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对一个勇敢发言的中国人说注意安全,那是意味着鼓励自我审查,而在中国,则意味着体贴关爱。是的,我只是意识到了错误,而无力改变。这就是我的悲观。 ——《无处安放的“精神脱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