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评论
回复文章: 岳昕---一个北大既得利益者的自述

Some comments from newsmth

https://m.newsmth.net/article/FamilyLife/1760408086

做为北大清华的学生,确实不能以大众的目标为目标,虽然占了地域的优势,含有运气的成分,但是能凭自己考进北大,也说明了你的能力,希望做一个更有用的人,除了自己衣食无忧或富有外,应该多做一些对国家和社会更有用的事情。

FROM 117.136.0.*

这个孩子太善良,她不需要不安和愧疚 【 在 douniwanr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生于一个标准意义上的北京中产阶层家庭,有北京户口,家人在北京有房。敲出这行字时我感到十分愧疚与不安,因为这行字里包含了绝大多数中国人奋斗一生都未必能得到的东西,而我居然一出生就拥有。 : : : ....................

FROM 221.193.146.*

一般人都会不安呀

不安才是正常的人。

我读书的时候也很不安,觉得底层人民太苦了,社会很残酷。
看到农民工,觉得他们应该工资高一点,因为工作累,出体力。

【 在 fanfan728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孩子太善良,她不需要不安和愧疚

修改:joyeux FROM 106.121.16.*
FROM 106.121.16.*

你说的这些只不过是社会资源的占有不平衡而已

任何时代,哪怕是到了共产主义社会,对资源的占有都不会平衡,贡献大跟贡献小的就不可能平衡

只要这个社会的个人机遇发展不因为资源占有的不公正而受到影响这社会就是公平的

任何人都是在在自己的社会层次和资源占有进行社会行为的,这本身并不可耻。不信你
到农村去,让他们给你一个宅基地指标,看看他们是什么反应,会不会因为你同情底层
或者给希望工程捐了20万就给你批一个。

等你被所谓的底层小偷小摸、尖酸刻薄之类的害惨了你就会改变你的想法的,你还太单

【 在 douniwanr (douniwanr)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生于一个标准意义上的北京中产阶层家庭,有北京户口,家人在北京有房。敲出这行字时我感到十分愧疚与不安,因为这行字里包含了绝大多数中国人奋斗一生都未必能得到的东西,而我居然一出生就拥有。 : 我妈有事业单位编制,不过主要收入来源是搞物流;我爸退休前是机关公务员;家里的钱大多数是我妈挣的。说中产阶层是因为,一方面我的未成年生活里完全没有为物质问题操过心,另一方面我的童年伙伴里也有那种真正来自富裕家庭的,我从小就知道有些东西不值得像他们那样花 : 虽然也经历过大家在公众号爆文里读到过的「北京小升初」、「奥数班」、「周末课外班赶场」,但现在回忆起来,我童年时期所处的教育氛围依然是比较宽松的。父母给我报了那些课外班,但不会特别要求我的学习成绩;甚至在我小学三年级时听说「北京小升初与奥数脱钩」这一流 : ...................

修改:linlin86 FROM 111.194.243.*
FROM 111.194.243.*

善良的孩子会幸福的
我们无力改变什么,习惯就好

【 在 douniwanr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生于一个标准意义上的北京中产阶层家庭,有北京户口,家人在北京有房。敲出这行字时我感到十分愧疚与不安......

  • 来自「水木社区App for iPhone 6 Plus」

    FROM 221.222.138.*

岳昕?

【 在 douniwanr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生于一个标准意义上的北京中产阶层家庭,有北京户口,家人在北京有房。敲出这行字时我感到十分愧疚与不安,因为这行字里包含了绝大多数中国人奋斗一生都未必能得到的东西,而我居然一出生就拥有。 : : 我妈有事业单位编制,不过主要收入来源是搞物流;我爸退休前是机关公务员;家里的钱大多数是我妈挣的。说中产阶层是因为,一方面我的未成年生活里完全没有为物质问题操过心,另一方面我的童年伙伴里也有那种真正来自富裕家庭的,我从小就知道有些东西不值得像他们那样花那么多钱,而且我这辈子大概也不会为那些东西花那么多钱。有意思的是,我六岁上小学一年级时就知道「中产阶层」(当时叫「中产阶级」)这个词了,而正在写这段文字的我今年二十岁,依然认为这个词能够形容我原生家庭的经济状况。 : ...................

FROM 61.49.248.*

岳昕吧?

【 在 douniwanr 的大作中提到: 】:
:我生于一个标准意义上的北京中产阶层家庭,有北京户口,家人在北京有房。敲出这行字时我感到十分愧疚与不安,因为这行字里包

  • 来自「水木社区App for Android」

    FROM 106.121.73.*

个例算是原罪,如果是较普遍现象。其实是一种社会治理模式,看似不合理,实质合理。

【 在 douniwanr 的大作中提到: 】:
:我生于一个标准意义上的北京中产阶层家庭,有北京户口,家人在北京有房。敲出这行字时我感到十分愧疚与不安,因为这行字里包

