质化。地理相似导致相似的饮食结构、生活习惯。反面例子是罗马五贤帝时期,罗马人和日耳曼尼亚人的差异。

地形平坦,利于战车、骑兵等机动性部队冲击;补给线也难于防守。反例:城堡体系,修筑于各类山顶,在攻城器械变为火药驱动前几乎是不能够直接攻陷的。

而作为最重要的战略资源之一,这块土地缺马(指动力充足的品种),一旦被断供就陷入军事上的劣势。

结果上来说,假设初始设置若干个相同的群体,再设置一个随机的低幅度涨落,有优势的一方能够迅速滚雪球,直到取得全部土地的所属权。

当然和其他类似的复杂系统理论相似,这个理论具有相当的主观性,比如种群之间什么叫做同质化?粮食产区什么算高?地形有没有那么不平坦?等等。算是这类理论的通病。正所谓理论学科出民科。

对我们额外的启发就是,从第三方观察者的角度,由于粮食产量全局上较高,这片土地的人口并不具有较高价值。东亚的种群因此在策略上更加“r对策”一点,也反映在文化上。斗胆一谈,假如有优先级,那么东亚首先应该保证的是人文主义,再其次是科学方法,最后才是具体制度。

研究的一个重要假设,是地形气候、土地生产率不随时间变化,其实这些变量对于历史进程的影响(如不同力量之间的对比)很重要。

做这样的假设不一定就有问题,非纯实验科学允许使用一些抽象方法对因素进行一些取舍。比方说,将农业以氨合成工艺发明前后做一二分为传统农业和现代农业,传统农业的生产率随气候、环境、耕作群体有一定波动,但合成氨——机械化这短短几十年发生的离散事件让地球对于智人的环境承载力飞跃提升。

理论有首先需要自洽,但其用处来源于预测性。对于这一个模型来说,可以考察它应用在其他种群的可能性。似乎Aztec帝国是个不错的例子,熟悉这段历史的朋友,也许能稍微说说。

非常有趣的研究,收藏,有时间的时候好好看看。

爱狗却养猫 躺平美人膝

@Neko #118411

看起来有点地理决定论?……它的核心可以简单的说明为地理环境导致了帝国是某种情况下的生产力局限于农业的时代的博弈局部最优。

是的,这种假设属于历史“决定”论那一支,不过也允许表现为概率的偶然性(如哪个文明能够占据优势与战争结果的随机性有关)。这个研究没有强调种群同质化的问题(作者提到种群的同质程度是一个可能影响领土变迁的变量,但他们并没有使用),且认为地形平坦与否不是关键(因为西欧总体来说其实比中国平坦)。作者认为关键在于地形障碍(山脉、海岸线、森林等)是否将某个大区域分割成比较势均力敌的几个“核心小区域”,以及土地生产率的分布情况(在模型中体现为发生冲突的概率)。

假设初始设置若干个相同的群体,再设置一个随机的低幅度涨落,有优势的一方能够迅速滚雪球,直到取得全部土地的所属权。

从博弈结果来看,如果存在类似欧洲的多个地理上的“核心区域”,各个势力之间会形成互相制衡的最优解;而如果像中国这样“核心区域”比其他区域强大得多,博弈结果就像你说的那样,有优势的一方继续滚雪球,直到取得全部土地的所属权。

从第三方观察者的角度,由于粮食产量全局上较高,这片土地的人口并不具有较高价值。东亚的种群因此在策略上更加“r对策”一点,也反映在文化上。斗胆一谈,假如有优先级,那么东亚首先应该保证的是人文主义,再其次是科学方法,最后才是具体制度。

这种说法很有意思。虽然这一研究中不断提到“土地生产率”,但实际使用的测量变量是公元之交的人口密度。(在做robustness tests的时候,有一种情况是使用土地可耕种指数来代表“土地生产率”,即图11中的g,结果不如原模型符合历史。)所以这里就有一个问题,“土地生产率”高导致领土冲突可能性高的这一假设,是否相当程度上是人口问题呢?

做这样的假设(按:地形气候、土地生产率不随时间变化)不一定就有问题,非纯实验科学允许使用一些抽象方法对因素进行一些取舍。

假设本身自然什么都可以,但这篇论文中模型最大的缺点就是统一度单调上升,从而无法解释历史上出现的“分裂时期”。我认为这种缺陷或可以通过将气候、土地生产率设置为时间变量来解决。在史学理论,始终有王朝如何终于气候变化之说。例如一种流行的理论认为,中国古代史上的几次大分裂,都与气候变冷有关(气候变冷->森林草场退化->游牧民族入侵,或者农业经济崩溃->农民起义)。也就是说,气候的变化会显著影响政体间冲突和独立/分裂的概率。

对于这一个模型来说,可以考察它应用在其他种群的可能性。似乎Aztec帝国是个不错的例子。

的确,如果能做其他地区的模拟会很有意思。此外,其实我的归纳中省略了很多细节。例如文中还检验了印度和中东的领土变化情况,前者较符合历史,后者则不太符合历史(模型预测中东没有大型政体出现,但公元前550即有Achaemenid王朝出现)。所以文中的一个引申模型就是加入草原地形并给与其战争优势,此后中东统一度提高,而且中国出现了被草原地区兴起的政体统一的情况。

一致通过
一只雞兒 坚持贯彻主体思想一亿年不动摇

这个模型可能还是偏简单了些,一个政权在外部干预或内部因素下怎么分裂,会分成什么样都很难被表现出来.感觉与其说某个方格是一个政权,不如把它理解成代表了一个族群的人或者某种泛泛的文明.这样忽略掉由政治因素带来的分裂和统一,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俄罗斯和中东会被小方块割据,而且实际上地理意义上的核心区域已经成型了.

另外研究者要是有做美洲的图就好了,用这个模型来模拟欧洲殖民者登录前的北美应该挺好玩的,说不定还能扩展到大洋洲波利尼西亚人的海上文明.

从地理的角度考察统一和分裂,是一个有趣的角度呢!似乎很适用于早期现代时期之前,即人口密度以及“勤劳劳动“对生产率有决定作用的时期。

@natasha #120137 是的,这个模型具有“时代性”,所以模拟时间才限制在航海大发现之前。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乐观是悲观的总结,强者是弱者的升华。 ——骆一禾《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