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接
欲向此处添加更多链接,请访问 Entities

有一天晚上梦见死有余辜的阴谋家、野心家林彪了,他那被烧焦的尸体,在大漠中站立起来了,跌跌撞撞地向我走来,两只眼睛闪着蓝光,他一边走,一边操着浓浓的湖北口音说:我们都变成了烧死鬼,你怎么还没有死呀? ——江青(中国,P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