  • 来自「水木社区App for Android」

    FROM 47.94.12.*

【 在 linlin86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说的这些只不过是社会资源的占有不平衡而已 : 任何时代,哪怕是到了共产主义社会,对资源的占有都不会平衡,贡献大跟贡献小的就不可能平衡 : 只要这个社会的个人机遇发展不因为资源占有的不公正而受到影响这社会就是公平的 : ................... 赞同,特别是底层人的很多黑暗是可怕的。楼主还是太年轻。你看双面胶的原型女主人公比小说还惨,被老公和对方父母活活打死。希望楼主以后在婚姻大事上一定要多去夹板和离板看看。因为楼主太单纯。

FROM 220.112.121.*

一个小领导家的公子也和我说过类似的话。90后,他们让我重新燃起了对未来的信心。希望师妹能早点毕业,早点出国吧,她所爱的地方配不上她。

FROM 114.242.250.*

我想问北大的都这么有优越感吗?他说的这些我不觉得有什么难获得的,生活中遇到的北大毕业也很普通啊。。
【 在 douniwanr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生于一个标准意义上的北京中产阶层家庭,有北京户口,家人在北京有房。敲出这行字时我感到十分愧疚与不安,因为这行字里包含了绝大多数中国人奋斗一生都未必能得到的东西,而我居然一出生就拥有。
:
:
: ....................

  • 来自「最水木 for iPhone 7 Plus」

    FROM 114.255.206.*

有思想,不过还是太年轻 【 在 douniwanr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生于一个标准意义上的北京中产阶层家庭,有北京户口,家人在北京有房。敲出这行字时我感到十分愧疚与不安,因为这行字里包含了绝大多数中国人奋斗一生都未必能得到的东西,而我居然一出生就拥有。 : : 我妈有事业单位编制,不过主要收入来源是搞物流;我爸退休前是机关公务员;家里的钱大多数是我妈挣的。说中产阶层是因为,一方面我的未成年生活里完全没有为物质问题操过心,另一方面我的童年伙伴里也有那种真正来自富裕家庭的,我从小就知道有些东西不值得像他们那样花那么多钱,而且我这辈子大概也不会为那些东西花那么多钱。有意思的是,我六岁上小学一年级时就知道「中产阶层」(当时叫「中产阶级」)这个词了,而正在写这段文字的我今年二十岁,依然认为这个词能够形容我原生家庭的经济状况。 : ...................

FROM 221.221.233.*

没有这么夸张吧,我高中也挺快乐的,也看格言意林之类的,也上了一本。同学间都挺轻松的,还有谈恋爱的,都上了一本。

FROM 219.142.69.*

看似很有思想,其实愚蠢不自知。不过这个年纪这样想,很正常.....一个中产家庭的孩子都这么多负罪感,让红代怎么活。

FROM 222.222.64.*

人和人之间一定是有差别的,也一定会有穷富之分的,有差才有能,要不社会会死水一潭。他觉得自己天生优越,是因为自己的某一辈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努力过,没必要有那么大的负罪感。有善心为社会做好事是好的,如果真的这么想,那就努力成为牛逼的人,用自己的力量为社会做真正意义的贡献,而不是这种小情小调自怨自艾。

FROM 222.222.64.*

写得挺好
是个善良有责任感的孩子
在中国实用主义的大环境中
有着中国欠缺的人文精神

【 在 douniwanr ()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生于一个标准意义上的北京中产阶层家庭,有北京户口,家人在北京有房。敲出这行字时我感到十分愧疚与不安,因为这行字里包含了绝大多数中国人奋斗一生都未必能得到的东西,而我居然一出生就拥有。 : : :

FROM 114.249.26.*

哇,也听过一个家庭优越普通人家北大孩子类似的心声。真得难得。就是说凭什么自己轻而易举就能得到这么多。名校的人还真的不一样

FROM 123.118.219.*

你后面说的没问题,前两句不敢苟同。北大这次站出来的学生加一块儿也就20多个人,这孩子绝不是一般人。 【 在 joyeux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般人都会不安呀 : : 不安才是正常的人。 : ....................

FROM 221.193.144.*

说明你也幸运幸福呀 【 在 qingfy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挺理解她的不安和愧疚,因为我自己很多时候也有,尤其觉得自己并没有付出多少却获得了太多的时候 : : 【 在 fanfan728 () 的大作中提到: 】 : ....................

FROM 221.193.144.*

以北大学生的不知轻重和自视甚高来看,我觉得背后没有人

【 在 fanfan728 (fanfan)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后面说的没问题,前两句不敢苟同。北大这次站出来的学生加一块儿也就20多个人,这孩子绝不是一般人。

FROM 111.194.243.*

是啊,我也不信那些阴谋论 【 在 linlin86 的大作中提到: 】 : 以北大学生的不知轻重和自视甚高来看,我觉得背后没有人 : : : ....................

FROM 221.193.144.*

不一样的烟火。。。 【 在 seeredsea 的大作中提到: 】 : 写得挺好 : 是个善良有责任感的孩子 : 在中国实用主义的大环境中 : ...................

