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边诗社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写一诗无?炉边诗社成立了!每期诗社会定一个主题,形式不限(古典诗词,现代诗,打油诗……),长短皆可,可以严肃可以恶搞。窗外寒风凛凛,这里是诗、梦想和远方的避风港。一个抒写诗歌的人要比不写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让我们围炉取暖,抱膝畅谈。

如果我就此不信任TA,有可能就将TA推向了被孤立的一边。人是社会性动物,失去亲密关系的结果很可能会影响到人性,并且在这种最脆弱的时候,任何渠道的点滴温暖、哪怕是欺骗性的援手,都会轻易把TA拉过去,众所周知,当局最擅长使用这般分化的手段。 ——《他们为什么如此猖狂?因为你们互不信任》