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左右 博客

大选一定是还有戏看。虽然早就是确定的结局。不过几个长期利益相关的法案已然废除。大概可以回归无网无媒体的日子好好放假了。

下次再见前,简述一个关于左右的观察(对一部分人来说没有看的必要,常识)。

品葱大选版混了一段时间,不评了。一个明显的问题就是满嘴左右的人们几乎没有真正在具体问题和话术上区分左右的。

西方语境下(美国大选本地人,略有不同):

左 -- 倾向于平等,或结果平等。要达到这种平等,则需依托大政府,高管控,限制强者保护弱者(少数族裔,妇女,各种弱势群体)。秩序食利阶级对其拥护不难理解,如媒体,行政,高等教育。同时限制各种自由,因为人与环境大差异,自由发展势必造成结果的不平等,参见幂律分布/帕累托效应/28定理等。

极左 -- 上述推至极端

右 -- 倾向于自由,或机会平等。要达到这种自由,则需小政府,去管控,自由竞争,减少福利(少数族裔,妇女,各种弱势群体)。同时默许一定的经济不平等,自由市场优胜劣汰。

极右 -- 上述推至极端

大陆,品葱,华语墙外媒体:

由于中国政府的左甚至极左传统,支持政府的,支持共产的便是左,反对的便是右。以至于延伸到什么“反共不挺川”便是左。其他的理由,大抵是争论时牵强拉上什么BLM,毒品,女权,主流媒体的点缀。

思路大略经过下面三步:

川普最反共(其实并没有)

不支持川就是不够反共(其实并没有)

不够反共便是左(其实并没有)

进而延伸到:

主流媒体,精英阶级,华尔街,各类环保/少数族裔/福利,资本家,企业主,中间派,建制派,中立司法,无论具体问题上自由或平等,进步或保守的立场,都可以左,甚至营造出了一种宛如中共一般烂到骨子里的感觉。毕竟满足条件不挺川即可,人家的左右和我的叙述无关。具体西方政治体系的困境也没有人愿意深究。

神奇的是,统计意义上华语混迹网络圈的大部分人都是这套思路(样本只有twitter,品葱),甚至包括了一些Dr.头衔,往日平等,自由说不停的人。或许这是大多数混迹网络的人的真是写照,或许时间的使用确实可以推出经济阶层和摆脱某种意识形态的程度,进而决定当前意识形态。

最后,中国的问题,那是既没有左,也没有右。因为既没有足够的平等,亦无足够的自由。与此同时去攻击那些只是在争论自由还是平等应该多一点的人/系统,不是只能说明自己需要升级改造么?

以上。

( 由 作者 于 2020年12月17日 编辑 )
8
2020年12月17日 268 次浏览
10 个评论
耶渣
狼狼醬 基督徒。披著文科外皮的理科生。

只能說,凡事不能倚賴政府。

如果人人都樂於濟貧,右派的小政府一樣可以不擔心經濟不平等。

人间失格

@Wolfychan #117585

这个如果可就太大了。现实是,济贫是一个产业,下游的依旧是下游。

@hamilton #117586 唉……

温和改革派

我认为有一个最简单的标准

右派:程序正义 如何帮助底层,提高就业率,让他们都一样的工作机会,获得的收入根据工作的情况决定

左派:结果正义 如何帮助底层,提高福利,无论是否干活,都通过福利补助让所有人最后的收入平等

其实本质还是如何分配社会资源的问题,左右之争在于用什么刀子切蛋糕,而不是怎么切

( 由 作者 于 2020年12月17日 编辑 )
一致通过
一只雞兒 坚持贯彻主体思想一亿年不动摇

为什么不试试神奇的political compass呢?(๑◔‿◔๑)

吳敦義 前主席。傳統菁英政客。

@一只雞兒 #117600

這是很標準很傳統的座標劃分。但我覺得在今天,這樣的左右描述已經不夠用了

邹韬奋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吳敦義 #117605 按照political compass的划分,川普比希拉里更左(当然都在右上角),川普也比希拉里更威权。

刘慈欣 反共复民

现在这个社会,已经不能完全不能用左右来区分政治立场了。

@吳敦義 #117605 毕竟是上个世纪初的产物,现在似乎四轴谱比较流行.第三轴一般是保守-进步,不过第四轴就没有统一的标准了.

左逼屠宰场
虫文门 拥共屠支
标记为删除
( 由 作者 于 2020年12月17日 编辑 )

欲参与讨论,请 登录注册

example notif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