FROM 101.83.123.*

说明北大堕落了。

【 在 fanfan728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后面说的没问题,前两句不敢苟同。北大这次站出来的学生加一块儿也就20多个人,这孩子绝不是一般人。

FROM 106.121.16.*

北大已经是精致利己主义者的聚集地,出一个代表社会公正的人,当然很难了。

北大已经不是过去的北大了。

【 在 fanfan728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后面说的没问题,前两句不敢苟同。北大这次站出来的学生加一块儿也就20多个人,这孩子绝不是一般人。

FROM 106.121.16.*

说得我好愧疚, 高考前看个南方周末人家就心虚了, 我高考前两天还在逃课打游戏真是给贵校丢脸了

【 在 douniwanr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生于一个标准意义上的北京中产阶层家庭,有北京户口,家人在北京有房。敲出这行字时我感到十分愧疚与不安,因为这行字里包含了绝大多数中国人奋斗一生都未必能得到的东西,而我居然一出生就拥有。 : : 我妈有事业单位编制,不过主要收入来源是搞物流;我爸退休前是机关公务员;家里的钱大多数是我妈挣的。说中产阶层是因为,一方面我的未成年生活里完全没有为物质问题操过心,另一方面我的童年伙伴里也有那种真正来自富裕家庭的,我从小就知道有些东西不值得像他们那样花那么多钱,而且我这辈子大概也不会为那些东西花那么多钱。有意思的是,我六岁上小学一年级时就知道「中产阶层」(当时叫「中产阶级」)这个词了,而正在写这段文字的我今年二十岁,依然认为这个词能够形容我原生家庭的经济状况。 : ...................

FROM 107.77.75.*

啊哈哈
高考前一周在网吧撸红警2

【 在 Brightblade9 的大作中提到: 】 : 说得我好愧疚, 高考前看个南方周末人家就心虚了, 我高考前两天还在逃课打游戏真是给贵校丢脸了

FROM 101.90.255.*

hmm, 我那时候玩街霸

【 在 xianrenb 的大作中提到: 】 : 啊哈哈 : 高考前一周在网吧撸红警2

FROM 107.77.75.*

父母离异了? 【 在 douniwanr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生于一个标准意义上的北京中产阶层家庭,有北京户口,家人在北京有房。敲出这行字时我感到十分愧疚与不安,因为这行字里包含了绝大多数中国人奋斗一生都未必能得到的东西,而我居然一出生就拥有。 : : 我妈有事业单位编制,不过主要收入来源是搞物流;我爸退休前是机关公务员;家里的钱大多数是我妈挣的。说中产阶层是因为,一方面我的未成年生活里完全没有为物质问题操过心,另一方面我的童年伙伴里也有那种真正来自富裕家庭的,我从小就知道有些东西不值得像他们那样花那么多钱,而且我这辈子大概也不会为那些东西花那么多钱。有意思的是,我六岁上小学一年级时就知道「中产阶层」(当时叫「中产阶级」)这个词了,而正在写这段文字的我今年二十岁,依然认为这个词能够形容我原生家庭的经济状况。 : ...................

FROM 61.135.19.*

我觉得很多人,没人你想象得那么惨,更没有想象得那么不幸福。

Some comments outside GFW:

https://github.com/sikaozhe1997/Xin-Yue/issues/636

Collaborator

**zhaobenx ** commented on Apr 26, 2018

https://sikaozhe1997.github.io/Xin-Yue/#/%E4%B8%80%E4%B8%AA%E5%8C%97%E5%A4%A7%E6%97%A2%E5%BE%97%E5%88%A9%E7%9B%8A%E8%80%85%E7%9A%84%E8%87%AA%E8%BF%B0.md

zhaobenx added Gitalk 一个北大既得利益者的自述 labels on Apr 26, 2018

gaocegege changed the title Xin Yue [Comments] 一个北大既得利益者的自述 on Apr 26, 2018

**iqiancheng ** commented on Apr 26, 2018

岳同学真的是发自内心的谦卑和有社会责任感, 青年楷模.

**Lettino ** commented on Apr 27, 2018

@iqiancheng
岳同学真的是发自内心的谦卑和有社会责任感, 青年楷模.

向青年学习

**shenxianpeng ** commented on Apr 27, 2018

我生在偏远的农村,初生高考试全学校200多人,全校只有10个考上高中的名额,我很幸运是自己考上了,没让家里再额外拿借读费。长大后我知道教育资源是稀缺的,凡是选择必然有标准,其实就是歧视,歧视不可避免的。我没觉得不公,你也不用觉得这不公,感谢吧。

**zhaihaoran ** commented on Apr 27, 2018

公平与否本身就是相对而言,出生阶级是上天决定的,你改变不了。在你看来,仿佛是占了天大的便宜让你备感不安,但你细想,和你在同一起跑线上的人,他们都和你走的一样远吗? 只要身怀感恩,温柔地对待世界就很好了,而不是陷入这种毫无意义的愧疚和不安中。

另外面对如此优秀却又如此谦卑的同龄人,真是让我感到羞愧啊,又给自己打了鸡血。

**JourneyofRock ** commented on Apr 27, 2018

运气对一个人成功与否的作用往往是被低估的,人都会自我感觉良好,都倾向于相信自己的成就是个人奋斗的结果。巴菲特自传里也说过,自己出生在美国,而不是其他贫困地区,是运气好抽中了卵巢彩票。

@shenxianpeng 如果你班里的200多人都出生在北京,多数人都至少能完成高中学业

Contributor

**wql7013 ** commented on Apr 27, 2018

@shenxianpeng 我认为,岳昕同学说我们需要有阶层同理心,我觉得这很有道理。阶层同理心就是,能站在非自己所处阶层的角度思考问题。
想到罗素说的一句话,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对人类苦难不可遏制的同情,是支配我一生的单纯而强烈的三种感情。

对于这个世界的不公平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我认为不公平源自两个原因,一个是资源分配的不合理,而且可能永远达不到合理,我们追求的是更合理,我们可以做的就是揭露不公行为;二是资源不足,经济学基本原理说,经济学的根本问题是如何用有限的资源满足无限的需求,要缓解资源不足,我们可以做的是提高生产力,发展科学技术。
因此,揭露不公平和奉献于科技事业,都是在为更公平的世界努力。

**hengwujun128 ** commented on Apr 28, 2018

当代楷模,有社会责任感的一个人,满满的感动,如果岳同学能够当官,绝对是个好官,

**Zhuyi731 ** commented on Apr 28, 2018

有社会责任感的一个人

**shenxianpeng ** commented on Apr 28, 2018

阶级同理心或是同情心每个人都有,可能岳昕同学会相对强些,能站在对立面思考很赞。人性有两面,在小圈子里讲的是爱心,在大圈子里,在陌生人的范围内,讲的是规则。在我们可见的未来,资源都是稀缺的。既然是稀缺的,总得有个规则来选择,不然这个社会就乱了。

没有一个标准比别的标准更公平,选择不同的规则,禀赋和资源不同的人,胜出的机会就不一样。

出自:各种竞争规则孰优孰劣

岳同学不必不安和愧疚,想想如何解决不公平?

  1. 提出不公平,岳同学现在做的,
  2. 作为普通人努力做好自己的事情,通过努力能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
  3. 成为学者,经济学家,提出更有效的规则。

**ziyziyziy888 ** commented on Apr 28, 2018

同为差不多大的青年, 思想觉悟却难以望其项背, 很惭愧

**Goalocol ** commented on Apr 28, 2018

这件事凉下来之后,留在这的大部分都是有理智、冷静的人吧。感觉评论也越来越精彩了,没有一些为黑而黑的人了。
但是除了那封手写信以外,就没有任何后续了吗?不知道岳同学现在的状况如何,希望她能顺利毕业,并得偿所愿吧。

Contributor

**wql7013 ** commented on Apr 28, 2018

@shenxianpeng 我觉得阶层同理心并非天生的,类似于这样的问题"什么时候你发现贫穷限制了你的想象力""什么时候你发现富有限制了你的想象力""什么时候你发现性别限制了你的想象力"等等,就比如《各种竞争规则孰优孰劣》中举的例子,学武的人更崇武,学霸更崇尚知识,人自然而然的很容易有思维惯性,同理心就是能反思思维惯性。

对于各种规则,很多时候确实很难评判公平与否,但是就目前来看,有些规则是我们应该摒弃的,而另一些则是我们应该追求的,比如强权镇压应该摒弃,信息透明应该追求。
《各种竞争规则孰优孰劣》中北大教授说,各种规则都有各自的成本。是的,我觉得可以类比一下物理学的熵增原理,一个热力学系统不可能由无序向有序改变而不消耗一定的能量,但是确实存在一种理论上最优的改变规则,使得消耗的能量最小,这个理论就叫"卡诺循环",工程师们都在努力让机械更接近"卡诺循环"。我觉得对于社会这个系统也同理,我们努力寻找一种更好的规则。如何的规则是更好的?曾经我们用GDP来衡量,后来我们觉得用幸福感来衡量更合适。

**shenxianpeng ** commented on Apr 28, 2018

@wql7013 亚当*斯密在《道德情操论》里面就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假设伦敦有一位非常得体的绅士,这位绅士听说远在东方中国发生了一场地震,这场地震让中国人全死了。这个消息传到伦敦,传到了这位得体的绅士的耳边,这位得体的绅士会做什么?你猜他会做什么?听说全中国人都因为地震死了,他会怎么做?

  • 他会首先拿出地图来查一下,中国离伦敦有多远,先看看这场地震会不会波及到伦敦。一看,半个地球呢,很远,伦敦是安全的。
  • 然后他会做什么?他会哀悼一下死难的中国人,他会到微博上面发一个蜡烛,概叹一下人的脆弱,大自然的强大。
  • 然后他再干什么?该干什么他就干什么。他会回到自己的生活,关心自己的起居饮食。这时候,如果他自己的手指头被刀割了一下,这件事情的重要性,那就远远比发生在中国的事情更重要。

要注意,这是一个得体的英国绅士,他的爱心也就这么一点。这是一个正常人的应有的反应,也就这样了。

所以我想说仅靠同理心是不够的,做自己该做的,或提出更有效的规则。

**fengluoye ** commented on Apr 28, 2018

如果真的看不惯这样的世界,如果不能推翻它,那就融入他,等到能力足够的时候改变她,改变自己能改变的。
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公平过,包括人在内的所有物种,都是这样。
我的智慧有限,关于社会体制方面做过各种各样的设想,在我的各种设想中都没有任何一种设想,能够实现所谓的公平。
最大的障碍就是人的贪婪。

**Ertist ** commented on Apr 29, 2018

@ziyziyziy888
同为差不多大的青年, 思想觉悟却难以望其项背, 很惭愧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接济天下

**JourneyofRock ** commented on Apr 30, 2018

@fengluoye 当你在随波逐流的时候,就已经在参与和完善这个制度了

**knightyui ** commented on May 2, 2018

岳同学思想觉悟实在令人钦佩,青年楷模。

**mitolH ** commented on May 3, 2018

资源用或不用就在那儿,但是有些人天生就够不到。

一将功成万骨枯。我能有如今的一切,是我吃掉了我同乡的小学同学,吃掉了我大半的初中同学(甚至于智商超过我几条街的同学),败在了更加血统纯正的城镇高中同学。所幸,得益于父亲的传承,让我能和大学中更加血统纯正的一二线城市大学同学一起谈笑风生而不露马脚。而我仅仅是一个四五线城市旁半小时脚程的乡下孩子,我的资源是我父亲和爷爷两辈人拼搏积累而来。但是每每看到都市高楼丛生,我却只能感叹这一座座钢铁巨兽,心中不免心凉,是我需要耗费半生才能积累下让我孩子能享受比我优秀资源的条件。

**GrayXu ** commented on May 3, 2018

这篇文章好早的了......

**windosx ** commented on May 8, 2018

这才是青年楷模!

**chenxianxing ** commented on Dec 3, 2018

这才是真实。越长大越明白,社会的黑暗

回复文章: 不演了,品韭站长正式订立葱安法,品葱右派残遭屠杀!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139480

本鸡儿认为,只顾发泄情绪,不讲道理,就会变成这样。发泄情绪,但一点幽默感和节目效果都没有,实在是味同嚼蜡。

@影人 #139471

阿姨的动机如何,鄙人学识尚浅,无从揣测。不过即使是满嘴胡言乱语的神棍也比中文圈一大波人看得明白。悲哀。

陈士杰 和平理性非暴力
回复文章: 大家给陈士杰版宪法打几分?

一院制,议员按照人口分配。因此西藏、青海这种人口稀少的省份在国会里面肯定被忽略,这就导致大选期间各党的党主席都会尽量拉拢广东、山东这种大省的席位,而对西藏、青海没人在乎。

回复文章: 夏业良揭露袁红冰和辛灏年的谎言

@丁丁兄弟 #139628 我其实也不算清流,或者说我根本没有领导民运的能力,最多是打打下手。

bobliu 00後(九年級生),來自中華民國自由地區|有些害怕品蔥的姨化傾向|大學生活...忙碌疲倦...
回复文章: 吴叡人: 人间的条件——论台湾独立之必要

@donleagles #139571 ...

没有谁会对什么中华文化、大中华有情感共鸣

我覺得這話有點講太死其實...或許年輕一代天然獨占多數,但華統派甚至赤統派肯定還是存在的

难不成还去跟中华共产帝国去谈统一,跟一天到晚叫嚣“留岛不留人”的大陆“同胞”去谈民主?

我同意前面所述的和共匪政權沒什麼好談的,但後者個人不認同,無論支不支持大陸民主後的統一,大陸一日不民主,臺灣島就隨時壟罩在中共赤色專制的陰影下,為此促進大陸的民主化還是很有必要的

他的意思是台湾主权未定吧,这是独派很常见的观点,所谓中华民国只不过是一个用来欺骗共产党和国民党的保护壳,独派理想中的台湾共和国范围仅限于《旧金山和约》中“未向民国移交主权”的台澎二群岛,不包括金门、马祖和东沙。

该理论是独派内心最深层的意识,一般用于对内攻击中华民国派(包括华独派)时使用

当对外的时候又自居“台湾是一个现实中的主权独立国家,它的国号叫“中华民国”,有什么“中华民国第二共和”“中华民国是台湾”“中华民国台湾”云云了,你可以把这些论述当成绿共的统战伪装就对了,他们自己不当真的,

民进党政客对所谓“中华民国总统”身份的真实认知是“盟军托管地区代理人”,你查一下陈水扁的“美军政府代理人之诉”就知道了,其实拜登把蔡英文定性为“民意代表”,美国不和台湾建交,不让台湾进联合国,在独派自我认知的法理层面是完全说的通的,一个主权未定的 不存在的国家 有什么资格和新罗马建交,当好代理人的角色就好了,至于台湾的主权最后该由谁决定,得由盟国(主要是美国)才能说了算

@丁丁兄弟 #139576

反共左派 認同社會民主主義的反共異議人士

@丁丁兄弟 #139565 共匪從來不會認為一九七一年之前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國家,共匪對聯合國的承認是選擇性的,一九七一年之前共匪宣稱聯合國是帝國主義霸凌第三世界的工具,聯合國是資本主義走向帝國主義的產物,認為蘇聯與華約才是代表國際秩序的國際組織,共匪對國際條約的承認也是選擇性的,對共匪有利的國際條約都是存在法律效力的國際條約,對共匪不利的國際條約全部都是無效的歷史文件,共匪不承認支持台灣獨立的舊金山條約。

丁丁兄弟 中廣集團董事長

@donleagles #139571 台湾从来就是主权国家啊,台湾已经民主了啊。法理上从来都是独立的。我从没说去和中华共产帝国去谈什么民主。

台独的定义也随着时代的不同有不同的涵义。从反日本,到反国民党,到反共产党,到反一中原则,再到去中国化。

法理上中华民国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其领土范围在台澎金马。或者台湾及其离岛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它的国号叫中华民国,这都没问题。

但是如何看待两岸关系,是一中各表,一国两府,一中一台,一边一国,还是特殊的国与国的关系,这些尚没有一致意见。而从文化层面上,如何看待改课纲,去中国化,把中医叫台医,用台语取代国语,要不要改国号,这些文化现象的变更都是台湾人自己决定。

可悲的现实处境是,台湾人的命运很多时候不是台湾人自己一厢情愿就能够决定的,正如世界上其他很多小国都被大国掣肘一样。陈水扁后期激进的两岸政策,就曾被小布什警告过。国际政治格局中不仅共产中国钳制台湾,美国人也一样通过对台关系来作为筹码影响北京当局。

( 由 作者 9小时前 编辑 )
Ponyzeka0603 我叫小马,大概是个浸会徒. 没有文化,希望大家喜欢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自由之火何时也能点燃大陆的人民? 我多么希望我也能站在阳光下, 从心底里涌出:我是自由的中国人,我爱我的国家.

回复文章: 忽然有个想法,你们说要不要在墙外办一个小说网站?

懂了, 这就开始写二次元网文, 打过来的稿费会不会是不明资产或者所谓的境外支持啊

回复文章: 吴叡人: 人间的条件——论台湾独立之必要

@donleagles #139557 台湾既然符合独立国家的概念,怎么就不是了?中国在1971年之前也没被广泛承认,难道就不是独立国家?当时台湾受到国际承认,所以就是国家了?这不对吧?如果你认为只有国际承认才是国家,那就太可笑了。

恩格斯的反杜林論裡邊有一個章節叫道德與法,恩格斯在這個章節裡邊批判了資產階級道德觀念與法治觀念的階級性與虛偽性,道德與法一直是共匪編著的馬克思主義必修課教科書對中國學生灌輸的世界觀,很多接受這種灌輸的中國學生認為人類社會本質上是人治的,任何社會本質上都是人治的,道德觀念與社會制度以及國家機器都是有階級性的,西方社會是資產階級專政,中國社會是無產階級專政或者官僚資產階級專政,被共匪嚴重洗腦的人會認為共匪的一黨專政代表無產階級的利益,被共匪洗腦不嚴重的人會認為共匪的一黨專政代表官僚資產階級的利益,西方民主政治代表資產階級的利益,國家根本沒有全民性,國家屬於特定的統治階級,很多共匪教育出來的中國年輕人根本無法理解台灣獨立的正當性,他們會認為支持台灣獨立的人是因為害怕實行西方民主政治的台灣的本土資產階級專政被中國的無產階級專政或者中國的官僚資產階級專政取代。

( 由 作者 10小时前 编辑 )
Ambulance 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

文章本身依然没有回答我一直存在的问题:

所以台湾共和国和中华民国的区别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会认为,一旦台湾共和国成立,国际社会就会自动承认,台湾的国际地位就会得到提高?

如果维持中华民国,文章中提到的诸多“前提”又为什么就无法实现?

wyf1230180 90后男工人,反贼版理中客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中國在巴以衝突中支持巴勒斯坦?

我觉得反贼大量支持以色列才不正常,现在看看内塔尼亚胡,已经被很多人指控过贪污,前一次大选多次组阁不成还不退就是恋权,还在耶路撒冷搞战狼以至于引起全面战争,就是以版包帝也,居然能有民主派支持,这与三月有人呼吁废除英国王室时香港一个民主派陶杰被粉红们反讽的言论有什么区别,我觉得反对奴性,争取民主是全面站起来,而不是对ccp站起来,对美国、英国、以色列跪下去。 至于巴勒斯坦支持天朝的某些行为,我觉得天下国际关系毕竟主要还是讲利益,维基百科上美国支持的专制国家还有一大串呢,所以说明不了什么。

回复文章: 吴叡人: 人间的条件——论台湾独立之必要

那么联合国将近两百个成员国,哪个不是以独立国家自居的?一定要由国际社会承认才是独立国家吗?按照中共的说法,中国共产党是工人阶级先锋队,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团结最广大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国家。这些说法也都成立吗?

台湾被中共政权打压和所谓的中华帝国主义压制,从而始终无法进入联合国及其它国际组织,无法与其他国家开展正常对等的外交关系,这些都已发生,把这些事件归为悲惨都没问题。但是将来的发展,台湾会不会走上悲惨道路,这些都说不准。

把统独问题看作生与死,主体与奴役,人与兽之间的取舍问题,是吴睿人的个人观点,或许说出了一部分人的想法。但这也只是一个比喻,一种看法,不是什么真理。

如何定义中国?如何看待文化意义上的中国和法理上的主权国家以及凌驾于一个国家之上的政权?台湾人如何看待自身的文化和国籍认同?这些东西吴睿人没有办法代表所有人台湾人的意见。

Wolfychan 基督徒。披著文科外皮的理科生。
回复文章: 梦想美食任意门

@Ponyzeka0603 #139584 不要緊^^

回复文章: 夏业良揭露袁红冰和辛灏年的谎言

民运领袖和蚂蚁帮吹成这样!他们各自简直是有文化的郭文贵,没文化的袁红冰。

回复文章: 梦想美食任意门

@Wolfychan #139582 很蠢诶,像小孩一样的幻想LOL

@Wolfychan #139582 幻想如果我会磁场转动哦,然后站在那宫殿前, 摧谷出壹佰万匹的自毁境界,用极致的悲愤和正义轰出让匪贼灰飞烟灭的一拳LOL

@Ponyzeka0603 #139579 我也很怕煮飯……可是有時也不錯。

或者做某件事情的时候心情特别不好,反而 做的很好......

國家不幸詩家幸,句到滄桑功便成

回复文章: 夏业良揭露袁红冰和辛灏年的谎言

@陈士杰 #139627 哎。o(︶︿︶)o 我又想呼一遍kill_ccp的那句口号了。民运中除了士杰兄还有清流吗?

@丁丁兄弟 #139625

我想表达的,这就是海外民运的质量。大家也都明白了,可能指望这些人推翻共产党建立宪政民主吗?

@丁丁兄弟 #139625

夏业良吹得牛和袁红冰、辛灏年吹得牛还是有区别的。

夏业良说他学生时代和人打架,这不能算是民运的功绩。

但是辛灏年说自己组织学运,袁红冰说自己和中共高层的事情,这都是给自己的民运业绩贴金。

所以袁辛是弄虚作假,夏业良只能算吹牛逼。

回复文章: 吴叡人: 人间的条件——论台湾独立之必要

台湾一直都是事实上的独立主权国家,大部分台湾人都是认同的,只是没有获得国际承认而已(罪在中国),如果台湾突然对外宣布自己是主权国家,那逻辑上就是错误的,因为台湾一直都是一个国家,并且台湾一直以国家自居,没必要宣布独立

回复文章: 梦想美食任意门

@Ponyzeka0603 #139578 舒芙蕾班戟~~

那是一位被捕手足為了女友能夠在自己被囚時仍能維生而開的店賣的~

我给你说,我很讨厌做甜点,但是做的甜点都很好吃LOL

就很奇怪的事

如果我很讨厌做某件事

或者做某件事情的时候心情特别不好

反而 做的很好......

回复文章: 【墙内好文】對於舶來的「政治正確」,為什麼那麼多中國人討厭?

派克笔"爷不是提问BOT, 你看我还会转载嗷嗷嗷嗷嗷嗷嗷"

消极 (男)消极自由需要积极的个人主义来维护
回复文章: 吴叡人: 人间的条件——论台湾独立之必要

@丁丁兄弟 #139622 我想的是那个”该来的没来,不该走的走了“

你在本站也是"仅你一位","难以取代的存在"。正如 MasterChief 所说 😀😀😀

消极的作用是,大量冗长内容看似在形式上有理,但实则信息爆炸内容质量不高,这会同时增加用户和管理员的阅读成本。@消极 #139620

@丁丁兄弟 #139568 ”仅你一位“

看来其他人是多余的了,哈哈哈哈

回复文章: 夏业良揭露袁红冰和辛灏年的谎言

实在听不下去了。袁是素质极差,夏也不见得多好。夏还吹什么中学时候跟人打架头上被砖头砸出包来,还不求饶,来映衬自己的骨气,不会向一个姓唐的求饶,听了简直让人笑话。

夏说80年代辛在安徽没名气,其他人没听说过他的事迹,都是辛在自吹。那么夏中学时候跟人打架,谁又听说过了,观众不也在听他自吹?

一把年纪的人还去纠结这种私人恩怨,难听的讲,这样气度的人要是反共成功拿了权来领导中国宪政民主改革,真是!!! 哎,还是不说了。

士杰兄分享这个视频是什么意图?可以两三句话点明重点吗?

回复文章: 审查新闻两则 NO.2

关于第一个问题,这是一个持续的问题。我们发现,从去年12月初开始,所有政治案件的判决书都不再公开,只留下一句“其他人民法院认为不宜公开的原因”。这些判决书在其搜索引擎中无法搜索到,但可以通过分类查询在地方法院的列表中找到它们。当然,点击之后,还是“人民法院认为不宜公开的其他理由”。 此外,即使可以公开,也不会被人们看到具体的情节。去年年底之前,在政治案件的判决书中,案件的细节非常生动、形象。如果因为在网上发表言论而被判刑,就会有具体的言论(抄自原文)。但以我自己和我所了解的其他几个人的判决书为例,后来的判决书不再描述案情,而是直接给出定性的句子:你攻击了党,攻击了政治制度,并侮辱了国家领导人。不写别的了。

回复文章: 吴叡人: 人间的条件——论台湾独立之必要

@消极 #139623 谁该来的没来?谁不该走的走了?

奭麦郎 满辗鲜衣八岿合艰萨逆疯金颐提酵甚瞻冰坡秩歼殊淆冯
回复文章: 渣浪微博用户:《指 加 骂 深》

深圳真是,没香港的命,得了香港的病,香港的市政管理和民生等方面也几乎没学到

回复文章: 提出一个假设,如果日本不全面侵华的话,是否能够在没有外力干涉的情况下进行自主的民主化呢

“裕仁本来就不是什么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

他对每一道奏折均一一过目,积极参加御前会议,对参谋总长询问战果,嘉奖战犯。

“1932年,上海发生128事变,日军向闸北一带中国驻军发起进攻,驻防闸北的蔡廷锴将军顽强抵抗,导致日军进攻失败。裕仁天皇趁机于2月2日任命皇后的堂兄伏见宫博恭王为海军军令部总长。陆军参谋总长由伏见宫的祖叔闲院宫载仁亲王担任,至此,陆海两军作战事宜完全控制在皇室成员手中”。

另外731部队本是受他的特别敕令建立的“给水部队”,战后他一直标榜的是“海洋生物学家”,但事实上他对真菌,细菌也很感兴趣,在战争期间乐忠于“生物兵器”这种成本低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在国际压力下实现普选是必然的事”

普选出一个傀儡首相当然可以,反正最终权力是天皇,人家是实君统治

天皇权力来自大日本帝国宪法(又称明治宪法),宪法第一条规定:“大日本帝国由万世一系的天皇统治之。”此外日本天皇在战前的国民地位为神,这也是美军放弃追究责任的主要原因,怕引起强烈抵抗,另外苏联已经迫近北海道。

@donleagles #139484

回复文章: 如何看待中國在巴以衝突中支持巴勒斯坦?

以色列的大后台不就是美国吗,包括特朗普时期的耶路撒冷大使馆,当然,这和特朗普女婿是犹太人有一定关系。

反以等于反美。

另外还可以争取中东穆斯林国家的好感,沙特虽然跟美国走得近,但以色列又是另一个问题,都打过几次中东战争了。

转移视线,“中国支持中东的穆斯林,怎么可能在新疆对穆斯林干那种事”?

回复文章: 如何评价辛灏年(高尔品)和他的政治主张? 兼与士杰兄,刘慈欣讨论

@陈士杰 #139522

敌人的敌人是朋友,敌人的朋友是敌人。

说这句话的阿拉伯王子后来头被自己的部下砍了。

香港人其实也不指望蔡英文能做什么。

那为什么很多香港人都要往台湾跑?

仅仅因为蔡英文口头上支持香港就赢得了了香港人的支持?

如果真是这样那香港人太好骗了。

而且韩国瑜照样在反送中后照样表态不支持一国两制。

@丁丁兄弟 #139523 苏联需要中国成为反西方的桥头堡,也乐意在中国培植反对西方的民族主义,所以说是庶出的,不是共产主义的嫡子,但是孙的“节制资本、扶助农工”政策有明显的社会主义色彩,后来蒋介石钟爱“统制经济”,其实就是苏联和纳粹德国经济政策的合体。

回复文章: 发一个很早之前本人自己写的种田战略型小说,各位不要笑,我正在考虑以后要不要继续写下去

@Ponyzeka0603 #139613 我的设想是,这个世界以后会被各个玩家带领,发展出各种智慧生物。

主角的生物不是唯一的智慧生物,当然也有很多玩家没发展到智慧生物阶段就被淘汰了。

大家发展到智慧生物后,就是文明以及国家之间的竞争了

中野梓 瑶瑶❤️
回复文章: 🙅🏻‍♀️诚🙅🏻扰

瑶瑶不见了:(

回复文章: 不演了,品韭站长正式订立葱安法,品葱右派残遭屠杀!

话说,如果这么看的话,那“绝不再做奴隶”这个id就太喜感了。

“关于我决不再做共匪以及港共的奴隶,但却在网络世界做起了鹿儿的奴隶这件事。”

回复文章: 发一个很早之前本人自己写的种田战略型小说,各位不要笑,我正在考虑以后要不要继续写下去

物种有自己的自由意志,不再只是游戏里的普通ai,甚至一些游戏中的个体会给他们一种主角一样的叙事。

@Ponyzeka0603 #139615 是的,暂定是这样的。

但我有个想法就是,设定一个过多干涉种族反而对于发展不利的机制,但还没有想好。

@影人 #139614 感觉到了, 局限的地图和许多的种族, 有一种战锤世界的紧迫感呢

因果点就是:所拥有种族的影响力,然后会等额转化你对该种的影响力咯

@影人 #139611 所以主角的种族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恐怖直立猿?

回复文章: 如何评价辛灏年(高尔品)和他的政治主张? 兼与士杰兄,刘慈欣讨论

@bobliu #139334 我非常好奇的想問一句,賢弟既然生長在本省綠營家庭,怎麽會有正藍的政治觀點呢?你的成長路上是什麽影響了你對家國的認識?

只凭阅读本身并不能提高我们对任何事物的理解能力。如果一生中能读到一本好书,在阅读中又感到乐趣,这种乐趣又把我们引深到思考中去,在思辨中再得到更大的乐趣,这才是一本好书应有的价值,也是它真正存在的意义。 ——伯特兰·罗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